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思维与新方向和新社会

04/08/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人民行动党政府改组内阁,其目的是要:加强家庭与社会安全网的支柱力量;打造一个包容性及有凝聚力的社会;改进与公众沟通和接触的方式。

这三个新加坡政府急于要处理的重要社会课题,其根源主要是政策思维上的问题,其次才是行政上的效率问题。因此,退而求其次,单凭改组政府内阁和行政架构是不会有什么显著的改善。这一个判断有先例可循,几年前的重塑新加坡计划之所以乏善可陈,就是因为政策上墨守成规,因循苟且,摆脱不了旧思维的束缚。

新加坡要寻求新方向,塑造新社会,唯有在政治思维上破旧立新,把李光耀政治思维的种种约束和规范抹去,在社会制度上另起炉灶。

要有效的解决社会困境。有必要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只有从新思维重新出发,才能够发现,并且了解为何问题长期无法解决,从而对症下药,设定新的方案。

举个例子,李光耀以‘在新加坡高等法院的20位大法官中,就有15位不是在新加坡出生’的论说来支持新加坡必须引进外来人才。这种新加坡没有人才,必需引进外来人口的盲目信仰,是造成‘外来人口涌入、基础设施紧张、生活空间拥挤、社会凝聚力与信任相对减弱’的主要原因。

新加坡人有必要质疑,并且重新检验李光耀论述的真实性。如果毫无保留的接受了这种说法为真理,则外来人口政策带来的种种问题,就会因为官方的解说合情合理而得以长期持续。可见,不消除这一种社会问题在认知上的误区,当下的社会困境是不会获得妥善解决。

事实上,李光耀的这种说法是很有问题的,因为现实情况,并不是新加坡没有足够有能力的新加坡出生的司法人员可以胜任大法官,而是李光耀只选择自己心目中满意的大法官人选。

为此,有资历出任法官职务的新加坡人选没有得到委任,或者,被选中的新加坡人不愿意出任法官职务。实际上,新加坡司法体系里有一类法官,在接受任命时,提出了一个附带条件,那就是,不审判涉及政治利益的司法案件。了解了这一些事实真相,应该就可以知道为何大法官多数是外来人口。

显而易见,这是李光耀挑选官僚人选的条件问题,是一个你办事我放心的政治心态问题,并不是新加坡没有够资历之本地人才可以胜任法官的问题。重要的认知是,新加坡有足够的高资历本地司法人才。

因此,新加坡人有必要从一个质疑,而不是不经思索之全盘接受的心态,去看待政府处理社会问题的政策思维。如果拒绝了这一些似是而非,被官方和主流媒体合理化的伪论,事情的真相就会自然而然的被披露出来。明了了真相,社会问题才能有实质性的改善。

媒体报道,有官员乐观的表示,有了专门负责家庭的政府部门,有关家庭的社会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是否如此,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从当下的社会现实来看,这应该是一个盲目的乐观,除非官员在政策思维上能够有重大的突破。

新加坡共同价值观设定,家庭为根,社会为本。这是人民行动党政府把拒绝社会福利的思维制度化,造成家庭而不是国家必须照顾个人福利的现实。因此,失业,老人,医疗,教育都成为家庭责任和负担。这种政策对执政党有利,因为既可以减少政府财务开支,也可以减少当权者的政治成本。

然而,对弱势家庭而言,这是家庭财政上的火上加油。从长年累积的社会困境,尤其是穷人求救无门的悲剧事件,可以知道时下原有的制度,成效有限,归根究底,是政策缺乏对贫穷阶层的同情心。

贫穷是一件不幸和无可奈何的事情,没有人愿意接受贫穷,但是,李光耀政治思维却认为贫穷有激励人们工作的效应,有利经济发展。这反映出一种无视人间疾苦的不当心态,因此,不把这种不厚道的偏见心态从政策思维上铲除,是不可能设定真正帮助贫困家庭的社会政策。

李光耀政治思维也只把工人看成是一项经济生产因素,这种把人等同是经济数据的政治思维,是不会带来具有人性的经济和社会政策。明显的,先要有了认真的尊重个人尊严的政治思维,之后,才能设定出体恤人们疾苦,具有人性的社会政策。

可见,除非政府大胆的革新变法,采用以人为本的新政治思维,眼前的民间疾苦是很难获得妥善的解决。

同样的,新加坡社会没有凝聚力,缺乏互信,也和民间疾苦一样,都是政策的必然结果。

新加坡共同价值观规定,协商共识,避免冲突。这是把社会纠纷调解机制制度化。社会纠纷必须在执政党制定的体制内解决,因此,任何违背了这一条游戏规则的行为,就是破坏协商精神的反社会行为。这一思维下,任何与人民行动党相冲突的言行,都被看成是危害社会安宁,不利经济发展。

如此极端的排他性社会体制下,要如何去建立一个包容性及有凝聚力的社会?

明显的,先塑造一个政治开放的社会环境,是打造一个包容性及有凝聚力的社会的先决与必需条件。换言之,人们可以提出反对和挑战,人民行动党的意见和政策,而不会遭受政治清算的破产命运。

也就是说,政府有必要修订诽谤法,藐视法庭法,煽动法等等,限制个人言论自由的法律,进而消除政策和法律给言论自由设置的所有障碍。

当新加坡建立了一个具有包容性的社会,政府要改进与公众沟通和接触的努力,必然不必多费力气就可以水到渠成。

有说天地不交为否,天地相交为泰。当人们,和政府可以平等的,无所顾虑的自由讨论政治,经济和社会的种种课题,届时,一个去李光耀政治思维的新加坡,就会是一个否极泰来的快乐新社会。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