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NKF事件引發的思考

10/01/06

作者:諾微 日期:10-1-2006 来源: http://news.sina.com/102-000-101-101/2006-01-10/1946192725.html

1月8日,新加坡人迎來今年第一個電視慈善籌款演出,為佛教仁慈醫院募捐。節目籌得680萬新元,超過預定目標,但受訪的慈善團體負責人認為,這並不意味著公眾已經恢複對本地慈善事業的信心。根據媒體調查,NKF事件爆發後,新加坡民眾的捐款意願大幅滑落。NKF事件,是新加坡多年來最嚴重的醜聞,它動搖了民眾對整個慈善事業的信心,至今余波未平。

NKF是新加坡民間機構全國腎髒基金會的簡稱,創建于1969年,起先專為援助那些家庭收入低下、卻不得不支付高額洗腎費用的腎髒病患者。它此前是新加坡規模最大、最成功、也最有影響力的慈善機構,在國際上也赫赫有名。

NKF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前執行理事長T.T.杜萊(印度裔)。早在創辦之初,當時還是新加坡大學法律系學生的杜萊就成為NKF志願者。畢業後,成為一名成功律師的杜萊仍為NKF志願服務,一幹就是23年。直到1992年,他更放棄律師職業、全職加入NKF擔任執行理事長。杜萊全身心投入NKF的工作,13年來只為父親過世請過半天假,即便是他的妻子得了產後憂鬱症,杜萊也沒有請假陪伴,而是帶著妻子上班。

杜萊不僅勤奮,而且創意十足,用商業行銷的手法進行募捐。1994年,杜萊開創了新加坡電視慈善演出,幾乎所有港台紅星都曾在由NKF主辦的《群星照亮千萬心》中亮相。2004年NKF的演出籌得創紀錄的2300萬新元。三分之二的新加坡人向NKF捐過款,26萬人每月通過銀行或信用卡公司自動向NKF捐款,NKF募得的儲備金高達2.6億新元,它的成功使哈佛大學商學院也將NKF列為研究案例。杜萊接手後的13年,NKF的洗腎中心由3個建到21個,1800名患者因此受益。

新加坡政府樂見NKF的成功,鼓勵它為腎病以外的其他病人籌款。2004年7月,NKF為癌症病人舉辦三場大型義演。不料在兩場演出之後,醜聞爆發,NKF轟然倒塌,而這是由一個小小的“意外”引起的。

2004年,新加坡《海峽時報》刊登了一篇記者採訪,批評杜萊用善款在辦公室裝修私人浴室,使用鍍金水龍頭和高檔馬桶。為維護自己和NKF的聲譽,杜萊憤而以誹謗罪將《海峽時報》的東家───新加坡報業控股告上法庭。

在新加坡,一直有NKF濫用民眾捐款的傳言。杜萊對散播流言的人絕不客氣,他曾在1997年、1998年以誹謗罪起訴過兩個說他搭乘飛機頭等艙的“造謠者”,都贏了官司。但報業控股不是好欺負的小人物,他們請了新加坡最好的律師和專業的商業調查公司,律師費用就花了32萬新元。2005 年7月11日案件開審,報業控股的律師用兩天時間,迫使杜萊承認:他的確乘坐過頭等艙旅行、年薪高達60萬新元、NKF照顧的實際病人數大大低于它對外公布的數字、NKF的儲備金夠用40年而不是它聲稱的3年、杜萊用公款付自己私車的養護費用、他和NKF的合作公司有商業利益關系。兩天庭審下來,水龍頭報道是否失實還沒有提到,杜萊已經名譽掃地,只好撤訴。

庭審內容一上新聞,新加坡就炸鍋了。一向對政治冷漠的新加坡人憤怒了,4萬多人在網上請願要求NKF高層全體下台,每天有幾千人取消給NKF的自動捐款,還有很多人要求退捐。新加坡政府順應民意,立即介入並顯示了新加坡式的高效。到7月15日,NKF高層已經集體辭職,政府指定的新領導班子已經就位,稅務部門開始查賬。那一個星期,事態的發展眼花繚亂,一個有近千名員工的巨無霸般的機構,瞬間就在公眾的怒火中瓦解了。

2005年12月19日,新加坡政府聘請的獨立會計公司畢馬威(KPMG)公布了對NKF舊賬的審計報告。這份由40名高級會計師耗時5個月完成的近400頁的報告,指出杜萊如何大權獨攬、結黨營私,把一個慈善組織變成自己的私人王國,把老百姓的善心捐款裝入自己的腰包。民眾的捐款,每一塊錢里只有一毛直接用在患者身上。

NKF事件再一次表明,僅僅靠人的自我約束是不行的。不能否認杜萊曾經是個充滿愛心、品德高尚的人,也不能抹煞他的個人能力,但正因為他太成功,人們過于信賴他,給了他過多的權力,放松了對他的制度性監管,結果權力使他腐敗。

NKF事件的另一個教訓,是制度也並非萬能。新加坡政府一向以制度設計和制度執行的能力為傲,但竟然出現這麼大的紕漏。衛生部長表示對NKF並非沒有監管,問題反而可能出在監管部門太多,彼此缺乏協調。而太多太細的條規,又可能導致其他發展中的慈善組織舉步維艱,不敢創新,這也是政府不願意看到的。

如何避免腐敗事件發生,而又不被制度管得過死? 重要的還是輿論監督,可惜在這方面新加坡的言論尺度比較窄。這次NKF的黑幕被揭開,就是《海峽時報》的功勞。但這也是遲來之功,在2001年,新加坡國家福利理事會就發現NKF疑雲重重,吊銷了其為捐款開具免稅收據的資格,這個資格三個月後由新加坡衛生部恢複。但這麼嚴重的事情,媒體竟然從未報道過。試想媒體當時就跟進報道的話,NKF怎能繼續欺騙公眾4年?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