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政治风暴中的南洋大学

07/04/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在战后,英殖民政府的国民教育策略,与其他配套政策的实施,都是要彻底消灭民族母语教育,尤其是特别的针对华文教育体系。这些反华人教育的政治,在华社引起极大的振荡,是为社会走向动荡不安的一个基本因素。

1954年5月13日的‘五一三’反国民登记事件,是中正中学与华侨中学领导的学生反对殖民政策的运动。在维护与捍卫民族文化与语言的基础上,华校学生运动成为一股社会里反殖民政治的主要分量。这是因为在文盲普及的年代,青年学生是社会改革的领导者。

于是乎,华文,华语,华校,华校生,华校学生运动等等,所有有华文内涵的人物与事件,都是殖民政府强力打击的对象。政府教育部官僚就是在这种大环境里,传承了反华人反华文的政治思维。因此,任何学者要认知南洋大学的演化历史,都得先认识这一个塑造反华人政治思维的外在大环境。

1955年林德修宪的结果是华人政治在华人选票的后盾下,崛起成为再也不可以被忽略的政治势力。李光耀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一名不谙华语与方言的候选人,能够进入立法议会,就是靠着华校学生与华人工会的两股政治势力。当年的丹绒巴葛是碼头工人作业与贫苦华人密集之处,要用英语来争取选票是天方夜潭。

反殖民运动的冲击下英国撤退只是时间问题,不同党派都力图接手殖民政府手上的政权。从此,政治斗争从反殖民运动转向为新加坡内部斗争,有党与党斗争与党内派系斗争两大类型。李光耀在党内斗倒同流的王永元后,转向斗林清祥的华教派系。

1963年李光耀把政治斗争升温。事缘李光耀在1961年4月的芳林补选失败之后,又要面对尾随而来的7月安顺补选。李光耀的政治困境,引起英殖民政治与马来政治的极大关注,因为这两股势力极不愿意看到华人政治抬头。

英国人的殖民统治文化,向来是在分而治之策略下用以华治华的手段。李光耀是英国人乐意扶持的接班人选,所以害怕人民行动党内英语派系失败。因而构思了马来西亚这一个大政治蓝图,其中就有两个基本目的:首先,扶持英化的李光耀派系控制华教派系。其次,以马来政治统治华人政治,也就是用巫统牵制人民行动党。

巫统接受合并新加坡到马来西亚版图,并非全无条件。李光耀在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一亱之间逮捕107名左翼与异议人士,其中包括南洋大学毕业生,就是一个先决条件。

另外,巫统允许新加坡保留教育与劳工政策的自主权,并非有如正史里所言,是新加坡争取到的政治特权。实质上,这也可以看成是巫统给李光耀的两道政治作业:彻底解决华文教育与华人职工运动。

李光耀为了争取马来政治与马来亚社会对合并的认同,提出了新加坡是‘第三中国’的民族政治论,告诫马来与非华人社会,一旦华文教育者执政,新加坡将会是马来亚门口的古巴。李光耀以种族主义观点论政,从而把华人政治升温。

从1961年5月起,由新加坡与马来亚合并引发的政治斗争持续不断。1963年2月2日的大逮捕把政治斗争推上最高峰。冷藏行动在一亱之间,把人民行动党的最主要竞争者一纲打尽。加以过后的跟进逮捕,更是把大大小小的可能对手彻底歼灭。冷藏行动从此巩固了李光耀对新加坡政治的掌握权力。

在社会动荡的日子里,政治局势日益紧张,随着,南洋大学的问题也因此变得更为复杂。1963年9月22日大选过后,政府以更强硬的手法去解决华人教育与华人职工运动。南洋大学,作为华文知识分子的最高精神堡垒首当其冲。

人民行动党政府在24小时之内,于9月23日褫夺陈六使公民权。3日后,1963年9月25日,陳六使辞去南洋大学理事会主席。

政府为了报复学生协助反对党竞选,于9月26日派遣镇暴警察进入大学校园逮捕5名学生。同时,政府吊销南大学生会机关报“大学论坛”等六种刊物出版准证。此外,在大逮捕行动之中有七名大学毕业生,其中包括担任南大理事会代表的毕业生。

镇暴警察是在凌晨2时左右到学生宿舍进行逮捕,行动至4时过后方为结束。近千名在睡夢中惊醒的学生聚集校园表示对政府的暴力行为不满,在自发的情况下动议在当天上午开始罢课抗议。过后,在庄竹林校长劝解下,学生于中午回返讲堂上课。

