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如何增强国家主导力

29/07/12

作者/来源:查雯 (3-7-2012) 东方早报
http://finance.ifeng.com

上次的文章谈到,美国的“游说政治”差点毁了自由贸易协定的“黄金范本”——《美国与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笔者将美国方面在口香糖问题上的坚持,归结于国内利益集团的影响。来自口香糖企业的压力,令美国外交官不得不向新加坡施压,迫使其对口香糖解禁。但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是,新加坡政府为何有能力抵御美国的压力,在一定程度上,继续坚持对口香糖买卖的禁止呢?

如果我们仔细考量一下《美国与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的经济价值,新加坡的坚持就显得更为令人惊讶了。据估算,《美国与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的施行可以将新加坡每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提升两个百分点。在如此大的预期回报面前,新加坡政府对口香糖的执拗,着实令人费解。

新加坡的口香糖禁令始于1992年。在禁令实施前,新加坡的城市环境也因人们随意丢弃口香糖而受到破坏。甚至还有人将嚼过的口香糖黏在新建成的地铁门上,结果导致了地铁的故障和延误。《美国与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生效后,新加坡政府允许买卖“具有医疗用途的口香糖”。从此,新加坡人虽然可以在药店买到口香糖,但必须向药剂师出示身份证,而违规销售口香糖的药剂师则可能面临近3000新加坡元(约合15000元人民币)的罚款和两年有期徒刑。

很多西方记者和学者经常用口香糖的例子,批评新加坡政府对人民生活的过多干预。的确,新加坡政府的许多规定,可以说是深入到了人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家中有积水、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吃东西喝饮料、用过公共厕所不冲水等等,都会被处于动辄数千新加坡元的罚款。在一些西方人看来,对这些“细枝末节”的严厉处罚是不合理的,因为这代表了政府权力的无限扩张。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新加坡人常常毫无怨言,甚至乐于遵守这些法规。当然,严厉的处罚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但是,在新加坡的街道上,我们却看不到戴着袖章的大量执法者。笔者曾经询问过很多新加坡人,你们如何看待口香糖禁令?政府是不是管得太多了?被询问者中既有出租车司机,小商贩,也有大学生。然而,每次笔者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答案:口香糖禁令很有必要,因为它保证了城市的清洁,降低了城市基础设施维护的成本。可见,伴随禁令的处罚,虽然对限制人们的违规行为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而更重要的是人们从心中对这些法规的认同。

正是这种将外部规定化为内部认同,并逐渐成为一种社会共识的过程,真正实现了全社会对法规的自觉遵守。因此,我们或许可以猜测,正是因为有了这种高度的国内共识,在国际谈判中,新加坡政府才能免于来自国内社会的非难,更有底气地抵御来自美国谈判者的压力。

进一步说,社会对口香糖禁令的认同,从一个侧面体现出的是新加坡政府的主导力。所谓主导力是指,政府有能力指出国家与社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并针对这些问题提出对策,更重要的是,政府可以让老百姓看到,这些对策最终会带来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而这一结果,也会进一步凝聚社会共识。对一个政府来说,这种社会共识之所以重要,不仅是因为它确保了某一项政策的实施,更在于这种共识还具有“溢出效应”, 增强公众对于政府本身的信任以及其他政策的支持。

必须强调的是,社会共识并非凭空产生,它往往取决于一项政策是否得以贯彻,并切实有效地解决了社会问题。正如在口香糖的问题上,禁令确实为大家带来了一个更加清洁的城市环境。一个新加坡学生这样对笔者说,“我从小就在一个没有口香糖的环境中长大,口香糖不是我生活的必需品,而城市环境对我来说更重要。”当笔者告诉他,有关口香糖的争议差点毁了美国与新加坡的自由贸易协定时,他显得有些吃惊,顿了顿,依然十分坚定地告诉笔者,“城市环境很重要,这是新加坡的形象。”

所谓的主导力是指,政府有能力指出国家与社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并针对这些问题提出对策,更重要的是,政府可以让老百姓看到,这些对策最终会给所有人带来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而这一结果,也会进一步凝聚社会共识。

查雯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系博士生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