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自由与公正平等和社会和平

28/07/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主流媒体借美国拥枪自由酿成的悲剧,撰文谴责个人自由,尤其是言论自由,进而指出有必要制定‘诽谤法,藐视法庭法,煽动法等之类的律法,来界定个人的言论自由。这种法律的界定,不能被曲解为给言论自由设置障碍。’

这是一起疯子杀人事件,和拥枪自由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市面上有许多其他的杀人利器可供选择。精神失常的行为和个人自由也没有关系,和言论自由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这种官方言论的表面论述,实质上,脱离新加坡的社会现实,更是扭曲了界定社会自由的基本原则。

先看看,论述是如何的脱离社会现实:‘虽然新加坡人没有这一美国人载于宪法的自由,但我们换来的是良好的社会治安。…交换(trade off)符合社会的整体利益。我们得到的是无价的安全感和良性的循环。’

没有自由可以换来良好社会治安的说法是一则天方夜谭。自由和社会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现代西方文明就是经历了这一历史路径的耕耘结果。抗衡现代化理论的亚洲价值观有利经济发展说,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后已经破产。新加坡的现实是只有当权者利益,没有整体利益;社会两极化的情况下,对普通老百姓而言,他们缺乏安全感,执政党胜利却是强化了新加坡国不为国的长期恶性循环。

‘法律是为维持社会治安和秩序而设的,维护个人自由也必须从社会整体的利益出发。在这方面,维护自由的原则,远比维护个别自由(比如拥有枪支的自由)来得重要。’

由于党政不分,政策是从执政党利益出发,比如,选举制度和公积金制度的不断修订,所以法律是为维护当权者利益,和旧社会秩序而设的。务实主义是功利为本,随机会改变方向的思维,不相信忠于原则。所以不具有维护原则的本质;不存在的虚无,何以会重要?新加坡人从来没有期待拥有枪支的自由,新加坡人期待的是可以得到司法的保护,不会在没有审讯的情况下被无限期的拘留。当然,人们也期待劳工法令,可以确保有一个三餐温饱的生活环境。换言之,都是一些基本的人权自由;拥枪自由和生活自由是两码事,不能拿来比较。

‘个人自由必须建立在不伤害到别人(即社会中的其他成员)的基础上。若一个人的行为伤及别人的利益,他就须对后果负责,并接受社会或法律的惩处。’

当党政不分之际,当权者的个人行为和行政行为也就难以分辨,于是乎,强弱权力两极化的社会必然会出现。在这一种弱肉强食的大环境里,弱势者任人鱼肉,强势者可以任意伤害弱势者,也不必对后果负责,更不会有司法上的惩罚。说白了,假公济私,和逍遥法外都是政治特权。

‘个人自由不是绝对的。…这就需要借助于律法条规。…诽谤法,藐视法庭法,煽动法等之类的律法,来界定个人的言论自由。这种法律的界定,不能被曲解为给言论自由设置障碍。’

老百姓的个人自由不是绝对的,但是,党政不分的格局下,当政者的政治权力却是绝对的,也就是说,当政者的个人权力也是绝对的。回顾历史,当权者是这类法律的受益者,社会上的异议者是受害者。这说明了,法律规范,主要是弱化个人自由权力,包括言论和结社自由的空间,另一方面,却强化了当权者对社会课题的话语权,比如,主导社会舆论,和塑造社会共同价值观。

从这一些都不具争议的真实现象,可以明白使用政治权力来界定社会的自由空间,必然会分化社会,破坏凝聚力,李光耀的无国论就证实了这一种不良的政治后果。

那么,界定社会自由应该使用什么样的基本原则?

有益国家建设的社会和平是一个政治过程的结果,其中人民是否享有参与权的过程,会分别带来两种全然不同的社会。

一个包容性社会,是一个具消化社会矛盾能力的社会,一个排他性社会,是一个压抑社会矛盾的社会,这两种不同的社会,各有其不同的社会成本。

包容性社会是通过接受不同的意见,消弭社会成员彼此之间的权益冲突。这种民主协商机制,是建立在言论自由,与权益分配公正平等的基础上。约定俗成的社会共识,能够满足不同社群的诉求,这是一个相对平稳的社会发展路径。

可见,由公平正义原则来界定的社会自由,有利建立社会凝聚力,可以持续社会的长期安稳现象。这是经济长期发展的必需条件。

另一方面,新加坡模式的政治垄断只能压抑,不能化解社会矛盾;一个累积社会压力的社会,是一个危机四伏的社会。当年,反对民选总统制度的人民行动党元老就指出,不允许政权交替的制度,势必会引发社会革命。

诚然,人类文明历史指出,一个没有自由民主精神的不公正社会,最终会引发断层式的社会变革:一场彻底改变游戏规则的革命运动。

总而言之,剥夺个人言论自由的社会,不具有进行妥协利益冲突的基本条件,是社会治安的隐忧,明显的,自由与公正平等是社会治安的不可或缺条件。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