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优惠国民和增加移民之政策选择

21/07/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近日,主流媒体发表了这么一种观点:新加坡的亲移民政策,主要是为了缓解下降的生育率可能对国家人口和经济活力造成的严重后果。…让永久居民也得到向来只有公民才享有的优惠…是为了帮助他们融入新加坡社会,并表示他们对新加坡的长期承诺受到重视。…永久居民享有的所有优惠,最近受到新加坡公民的大力批评。…因此,政府目前因永久居民课题所面对的挑战…是怎么能…更进一步吸引永久居民成为公民,而不是让公民觉得永久居民享有更好的待遇,反过来希望自己是永久居民。为此,文章提出了一些建议来加强新加坡对永久居民的吸引力。

国家政策不能单纯从经济利益去盘算,应该也有社会和政治层面的因素考量。

国家政府是为国民服务的宗旨,放诸四海而皆准。如果,这也是新加坡政府的信念,那么,新加坡人民享有比外来移民,包括永久居民更佳的政策优惠是理所当然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牺牲自己国民的利益,去换取对外来移民的吸引力。

打个比方,一个俱乐部是一个具排他性的私人组织,只为会员的利益服务,任何人要享有俱乐部的种种服务和好处,唯有加入这一个俱乐部,而会员在享受利益的同时,也得承担必要的义务和责任。这一种组织里,完全没有非会员可以享受会员利益的困惑,因为俱乐部必需,也必然要歧视非会员;丢失了这一个原则,也就丢失了组织俱乐部的宗旨。

从这一种角度来看,问题关键之处是保留永久居民身份是个人的选择意向,如果永久居民都顺应时局成为公民,则问题立即迎刃而解。可见,要解决的问题是为何永久居民不愿意成为新加坡公民?而不是如何加强新加坡对永久居民的吸引力,一个会使社会问题更为复杂的方案。

新加坡有没有必要低声下气,阿谀奉承,曲意迎合的去吸引新移民?

新移民之所以要移居新加坡是从个人的私利着眼,并非从利他主义的精神来为新加坡做出贡献,本质上,这是各取所需,互不亏欠的经济安排。但是,从国家建设的层面来看,这种类型的新移民对新加坡建国过程的增值不大,因为就像跨国企业,利之所趋,可以随时随意的另谋栖身之所。

现实中,根据坊间一些说法,好些超级富豪移居新加坡是因为这里是一个洗黑钱和避税的天堂。对这群富豪而言,新加坡的低税务,近乎零资产增值税,和低遗产税都是一些量身定做的制度,好处已经绰绰有余,何需再花费心思?

几年前,李光耀在一次讲话中指出,中国来的新移民是次级人才。事实上,中国移民的首选是美国,欧洲等西方文明国家,所以许多前来新加坡,是别无更佳选择情况下的无奈居留地。对一个别无更佳选择的次级人才,新加坡又何必再三让利?反过来说,新加坡是不是更应该提高新移民的门槛,以更严格条件来确保新移民有能力为新加坡的建设做出贡献?

7月19日的一则新闻,报道了新加坡交易所要提高中国企业在新加坡上市的门槛,以提高新加坡挂牌公司的素质。这一事实说明了什么?土地有限的新加坡在移民政策上,是不是更有必要宁缺勿滥?

永久居民之所以不愿意成为新加坡公民,是政策上的姑息养奸,当政者没有,或者缺乏解决这一问题的政治意愿。据悉,一份英文小报报道过一则新闻:一位内阁部长夫人依然保留永久居民身份,也就是说持有外国护照;如果属实,这事件又说明了什么?

这些逐利益而居的新移民只是新加坡的过客;过客本色就是,当别处的水草更为翠绿的时候,可以无所顾忌的去追求更大的经济利益。

显然的,国家政策有必要适当的分辨与区别,过客和常客之间的利益分配,不能乱了章法。或许,思维和政策上的轻重不分,就是当下社会问题的症结。

新加坡人历来欢迎移民人口,所以永久居民享有的所有优惠,最近受到新加坡公民的大力批评之说,似是而非,有违事实。

新加坡人民向来有与外来移民分享社会资源的美德,当然,这种分享只能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大前提之下实现,超越了这一条底线,事情就得另当别论。

历史上,新加坡作为一个区域土产集散中心,是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开埠后,广泛的接纳来自世界各地,尤其是东南亚的多元种族人口移动。很长的一个时段以来,这种人力资源自由流动的政策,对新加坡,新加坡人民,和外来移民都有着互惠互利的经济好处,显示了新加坡具有包容移民人口的社会传统。这种利好情况下,移民政策没有激发社会矛盾。

然而,1985年,政府为了扭转经济衰退,放弃原本要使用高薪推动经济转型的政策,改为引进大量的廉价外来劳动力,也就是以廉价劳力替代科技,从此开始了饮鸩止渴的政策。社会问题由此而生,到了本世纪初,社会矛盾在长年累月的积累后,变本加厉,更为紧张。

这一段历史指出,由于政府的无能,在长期处理不当之后,社会矛盾更趋白热化。而社会问题变得更为复杂有许多因素,比如,生产力在原地踏步的局限下,工人工资跟不上生活成本的上涨;外来劳动力取代本地劳动力,造成本土失业问题的日益普遍;供不应求的种种公共服务,在根本上,挤压了新加坡人们原有的生活空间。

由此来看,新加坡社会问题的根源,是来自政府的政策失败,外来人口只是问题表象,也就是说,社会问题是通过外来人口得到更具体的展现。

在这一个政治过程中,原本的重要社会议题:比如,不足维持基本生活的低工资,受高教育者面对失业的问题,以及公共服务水准日益恶化等等,都失去了焦点和必要的关注。这应该就是为何这些社会问题,长期没有获得妥善解决的主要原因。

主流舆论转移了社会问题的焦点,使到社会的失序现象被模糊为一个广泛的客工议题,随之,也就转移了当政者的政治和社会责任。可是,这一种愚弄民意的政治伎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外来人口成为政策失败的代罪羔羊,而人民对政府的控诉,也就被变质为新加坡人的排外情绪心态。

如果这一种现象解读是合理的,那么,忽略,或者,完全不知道这就是社会问题的症结,并且,在没有解决这些最为重要的课题之前,还要想方设法去加强新加坡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是不是火上加油?进一步恶化新加坡的社会矛盾?

当下新加坡急需解决的问题,不是要加强新加坡对永久居民的吸引力,而是如何让工人赚取能够维持生活的基本工资,让失业的中年专业人士就业,以及提供价格合理服务到位的公共服务。

简言之,政府应该先把自己的国民照顾好,之后,才去考虑增加移民的议题;这一种政策选择是在清楚不过。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