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全国对话意淫民主手淫民意

15/09/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敖话说国民党意淫大陆手淫台湾,意思是:国民党把大陆搞丢了,却不承认这个事实,说大陆还是他们的,这就是意淫,意淫大陆。然后怎么样呢?台湾他可以控制了,台湾是属于他的,所以,我才说他是手淫台湾。

这一个说法借用到新加坡的政治生态,就成为,当权者把民主政治丢掉了,却还要搞一个全国对话的民主玩意,这就是意淫,意淫民主,然后怎么样呢?民意是政府可以管制的,民意是官方媒体塑造的,所以说,这是手淫民意。

这些都不是恶毒语言,也不是下流污垢的不雅语言。按新华字典解释:意淫(缩写YY)一词被新体网络文学广泛应用,其意为美好但不切实际的幻想(妄想), 还存在虚妄的意思。网络用语中“意淫”,的“淫”是“乱”的意思,泛指作者发表的言论不切实际,均属个人凭空想象。另外,在中国大陆,政治手淫一词,亦有其时代性的特定社会意思。

语言文字是传达思想意识的工具,无论恶毒与美丽,粗暴与优雅的言词都是一个表象,重要的是,语言文字实际上传达了什么意思,有说不執著文字相,这是说不要让有形的文字,模糊了文字所要表示的内在意义。

因此,政府官僚应该强调与促进的,是全国对话的实质性效果,而不是教育人们应该使用什么样式的语言参与对话。实质上,这一种小李光耀心态的本身,恰好背叛了官民对话原本所要追求的真正意义。

主流媒体惯见的歌功颂德是官僚和党工的日常功课,不是全国对话目的,或许,真情流露的语言文字会更为传神,因为恶言恶语现象,其实,就是一种社会心态的具体表现,其本身就蕴含着非常丰富的社会意义,比如,反映了新加坡学校和家庭教育的严重失败;说明了优雅社会只是一个愿景,是一个不实际的政治目标。

全国对话应该追求真相,不是自我陶醉的虚构假象。能够了解一个使用粗暴语言表达的真实现象,远比一个使用亮丽语言描述的虚伪现象,更有益于国家的当下建设和未来发展。

全国对话之所以是意淫民主,是因为现有的新加坡政治思维,践踏个人尊严,剥夺个人选择。这种现状和一个有意义的全国对话,也就是说,政府关心和尊重人们有什么想法,是不相匹配的。换言之,在现有的大环境下,全国对话只是一个美好但不切实际的幻想,有着虚妄的意思。

如果说,全国对话是表示政府认真关心和尊重人们有什么想法,那么,一个实质性的对话结果,取决于在政治思维上,完全摆脱李光耀制定的社会规范;一个完全漠视民主精神之,狂妄自大的政治文化:我们决定什么是对的,不必去管人们会有什么想法。

1987年4月20日海峡时报记载了李光耀的夸夸其谈:‘我经常被人指责干预人们的私生活,确实,如果我没有这样做,没有做到这些,我们不会有今天的处境,我毫无歉意的指出,我们不会享有现状,我们不会有经济发展,如果我们没有对非常个人的私事进行干预,谁是你的邻居,你如何生活,你制造的噪音,你如何吐痰,你使用什么语文。我们决定什么是对的,不必去管人们会有什么想法。’

不必去管人们会有什么想法,和尊重人们有什么想法,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毋庸置疑,没有民主精神的全国对话,只是执政党的风月宝鉴,以假为真的一切对话都是徒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

全国对话的真正目的何在?官方语焉不详,一厢说是翻石头搬石头,一厢说不是政策圣牛宰杀会,官媒社论则说:‘国人不易理解全国对话是什麽,主事者恐怕也同样需要从“试错”中学习。’

人民行动党执政长达53年,如果说,至今,依然不懂新加坡的每一块石头,不知晓那一头是该杀的政策圣牛,还必须玩一玩试试看的摸着石头过河,那么,新加坡人确实是必需虔诚的为新加坡祈祷。

事实上,人民行动党政府垄断机密资讯,独揽可使用的统计数据,有官办的反馈机制,有官资党用之密布各个选区的人民协会,包办社会各种阶层与种类形式的非官方组织,并且有着几十年的每周接见选民资料。如此来看,全国对话是否是问道于盲?

另外,诚如李光耀所说:‘没有一个人比我更了解双语政策’,确实的,李光耀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更清楚,新加坡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故此,全国对话是不是明知故问?

在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要了解新加坡当下的社会病态,随便在街上捡一份免费报纸看看,各种政策带来的不良影响,清澈见底,其间的因果来龙去脉也不难理解。

举一个例子,9月13日的一则学校强剃学生头的闹剧,就足以反映新加坡的教育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不是一个家长无理取闹的单一事故,而是,为何新加坡会教育了如此这般的年轻家长?为何一个如此恶劣的教育体系可以历久长青?可见,只要顺藤摸瓜的追问下去,问题根源必然水落石出。由此来看,要问诊社会病态没有什么困难,何需全国对话的小题大做?

为此,不妨想想,人民行动党政府累积了如此庞大的社会资讯,拥有如此丰富精密的资讯档案,又可以随时任意动员学者去专业调研,即便是要听听尖锐的反对意见,网络上就有数不尽的免费资料,那么,为何还会需要一个如此劳师动众,历时一整年的全国对话运动?

其答案,或许,可以试图从一些蛛丝马迹中一探究竟。

全国对话没有预设主题的规定,这可以理解为,什么议题都可以谈,同样的,也没有什么议题是必须拿来谈,显而易见,要谈什么,如何谈,谈多少都可以由官方因时制宜的自由决定。如此一来,无关痛痒的事情可以谈的天花乱坠,核心社会问题可以完全避而不谈。

不宰杀圣牛的意思是说,不要期待对话会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借用官媒的文字来说:‘避免部分国人对活动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结合这些理解来看,全国对话只是着重对话的政治过程,对话的政治结果无关重要。这正是官媒社论所说的:‘“检查”的动作终究还是必要的。’意思是,全国对话只是装模作样的翻翻石头,之后,一如既往的摆回原来位置。

由此来看,这一场政治演出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未雨绸缪,预先部署危机管理机制,设计可以操纵的社会议题,届时利用媒体舆论的铺天盖地渲染,转移人民的视线焦点,以减少政策失败造成的社会矛盾,为执政党带来日益严重的政治风险。

对当权者来说,毁损管制的必要性确实是异常的高,主要是因为人民行动党自欺欺人的清廉,民主,效率,透明,智慧,等形象,不攻自破,已经处在瓦解的过程中,正在等待压跨背脊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鉴于此,人民行动党试图通过操纵民意,尤其是动员体制内的支持者,在全国对话运动上,制造一种国民共识形象,为现有的政策背书。

事情真相是否确实如此,暂时不得而知,只能拭目以待,不过,至少,有关传媒的铺天盖地渲染看法应该是正确的,9月14日的第一次对话将会在4天内重复播映7次,当然,这也必定是各种媒体每日新闻和时事评论的主要内容。这是不是手淫民意的事实?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