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经济发展与儒家文化的关系

08/01/07

新加坡经济发展与儒家文化的关系
新加坡国立大学赵善光教授访谈之二

作者: 未详 日期:8-1-2007 来源:http://hlrdyl.bokee.com/tb.b?diaryId=14496073

何:据我所知,如果从政治、经济和文化等角度来考察新加坡,人们在分析其以法治国的同时,常常会提到的便是儒家文化的影响问题。如果我们将二者结合起来作一个肯定性推论的话,那就是说新加坡的成功,是西方价值与东亚儒家伦理相结合的成功。赵教授,您能否从文化价值观这一角度,谈谈你对新加坡经济发展与儒家文化关系问题的看法?

赵:这一问题,分析起来比较复杂,也是近年来学术界争论的一个焦点问题! 在我的社会学研究成果中也曾多次涉及到这个问题。

在新加坡谈儒家文化,便不可回避两个问题:一是新加坡华人社区或圈子中儒家伦理的根源与影响;二是政府推行双语教育政策的社会现实意义。

首先,从思想文化背景上说,我不赞成有些学者关于新加坡经济上的成功,主要是儒家伦理的影响这类说法,但我却认为儒家伦理思想和中华民俗文化,在新加坡社会中扮演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也是促进新加坡经济发展的一种重要动力。若从新加坡的近代华人史来分析,在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即19世纪中叶以后至本世纪中叶以前,大量的苦力华工被迫出国谋生或被贩卖到新加坡,这第一、二代华侨,基本上是目不识丁的苦力阶层,虽说他们从祖籍国过来时,多少带点儒家伦理的生活方式和民风乡俗,但作为一种民族传统的主流文化或思想可以说基本上还没有形成!而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中所体现的儒家伦理方面的某些色彩,其实也是肤浅和苍白的。

到了第二、三代华人,他们中的不少人可能摆脱了苦工的生涯而进入创业阶段,甚至可能变成当时当地的经济强人,但从文化价值观角度上分析,他们所继承下来的儒家伦理至多也只是一些如祭拜祖先、伦常习俗等十分零碎的文化遗风,这种文化遗风,充其量也只能在社会交往或家庭作坊中充当一种交流礼节或传统家规而已!当新加坡进入了本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发展期,新加坡的华人已成为新加坡的第一大民族,人口已占总人口的77%了,而且不少华人已具有了相当的经济实力。

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望子成龙和光宗耀祖,他们在创业的同时,想方设法将子女送到英美等国家去接受西方教育,希望他们回来继承父业,但实际上,绝大部分华人子女在接受了西方文明熏陶和教育后回国,基本上不情愿留在父辈的家庭企业中工作,而是另起炉灶独辟天地。这些华裔从小就置身于西方教育的社会氛围之中,所以,在近两代华裔企业家或知识青年身上,确实很难找到比较浓厚的儒家伦理传统文化的色彩!即使如人情世故、伦常习俗等传统华族民俗也是少之又少。据此,我们很难想象也很难认同所谓新加坡经济的成功,主要是在儒家伦理思想影响下的成功这样的一个结论。

我这么说,也许对祖籍国的传统文化精华有点不大讨好,但这确是新加坡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一个事实。据我所知,新加坡李光耀政府在一段很长的时期,在所有部长级的高级精英官员中,真正接受过中文教育、真正有儒家文化的官员可以说是基本上没有或极个别,因此,根据新加坡作为英殖民地这一国情,若以儒家思想来治国也将是困难重重并且也是不符合国情的。

我的意思并非否定新加坡经济发展与儒家伦理思想的某种关系。

任何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都或多或少受到本国特定的文化传统或文化背景的影响,但新加坡作为一个多种族、多元文化兼容并蓄的年轻国家,在文化价值取向方面可能要比你想象得复杂得多。更何况,在几十年来新加坡的发展过程中,还有不少复杂的内部成因和面临外部挑战的影响。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新加坡现代化过程的推进,也许恰恰是摆脱了某种单向度的文化价值观的束缚,才真正得以发展的!我是说也不可排除这种可能性!

何:我赞成您的这一分析。但是,作为东亚文化圈的新加坡,从文化价值观的角度上说,她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儒家伦理和东亚文化的影响,尤其是在占总人口75%以上的华人中,难免受到儒家伦理文化传统的承继延绵和潜移默化,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那么,新加坡能有今天的成功,能否说她是以法制治理社会,以儒家伦理归顺民心呢?

赵:你这一说法,看来也有一定道理。说到多元文化和文化价值观问题,我们很有必要谈谈新加坡政府推行双语教育政策的问题。这一政策不但促进了本国与西方国家的文化交流和经济合作,而且也从文化传统和文化价值观方面真正尊重和鼓励各种族继承和发扬本种族文化传统

,这样既有利于多种族、多元文化的和睦共处、密切交流,又有利于国家实行全方位地开放,全方位地吸收东西方文化精华,从而促进新加坡社会的文明和经济的发展。

何:从我所接触到的有关采写李光耀的资料看来,李光耀先生在推行双语教育(尤其是华语教育)和研究儒家文化方面都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如果我们放弃双语政策,我们就必须准备付出巨大的代价,使自己沦落成为一个丧失自己文化特性的民族。我们一旦失去了这种感情上和文化上的稳定因素,我们就不再是一个充满自豪的独特社会。相反,我们将成为一个伪西方社会,脱离了我们亚洲人的背景。”

赵:是的! 新加坡政府曾经把双语教育作为新加坡政府的一项国策来推行,应该说,这一政策具有很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且推行起来也很有成效。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