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政治和双重思想

25/08/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能言善道是一个公认的事实。一本李光耀传记指出:李光耀对英文语言与词汇的掌握以及使用,其造诣之高,常人难望其项背。此外,李光耀认真熟记种种题材的哲理名言与历史名人语录。这种下足功夫,字字斟酌,引经据典有备而战的言论,解释了为何李光耀论述向来精彩,和令人信服的主要原因。

然而,对李光耀而言,遗憾的是,言论不论是如何的精彩,如何的有说服力,巧辩依然无法改变历史事实。巧言令色可以迷糊无知者,却不能模糊事实的真相。

华校小学生都熟知矛盾的故事;有贩者在卖矛时扬言:我的矛是天下第一,在卖盾时亦扬言:我的盾是天下第一;人群中有人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又如何?可见,不以事实为根据的虚晃言论,会产生一个无可避免的自相矛盾现象。

虽然说,自相矛盾的言论不足为信,但是,官方依然能够通过必要的文化处理,制造出以假乱真,指鹿为马,足以让人民相信的不实现象。也就是说,政府利用各种媒体渠道,进行文化宣传,让人们接受自相矛盾的胡说八道,进而相信那些颠倒黑白的言论,是正确与可信任的真理。

这一个异乎寻常的现象,就是‘一个人的脑子里同时具有两种相互矛盾的信念,并且对这两种信念都能够接受。’英国作家,喬治、奥威尔在1949年出版的小说《一九八四》是通过双重思想这一个概念,解释政府如何利用文字来伪造虚构的现实,误导人们对事情真相的认知。

奥威尔笔下的双重思想是:‘知道一切,但又一无所知;明了事情的真相却又编造一个无瑕可击的谎言,同时相信两个相互矛盾的观点,明知矛盾的存在却依旧坚信不疑,使用逻辑来反击逻辑,捍卫道德的同时却又否定道德,排斥民主的同时却又宣扬执政党是民主的捍卫者,把必须忘记的事宜忘记掉,在必要时却又随时旧事重提,完事后又立即将之忘掉,不仅如此,也使用同样的手段,去处理这一手段的本身,进而把发生过的整件事都一起忘掉。这是以十分精巧的意识去诱使无意识的产生,之后,再一次,把营造出无意识的催眠术本身亦忘掉。要了解什么是双重思想,唯有通过使用双重思想的本身。’

‘在刻意造假的时候,能够真实的相信那些谎言,把不利的事实忘记掉,之后,再有必要时,把早已遗忘的往事不断的重提,直到其必要性消失为止,否定客观事实的存在,但是,却持续关注那些被否定的事实,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只有使用双重思想才能运用双重思想,这是因为使用这一个字眼的本身,就等同在扭曲事实,使用一个新的双重思想就是抹去当下的事实,连续不断的重复下去,确保谎言永远是走在真实现象之前。’

在双重思想这种政治环境里,政客不断的通过篡改历史去制造谎言,同时又完全的把自己篡改历史和制造谎言的过程忘记掉,于是乎,不实言论构建成为不实现象,进而取代真实现象;这一个过程中,文字成为用来伪造虚构现实的政治工具。

新加坡官场对这种双重思想现象并不陌生,其中李光耀的双语政策是新加坡成功基石之说是最佳典范。另外,主流媒体对官僚言论的报道,比如,双语政策让孩子脱颖而出;华文教育前景充满曙光等等的论述,亦推波助澜,强化了李光耀的观点。

整体而言,这类的文化工作编造了自相矛盾,颠倒黑白的言论,并且,进而把脱离历史和社会现实的胡说八道,塑造成正确与可信任的真理。

新加坡的实际情况,究竟是否确实如此?双重思想并非解释社会现象的科学理论,不过,通过一本1949年的小说情节,来对照2012年的新加坡社会,却是可以提供一种另类的新视野,来认识新加坡的这一个非常特殊之社会文化现象。

