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还有多少人在讲华语?

22/08/12

作者/来源:秦墨 http://blog.huanqiu.com

和国内的朋友打电话时,他们最常问的一个问题就是:新加坡是不是有很多人都讲中文?这个问题想回答准确其实挺难。我想从新加坡的华人历史谈起。

众所周知,新加坡华人很多,占到了74%左右,这是个有绝对显著的比例,也难怪很多国人一直以来对新加坡有种莫名的情愫,总觉得那是一个并不见外的地方。而这74%的华人,大部分来自福建、广东和海南,因此毫无疑问中国南方等省市对新加坡的感情更加微妙。我有一个广东顺德的好友,她曾提到,他的爷爷早年曾数度下南洋做工,终因家中有高龄老母和年幼姊妹而回国。她开玩笑说,如果当时我的爷爷心一横,现在我可就是新加坡人了。

从她的讲述中,我们可以窥见到早年中国南方华人先贤纷纷下南洋寻找出路的状况。离开了家乡的人,更有一种舍弃一切放手拼搏的实干精神,他们用自己的勤劳使自己最终立足在这个东南亚岛国上。大批量的移民也必然伴随着文化传统的迁移,语言作为文化传承中的重要承载者,自然也会在第一时间被带出来。

有一个数据,在1965年新加坡从马来西亚分离出来时,新加坡当地的华文学校多达267所,而且大部分都是民间创办的。因此,当初接受华语教育的那代人,也就是新加坡现在四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华人群体,是普遍能够讲很流利的华语的,而一些年龄更大的人,华语水平甚至在英文水平之上。这里有个很有意思的点,中国人倾向于把自己的母语称作中文、汉语,而海外的华人喜欢称其为华语、华文。这种不同的称呼背后是有一种文化认同的微妙差别的,在这里就不深究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琢磨下。

有个很有趣的故事,我一个朋友的奶奶,远从中国潮州来看这里看望他,一句英文都不会,却凭借一口潮汕话,在这里呆了两个多月,老人家表示生活和交流上一点问题都没有。的确,在新加坡随处可见的巴萨(Bazzar的音译,指杂货市场或大排档),基本被潮汕广东福建风味美食垄断,也到处可以听到闽南话、粤语等等。

走在新加坡大街上,随处可见写有中文的广告牌、招贴、海报等,也随处可以听到讲中文的人,因此第一次来新加坡的国人不会有特别强烈的“出国感”。如果想买点饮品小吃,逛逛商场,讲中文绝对是没问题的通行证。

但是,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政府开始大力主导教育,这使得由民间创办的华校日趋式微,英语作为官方语言被大力推广。而有不少家长也有英语至上的心态,排斥甚至鄙视华语,这使得这一时期之后成长起来的新加坡年轻一代更喜欢讲英文,甚至觉得学习华语是个负担,觉得很痛苦。因此也可想见他们的华语水平有多糟糕。伴随着年轻一代的成长,华语在新加坡有种江河日下、日趋消亡的趋势。然而,近两年来越来越多的新加坡有识之士意识到华语对新加坡人的重要性。

我有一个新加坡人好友,她的名字叫Chew Ai Ling Evelyn,这个名字由中英文名两部分组成,Evelyn是她的英文名,中文全名叫周爱玲。今年三十二岁,早年毕业国立大学本科,后又到澳洲和意大利继续深造。她的爷爷在四岁时随父母从潮州来到新加坡,从此扎根。我和她一起交谈时,她很努力地想要讲中文,但真的是很努力,但因为词汇量有限,很多时候只能穿插英文。她告诉我,自己自从高中毕业后就没有怎么学习过华语了,现在觉得很后悔,正恶补华语。我感到很意外,问她,学习中文对你来说是十分必要的么?她说,of course, this is my culture. (当然,因为这是我的文化)。

“当然,因为这是我的文化”,这简单有力的一句话,却让我震惊良久。曾理所应当地认为中国人才是中华文化的主人和传承者,这让自己每次和土生土长的外籍华人聊到中华文化时滔滔不绝且颇有自豪感。现在想想觉得自己挺可笑,中国和中华文化原是两个外延和内涵都不相等的范畴,中华文化从早年中国先贤离开故土扎根他乡的那刻开始,就已经成为全世界华人共有的财富,中国人是它的主人,却不是它唯一的主人。

对于新加坡,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上个世纪新加坡的崛起不是因为英语,是因为华语,而新世纪新加坡的再次崛起,不是要靠英语,而是要靠华语的复兴。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