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排斥华语的新加坡

02/10/12

作者/来源:贾建京 印尼国际日报 http://supardi.blog.sohu.com

最近去了几趟新加坡,对这个亚洲富裕小国多了些许认识,其中不乏有趣的事情,思前想后,觉得最值得一书的就是新加坡的司机。

之所以喜欢新加坡的司机,是因为他们是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士,活得潇洒真实,不卑不亢,说白了,他们身上还有点同胞的味道。

新加坡本来就是华人血统站主导地位的国家,按理说比起其他有排华、辱华历史的国家,更应该具有华人的味道,或者说亲近华人的感觉。但不论是传说,还是我自己的亲身体验,都觉得事情远非想象的那样自然。例如:在新加坡的上流社会,政府部门,或者学术机构,到处都充斥着英语,就连酒店的招待,也说英语。明明会说中文就是不说,似乎一定要满口的洋文才显得有身份。搞得人常常战战兢兢,见到谁都先说英语,以避免被人瞧不起。

但新加坡的司机却不尽然,特别是那些华人司机,见到国内来的华人同胞,往往主动说普通话,而且不厌其烦,仔细介绍当地的情况,侃侃而谈,诙谐幽默,让你一路行车,一路欢笑,快活得不得了。

第一个见到的华人司机年纪很大,我刚用英语说了一句话,他就爽快地打断我,开口讲起了汉语,似乎在说,都是自家人,用不着装蒜。他自称常去中国做生意,很了解内地的情况。出人意料的是,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贬低中国内地来的游客,而是对中国的快速发展大家赞赏,同时也抱怨新加坡人心不古,生意场上到处充满欺诈,丧失了原有的诚实和信誉,还特意叮嘱我买东西要小心,别上当受骗,我听了非常感动。

第二个华人司机是个年轻人,留着着高耸的飞机头,穿着崭新的、熨烫得整洁的白汗衫,开着一辆红色的丰田两厢车。如果不是车顶上有一个出租车的标志,一般人一定以为他不是出租车司机,而是一位纨绔子弟。小伙子话不多,但有问必答,彬彬有礼,虽然看似时髦、个性,但文明礼貌,丝毫没有傲慢的表情。

第三个司机更是特别,不仅是个华人,而且是个来自印尼的华人,令人喜出望外。他听说我也来自印尼后,非常亲热,不但一句英语没说,还时不常跟我来几句印尼语,下车时很小的零钱也要找,我坚持不要,感觉遇到了知己。不知为什么,他说的普通话非常标准,我回到酒店很久,还回味着一路的愉快,感觉像是在北京坐了趟出租车,倍感亲切。

第四位华人老司机非常令人感动。记得那是在晚上9点多钟的时候,一上车他就问我去哪,并告知因为他要在附近接下班的老伴,所以远程的活不去,为的是坚守自己的职责。他几十年如一日,到点一定要停止工作,因为对他来说,赚钱事小,接老伴是板上订钉的、雷打不动的大事。虽然这一趟活他只挣了3块新币,但我知道对他来说,生活里老伴的笑脸和赞许那才是最有价值的。

临走时去机场最后一次打车,司机是一位马来人。我用英语说明去处,他也用英语表示明白,然后就再不说话。过了好半天,我问他会不会讲汉语,他说不会。我想起印尼与很接近马来语,便又问他会不会讲马来语,他来了神,听说我会印尼语,立马兴奋起来,滔滔不绝,打开了话篓子。我用半生不熟的印尼语与他搭个着,聊了一路。虽然我知道印尼语与马来语稍微有点区别,但凭着自己那点印尼语居然能够和他对答如流,应付一阵子,感觉自己平时学习当地语的那点功夫都没白下,很有成就感。

其实语言是用来交流的,如果说到方便,当然还是母语更流畅。新加坡实行三语教学,包括英语、汉语和马来语,但马来语用的人越来越少,大有要消亡的趋势。而英语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自然得到上层社会的青睐。我喜欢新加坡司机,不仅是因为他们愿意和我用汉语交谈,更重要的是他们让我感到了他们对自己身份的认同。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