‘知道一切,但又一无所知;明了事情的真相却又编造一个无瑕可击的谎言,’李光耀是新加坡教育政策的制定者,必然对政策的不良结果了如指掌。史册上,1972年,李光耀指出:‘加勒比海的卡立索社会讲的洋泾浜英语,是一个丢失了自己文化的社会使用之不伦不类,没有文化的语言符号;…我不相信这种社会值得建立,值得保存。’这是说,新加坡的语文教育是着有非常严重的缺陷。

因此,双语政策是新加坡成功基石之说,如果不是谎言,那么,政府应该是鼓励而不是压抑,新加坡式英语和新加坡式华语的进一步普及化。另外,新加坡也应该把盂兰节更名为匈牙利鬼节。同样的,政府亦无需害怕新加坡会朝向卡立索社会的大方向走去。

‘同时相信两个相互矛盾的观点,明知矛盾的存在却依旧坚信不疑,’ 双语政策是新加坡成功基石之说,和新加坡新生代丢失民族文化的社会现实,是自相矛盾的观点,虽然如此,新加坡的主流社会,包括高智力的官僚,依旧对李光耀的论说深信不疑。

‘使用逻辑来反击逻辑,捍卫道德的同时却又否定道德,排斥民主的同时却又宣扬执政党是民主的捍卫者,’根据史料,李光耀是在1979年结束了新加坡原有的传统华文教育体系,华校从此成为历史文物,另外,李光耀也曾经说过: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就不会关闭华校。虽然如此,李光耀坚决否认政府关闭了华校。

李光耀这一种忘记历史的现象,也就是奥威尔所说的:‘把必须忘记的事宜忘记掉,在必要时却又随时旧事重提,完事后又立即将之忘掉,不仅如此,也使用同样的手段,去处理这一手段的本身,进而把发生过的整件事都一起忘掉。’诚然,有多少新加坡人知道华校的沧桑历史?记得李光耀如何弱化,进而消灭华校的史实?

‘这是以十分精巧的意识去诱使无意识的产生,之后,再一次,把营造出无意识的催眠术本身亦忘掉。’ 公众之所以会认同双语政策是新加坡成功基石之说,是因为政府文宣的潜移默化,并非是因为他们知道并且了解事情的真相。也就是说,公众并不知晓自己已经被政府文宣潜移默化,反而是把外来的影响看成是源自自身的思维。

‘在刻意造假的时候,能够真实的相信那些谎言,把不利的事实忘记掉,之后,再有必要时,把早已遗忘的往事不断的重提,直到其必要性消失为止,’李光耀在打击华校生的时候,华校生被标签为共产党,共产党同情分子,华文沙文主义者。华校灭亡后,李光耀为了抑制个人自由主义在年轻社群中滋生,重新启用华校的儒家思想教育,强调国家社会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多年后,李光耀提出新观点:失去了南大精神,新加坡就麻烦了。李光耀何有此说?所为何事?无他,应该和谋取来自华社的政治利益有关。

‘否定客观事实的存在,但是,却持续关注那些被否定的事实,’ 双语政策是新加坡成功基石之说,在实质上,就是否定了双语政策造成文化断层,以及双语语文水平普遍滑落的社会现实,更是漠视了华文沦为B水准的凄惨后果。反过来看,如果双语政策确实是成功的政策,那么,又何必劳师动众去成立李光耀双语基金?如果那是为了亡羊补牢,这不就是默认了当下的教育制度大有问题?

‘使用一个新的双重思想就是抹去当下的事实,连续不断的重复下去,确保谎言永远是走在真实现象之前。’主流媒体充斥脱离事实的报道和言论:比如:双语政策让孩子脱颖而出;华文教育前景充满曙光;走不出国门的新加坡式英语和新加坡式华语,如何可以让孩子们在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华校早已灭亡,华文教育已经是历史文物,在日落西山之处期待曙光?那是痴人说梦,除非太阳是从西边升起?当然,这种不断重复的不实言论,必然可以迷惑公众对事情真相的认识。

由此来看,1949年的小说情节,毫无困难的融入2012年的真实世界;是否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但是,这种巧合的本身又反映了一种什么样的意识? 或许,这说明了,一个垄断资讯信息的极权主义政体,确实是可以通过文化工作,有效的篡改历史,进而改变人们对现实的认识。也就是说,文字是用来伪造虚构现实的政治工具。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