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已超越香港

31/08/12

作者/来源:朱文晖 凤凰卫视 http://news.ifeng.com

姜声扬:好,深圳即将放宽自由行的限制,让更多的人能来香港,刺激香港经济,但此举却迎来香港社会的不同反映,甚至有团体要发起游行示威,抗议要求政府撤退放宽签证计划,而且要争取取回入境旅客的审批权,不过也有香港零售业者却欢迎更多游客到香港,当然了,所以有人认为香港内部这样的争吵不休,是香港原地踏步发展放缓的一个罪魁祸首,相较于同样是四小龙,过去还落后于香港的新加坡,这两个城市如今竞争起来谁更有竞争力,我们请导播出图来看看我们这边做了个民调,结果看看,将近60%人认为还是香港比较有竞争力,比新加坡有竞争力,我们看网民留言。

“新加坡是一个国家,香港是一个经济特区,所以我认为新加坡的竞争力相对来说比较强大”。

“新加坡人没香港人拼,就这点的竞争力新加坡弱了”。

“我选香港,香港发展较为全面化”。

“香港有14亿人的大陆做后盾,而且我非常喜欢香港,非常香港精神”。

其实这个我自己投票,我是投给新加坡,因为我认为就是因为新加坡没有14亿人做后盾,他所要依靠的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马来西亚,但却能够做成今天这个样子,所以我觉得新加坡比香港要强太多了,这方面香港还有香港民众很多可以从新加坡学习,你怎么看?

朱文晖:我觉得像刚才那些投票说香港好的人,他应该去新加坡看看,到底新加坡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说有一个地区愿意给新加坡送很多游客过去,新加坡人会不会说不要来我们这,我们这地方太挤了,这游客少来,我们基础设施,酒店都不够,这个就反映出其实不是你这个地方不行,而是你的政府无能,明明已经搞了差不多10年的自由行,你看得到这个趋势会增长,而且这个就是让2003年香港经济起死回生最重要的一个东西,但是我们酒店在什么地方,到现在你说没有了,说我要评估一下是不是控制他们的人数,不让他们来那么多,因为现在全世界经济都不好,都希望别国游客,尤其希望中国游客多来一些,美国也好,日本也好,欧洲,都在打这个游客的注意,没有说哪个说不要来了,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反映出我们面临一个极大的一个内部的问题,而不是外面的问题,因为你这个供应不够,所以才造成内部的资源紧张,其是我们有没有资源,我们有的是资源,所以这个周末其实我在新加坡,因为上次新加坡已经10多年前,那个时候去我们明显可以看得到香港和新加坡,1998年金融风暴的时候是各有千秋,很多地方就像刚才那几位网友留言的,确实香港我觉得比新加坡好,当时新加坡管制还没想现在那么松,这次我去的时候明显感到这十多年新加坡做了很多事情。

姜声扬:很多你觉得放松了。

朱文晖:放松了,大家可以说李显龙不好了,说我就是不喜欢他,我就想把他选下去,以前1998年去的时候,没有人敢说这个东西,我想把谁选下去。

姜声扬:只有计程车司机敢讲。

朱文晖:计程车司机但是好像也不敢讲,不你是干什么的,所以一个就是言论管制非常松的,第二个,但没我们香港这样,我们有反对派的报纸,他那边是没有的,他比以前松,另外一个就是他的经济发展已经全面超越香港,超越香港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就是他的物价,他比香港贵多了,吃饭的各种各样的物价都比香港贵,这意味着他的工资比香港要高,因为他的人均GDP已经到了五万多美元,而在1997年和香港同样都是3万多美元,到了今天香港还是3万多美元,所以我们虽然有14亿人后盾,但是我们利用好这个后盾,还有一个就是你看他这个大片沿海很多新建筑,做金融中心就盖起来了,因为这个是最重要,你不管做,你必须有这个实物的东西,让人家进来,他有赌场,也是金融中心,也有购物中心。

姜声扬:所以你是鼓励香港填海。

朱文晖:不鼓励香港填海,我们新界北区有很多地方,我们还有很多老化的工厂,乱七八糟的,工厂现在也是空闲的,怎么去活化他,但这十多年干什么去了,我们现在看新加坡还在盖,那天正好是李显龙在发表国庆的演说,他就讲到三个东西,其实他应该感到很羡慕的,第一,这个年轻人有工作做,失业率很低,第二点有房子住,因为现在房子香港最大的问题,最大问题你在于不供应土地,所以大家都买不起房,第三个,你可以再有教育的机会,就是无论是在职还是不在职,全职还是非全职有教育的机会,但我觉得比较蹊跷的就是,我接触很多年轻的新加坡人,因为见了大约差不多10个,大部分人又不喜欢人民行动党,觉得他们管得太多,管的太久,觉得他们脱离了市民的需求,但是你从新加坡,我听他整个几个部长和李显龙的讲话,我觉得他们对市民的把握比香港的公务员或者我们决策的这些局长们,对经济的把握,对市民的把握,需求的把握要了解的多,因为他毕竟还是有个选举,选举就是必须有自己的选民,天天要接触选民,但我们现在没有这样一种机制,让基层的声音更多反映到决策提议当中去,比如(00:21:24)让官员们去落区,去听听基层的声音,现在搞来搞去,也是变一个形式,现在也搞不下去了,全是抗议的,大喇叭天天在喊,包括我们现在看到,就是现在立法会的选举,我想也是闹的成份多,真正有建设性,怎么样香港更好的发展,这个成份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是比较担心,就是未来一段时间香港到底应该怎么办,当然我也更关心跟好奇一个事情,假设哪天李显龙被选下去了,跟香港被选下去了,新加坡会怎么样,他的经济奇迹是不是就结束了,这是我比较关心的一个事情,但是我想这个是东亚地区民主所必须经历的代价。

姜声扬:也说不定飞得更高更远,不过我觉得新加坡的成功之道的要诀,其中一个就是敢变,非常谢谢朱先生点评分析,也感谢您收看今天时事开讲,我们再会。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