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语言腐败杂论

02/09/12

作者/来源:吕乃基(29-6-2012) http://blog.sciencenet.cn

近日,兰州大学周振肖老师给我留言:
zhoumo01

吕老师,今天在凤凰大讲堂看到张维迎教授讲的语言腐败的问题,第一次看到这个概念,感觉启发特别大,里面涉及了很多语言和思维的关系的问题。比如说语言腐败会导致人的逻辑分析能力下降等等。从讲座里面看,张维迎教授是从政治的角度来看语言腐败的。我想,其实在科学和哲学的领域,也存在类似语言腐败的事情,就是自己积淀不够,想不清楚。我想吕老师很可能对这个概念会感兴趣,推荐您有时间看一下。更希望您就您的理解,写一篇博文,给大家一些启发。 这是讲座的链接:http://phtv.ifeng.com/program/sjdjt/detail_2012_06/11/15198876_0.shtml

感谢周老师提供的信息。张维迎教授的讲座确实视角独特,而且与我所涉及的知识论也有交叉之处。此文谈不上“给大家的启发”,只是对我的启发吧。

核心问题大概是知识与权力的关系。Knowledge is power,以前“power”都是译为“力量”,现在成了“权力”。在当代社会,似乎后者更为贴近现实。

所谓“语言腐败”,简单说,就是能指有意背离所指,或者说,名不副实。无疑,能指与所指永远不可能合一。这里既有不可避免的认识上的缺陷,也有有意为之。后者即“语言腐败”。

一、语言腐败的类型

其一,在基本上形成共识达成一致的概念之下贩卖私货。“没有人敢于公开地对这些善的,描述善的好的行为呢进行直接的这种抵制,所以他又变相的用语言腐败呢来抵制它。”罗兰夫人的名言是,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中国的阶级斗争年代有所谓“打着红旗反红旗”。现在的情况是,形形色色的事项,例如放在“科学”的限定词之下,也就有了合法性甚至耀眼的光环。在形式逻辑中,概念需有明确的外延和内涵。此类语言腐败的特点是,扩大原有概念的“外延”。与此同时,原来清晰的内涵也就变得混浊不清。

其二,反过来,缩小外延。在一些普遍适用的概念如市场经济等的前面加限定词,如“某某”特色、阶级、主义,等等,使之嵌入于特定语境之中。于是本来属于特定语境的特殊性便堂而皇之登堂入室,具有了普适的光辉。譬如张维迎教授所举的“有资产阶级民主,有无产阶级民主”。看似外延缩小,实则因嵌入于特殊语境而塞进了私货,其目的是以特殊性来抗衡普遍性。

其三,外延不确定。如果说上两点主要是当代所为,那么这一点确实是中国数千年的特色:道可道,非常道。要的就是说不清楚。托福考试要掌握数万词汇,而中文掌握区区数千词汇,大致就能在中国社会上“混”,靠的是一词多义,譬如说,风月,江湖,意义之广之模糊,你懂吗?还有中国人念念不忘,也是张艺谋顶礼膜拜的“天下”。既然外延不确定,那么内涵就随意而为。如果评选当代中国最不确定的词汇,名列前茅的当属“有关部门”和“原则上”。前者,是如此捉摸不定,“像雾像雨又像凤”;后者,再配上“解释权归……”,即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所谓“随心所欲不逾矩”,“矩”,是没有的,有的,只是实用主义,是“随心所欲没有矩”。

其四,中国特色的思维方式,其典型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看似面面俱到,实则没有信息量。博主日前发的博文“新编2013年语文高考题”涉及这一类型。

二、张维迎教授分析了语言腐败的后果,此处博主再综合自己的观点。 首先,语言腐败若不加以制止,具有自我生长的机制,或者说,自催化。“一旦说了第一次谎,就要用100个谎言来圆它”,乃至形成一张“谎言之网”。然而不论编织,最后必然是“没有办法自圆其说”。

其次,失去做人的底线。“100个谎言都能说出来的孩子以后什么坏事都敢干”。“当一个人已经腐化到侮辱他的思想的纯净,从而宣传他自己根本不相信的东西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干任何坏事的准备,所以简单的说语言腐败可能是最大的道德堕落”。80年代初大学的政治课教室时有这样的故事。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学生打断说,老师,你说的这些,你自己相信吗?

