今天

李光耀 中国想按自己方式被接受

18/10/12

作者/来源:时代周报 http://news.hexun.com

  声音

  李光耀:中国想按照自己的方式被接受

  中国的经济奇迹已经使其从一个贫穷的社会转型为现在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高盛预言,沿着这个轨道,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紧随美国之后,中国发射了载人飞船,有能力用导弹击落卫星。中国有13亿人口,其文化绵延数千年之久,人才济济。他们怎么能不渴望成为亚洲第一,继而世界第一呢?

  今天,中国正以50年前无法想象的速度发展着,这是一个无人预料到的巨大转变。中国人已经提高预期和抱负。每一位中国人都渴望一个强大、富裕的中国,一个和欧美、日本一样,繁荣、先进、科技发达的中国。这种重新唤醒的使命感是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

  不像其他新兴国家,中国想按照自己的方式被接受,而非作为西方社会的荣誉会员,并以此被世界接纳。中国人想和美国平等地分享这个世纪。(《中国改革》)

  林毅夫:许多人的误解在于断句取义

  如果把中长期发展的瓶颈消除,按照比较优势发展产业,充分利用后发优势,增长8%就有可能实现。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人均收入是衡量一个国家整体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按照这一标准,2008年中国人均收入相当于美国的21%,相当于日本在1951年、新加坡在1967年、中国台湾在1975年、韩国在1977年和美国的比较水平。这四个经济体之后维持了20年的8%左右的增长,人均收入达到美国的一半以上。它们都是中国未来20年拥有8%经济增长潜力的参照系。

  但是,8%的增长潜力和8%的增长之间的差异,在于改革是否到位,产业转移和升级是否遵循比较优势和充分利用后发优势。许多人的误解在于断句取义,割掉了“潜力”二字。(《财经》(博客,微博))

  欧洲央行前行长特里谢:“任何央行任何情况下都不拥有无限火力”

  任何央行,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拥有无限火力。这是因为,首先,它的分寸拿捏必须恰到好处,确保有关操作不会损害央行物价稳定的首要目标;其次,央行操作的力度,与危害货币政策传导的市场失灵程度必须完全相称。如果央行力有不及,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就仍受到滞碍;但如果央行用力过大,将承担不必要的风险。央行还必须对其他主体提出极其明确的要求,它们应各尽其力,必要时进行调整,纠正自身错误,确保它们在最大可能限度内,利用央行为其赢得的时间,来完成艰巨的、绝对有必要的根本性工作。无论对发达经济体的公共部门还是私人部门,这一点都适用。(《新世纪》)

  柳传志:作为一个企业家,我从来软弱,但是我不摇摆

  中国的企业家是很软弱的阶层。企业家就和有家有口的人一样,难免有后顾之忧,我们只希望社会稳定,国家安定。就拿我本人来说,作为企业家我要为企业几万名员工负责,不可能无所顾忌。如果我真的敢站出来说话,我就去做一个学者,再有勇气就走仕途了。当年我就知道自己没这个能耐和勇气,才坚决认定了这条道路,从不动摇。

  绝大多数企业家把谋取利润、增加社会财富作为最终的目标,当环境好的时候,可以更努力地工作,希望把事业做得更大;环境不好的时候,就把事业做得更小;环境更恶劣的时候,宁可离开这个国度,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绝不能说,企业家没有社会责任感。企业家是爱国的。当环境好的时候,他们希望能够在正常的环境下工作,多交税。但是如果让他们逆潮流而强动,或成为改革的中坚力量,我估计不太可能。

  我们只想把企业做好,能够做多少事做多少事,没有“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以天下为己任,这不是句空话,也不仅仅是态度,在我看来,也包含了能力和对后果负责。我觉得,这代表了大部分的企业家的想法。如果环境好了,就多做一点;环境不好,就少做点;环境真不好了,可能就得选择离开。一些企业家移民海外,要理解他们的苦衷,也不应太怪罪。除了害怕,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比起联想这样的大企业来,一些中小企业做事就难得多了。(《财经》)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