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他们何以喜欢新加坡

29/07/12

作者/来源:苏赓哲 (6/26/2012) 星岛日报
http://news.vannow.com

我一直认为梁振英和中共,不要香港内地化,而要香港新加坡化。历来政论界还有个说法是,邓小平和他的继任人,也都很喜欢「新加坡模式」。有人甚至说北京想把中国新加坡化。这样说来,香港变成一个「试点」了。不过,要香港新加坡化已经不容易,何况全中国。

香港和新加坡毕竟有很多「先天」相似处:土地面积、人口之外,双方都曾是英国殖民地。香港学者陈云近来戮力鼓吹的香港自治城邦,新加坡早就有这意味。一个城邦和一个中国,可比的不是其「形」,而是其「神」。

不必否认,邓小平等对新加坡模式是有浓厚兴趣的。1978年11月,邓小平出访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当时中国国内宣传报道偏重于新加坡之行。邓小平回国后,适逢中央在召开工作会议,邓还特别改动闭幕会上的致辞,标举新加坡事例。

邓小平之后,江泽民、胡锦涛仍然是新加坡「粉丝」。两国领导人会面时,新加坡方面总能得到极高档次礼遇。中共中组部主持与新加坡的实质联繫和合作,把新加坡作为中国领导干部海外培训首选,主要是取经,借鑑新加坡政府管治方式和他们的发展经验。看来,邓小平学习开放国门、引进外资、发展对外国贸易已见成效。至于管治经验上,有多少成分渗入了新加坡模式?我建议平日留意中国社会新闻,尤其和「维稳」相关新闻的读友,不妨同时留意和比较一下新加坡的《内部安全法》。

《内部安全法》是1963年9月从马来亚引入新加坡而「发扬光大」的。它赋予新加坡政府预防颠覆的逮捕权。任何人不必经过司法程序就可以逮捕,逮捕之后更可长期拘留不必移送法庭审理。两年后,桉件才移交「顾问委员会」。委员会由政府任命的三名委员组成,只担任顾问,实际权力在内政部长手上,他可以用国家安全为理由拒绝公开桉件。往往人犯被逮捕后,家中亲人一直不知道他的下落。1989年后,国会通过法桉,确定政府内阁在处理内部安全问题时有绝对权力,法庭不能过问或干涉部长的决定。凡违反《内部安全法》获释的人,必须在电视或公开场合表示悔改,但即使如此,也不一定就能自由过日子,而依旧受到监视。政府有权限制被释者居住在甚麽地方、从事何种职业,禁止他们在某些时间出门,出门须向警察局报告行踪,禁止他参加任何组织及出国旅行。更严厉的是,政府可剥夺他的公民权,使他变成无国籍的人。看了上面这些引述,就知道中国领导人为何如此「仰慕」新加坡了。现在我们所见,中国政府无日无之对付政治异见分子的做法,在新加坡早已行之有素;但新加坡仍是很多外国人争着想去入籍而不可得的人间天堂,李光耀仍是大小国家通吃、民主极权政府共同尊敬的「王者师」。

相对来看,同样的政策,中国却造成连串丑闻,连诺贝尔和平奖都「炮製成功」,在国际上更灰头土脸,不得不大洒金钱去粉饰别人心目中的流氓形象。况且在国内,光是「维稳」经费就相当于国防开支。

更令中共大吃一惊的是,当他们的代表团访问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总部时,发现只有寥寥9个专职工作人员。这令中共恨不得把全国人民吸收入党,以致出现「骗子愈来愈多,傻子愈来愈少」的现象相形见拙。对他们来说,人民行动党简直是神乎其技。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