第三,在人际之间难以正常交流。“文件越来越厚,但是里面包含的信息量是越来越少,所以我们经常在我们开某一次会以后,有什么文件,然后又组织好多人去辅导它,按道理说一般有文字读书的人,有知识的人呢都应该能明白。 但事实上我们没有办法明白,因为这里边包含着好多的这种词汇,它与它本身的含义是不一样的,那与此相关呢,就是说语言腐败呢它会导致的人们的逻辑思维能力,或者理性思考问题的能力大大的退化”。 博主在“壮丽的死胡同?”、“空洞自足,没完没了——列维-布留尔述及中国古代思维方式”,以及“ 新编2013年语文高考题”,涉及到这样中国特色的思维方式及其后果。

第四,假作真来真亦假。“当你这个语言腐败严重的时候,所有的明的规则大家都知道,那已经是废纸,只是说给一个人听的。譬如说,袁世凯的儿子给他订的那张只有他一个人看的那张报纸。 所以我们实际的行为呢一定是按照潜规则来做的,纸上说的东西,那么我们知道它不代表真实要做的东西,反过来说真实想做的东西呢,我们并不在纸上说。” 当谎话说上一千遍时,即真假难辨。不要说受众,造假者本人也不辨真伪。问题还在于,谎言真的会说上一千遍?谎言没有原则。当用一百句谎言来“圆”第一句谎言之时,当每句谎言都是出于实用主义,都有林林总总之“特色”之时,社会就会变得“高度不可预测”。要命的是,还有受众对难辨真假之言的形形色色的误解、误读,例如首套房贷7折…… 一句话,语言腐败的后果是全社会的停滞、堕落,分崩离析,以及(包括陈安博士在内都)难以预料和应对的风险。

三、既然如此,为何会发生语言腐败? “制造语言腐败的人,他一定是有目的的,否则的话他不会制造语言腐败,这种目的可能是为了权力,也可能是为了利益。”这里的“利益”包括安全或自我保护。 记不起自己在孩提时期的第一句谎言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在外部的压力或诱惑之下,为了私人的利益。为了得到或者不损失什么,为了确立自己的某种形象,等等。 真话,其背后也有利益,不过是全人类的利益。不会有谁因说了真话而独自获利,相反,在不正常的社会,说真话的个人往往还要为此付出代价。真话因其真而无需权力的维系,以其迟早会被接受的姿态蔓延至全世界。真话在揭穿谎言的同时,也就打破了由谎言维系的权力。 反之,谎言因其假而需要权力的支撑。权力对谎言的维系,其一是压制真话。正因为此,才有多少革命志士,为讲真话而“抛头颅洒鲜血”;其二是以权力推行谎言,制造语言腐败。“每一种腐败的语言,你看它是都有一种很强势的力量在背后。”“要树一种主流的文化的时候,不是通过自然的形成,而是通过强权去树立这种主流的文化的时候,它就会导致语言腐败。”在另一侧,面对强悍的权力,个人“第一要保护自己,第二是为了获得对他个人来说最大的利益”,于是或多或少,或主动或被动,自觉不自觉地参与、卷入语言腐败,推波助澜,终于使语言腐败“蔚然成风,推向全国去”。

在上述意义上,本文,也或多或少存在语言腐败。

权力维系谎言,谎言则为权力辩护,论证权力的合法性。从当年希特勒“雅利安人种”的叫嚣,到日本军国主义的“大东亚共荣圈”,无不说明这一点。

当代中国,重建诚信,从反对和清除语言腐败做起。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