此外,学生会于9月29日与9月30,分别致函大学理事会与新加坡总理,要求双方在新的一轮谈判中确保南洋大学不会变质。

1963年10月1日南大首届理事会举行临时会议,决定委派五名代表,刘玉水、高德根、黄奕欢、陈锡九、陈期岳处理大学与政府之间的问题。

1963年10月2日,南大理事会代表到总理署,恢复与政府代表进行洽商有关南洋大学问题。政府代表重申对南大政策,给予与新大同等的待遇,但“南大必须健全”,并一再保证政府无意改变南洋大学的教学媒介,因为南大是华文教育最高学府。

1963年10月3日学生会发表声明,要求新加坡政府无条件资助南洋大学,并承认南洋大学学位。与此同时,也号召全体学生进行罢课三天,以捍卫南洋大学的创校宗旨。学生会也表示期待大学新领导不会向政府妥协南洋大学的利益。

嗣后,南大理事会代表与政府代表继续举行多日会谈。1963年10月5日,双方达致初步协议,政府代表对理事会中代表人数,不再坚持占有12席,愿接受6席,而6个席位中,政府将维持3位当时理事人数,增加的另外3个席位,准备让马来西亚其他地区政府代表担任。 这是因为时过境迁,在大逮捕后政府己经掌握了新加坡政局。

1963年10月 7日,南洋大学千余名学生齐集新加坡政府大厦前,向代总理杜进才呈递请愿书,提出六点要求,包括放弃褫夺陈六使先生的公民权;释放逮捕南大理事会理事及同学;承认南大学位等等。学生的要求如石沉大海,政府不于回应。

1963年10月10日大学代表与政府进行第四轮谈判。会后政府代表表示双方对议题己达至共识。从这一天开始直到双方正式签约的约8个月时间内,大学校园内发生了不少的事故。基本上是一些亲政府学生进行对反政府学生的攻击,以进一步削弱校园内的维护华文教育的信念与决心。

事件经过了数个月的酝酿后。1964年5月24日李光耀在义安学院的演讲中宣布南洋大学问题己经解决。5月30日政府通知大学理事会将在6月5日举行最后一轮的会议,并预先告知政府对大学改组的条件。

1964年6月5日新加坡政府与理事会终于正式签订协议,并发表声明:“南洋大学一经改善,新加坡政府将给予南洋大学与新加坡大学同等待遇,俾使南洋大学学生各项费用负担减轻,教职员待遇提高,一切设备更臻完善。”

新加坡政府也承诺:“正式承认南大学位,并将进一步说服马来西亚中央政府也予承认。” 新加坡政府并保证,南洋大学继续以华语作为教学媒介语。

协议下的新理事会,将由28名理事组成,其中马新12州赞助人代表各1名,,教授会代表包括副校长3名、毕业生同学会代表2名,社会贤达5名,政府代表6名。

理事会对政府的妥协引起学生会的抗议,因为这无疑是决定了南洋大学最终走向变质的命运。陈六使也表示反对所达致的协议。政府对抗议行为采取了强硬的回应手法。

1964年6月21日李光耀在南洋大学的演讲里,重申政府要改革大学的决心,并再次表明要彻底铲除大学里的反政府份子。无疑的,李光耀预告了政府将以鉄腕政策来制伏南洋大学。回顾历史。李光耀确实预告了所有反对势力都得最终面对屈辱的下场。

1964年6月27日新加坡政府解散南大学生会。同一晚上10时过后,政府再度派千多名镇暴警察团团围住校园,逮捕51名学生,其中多数是学生领袖。政府事后在报上发表有关南大问题声明,并刻意渲染大学师生与学生会的政治色彩。

1964年6月29日与7月20日,南洋大学学生先后以绝食抗议与和平游行请愿,来反对政府使用暴力对付学生的不耻行为。对学生的要求政府不于回应。至此,学生的反抗力量终告瓦解。从此以后,新加坡再也沒有任何声音,可以反对人民行动党对南洋大学进行任何形式的改革。

1964年7月1日,南大副校长庄竹林博士遂于请辞。 此后,南洋大学校长人选悉由政府认定。回顾历史,民办南洋大学只有两名校长:潘囯渠和庄竹林。

1964年7月4日,南洋大学各地委员会代表,举行特别会议,通过接纳新加坡政府与理事会所签订协订。

1964年7月8日,第一届常务理事会临时会议,接受庄竹林辞呈,另组“临时校内行政委员会”,以商学院代院长刘孔贵教授为主席,并由一位代理校长署理校政,直至1969年初。同日,南大理事会代主席兼槟城南大委员会主席刘玉水先生辞退南洋大学本、兼各职。

1964年7月10日,南大临时校内行政委员会举行移交仪式,接受校长印信及各项重要文件,庄竹林旋即离开南洋大学。

  

1964年7月20日,南洋大学第二届理事会举行第一次会议,会上接受理事会主席陈六使及理事李俊承二先生辞职;并推选高德根担任理事会主席,陈期岳为副。

从此,南洋大学管理权正式易手。新加坡政府直接抽手决策和管理,从而在根本上控制了南洋大学。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