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英国档案看南洋大学政治

26/03/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南洋大学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一个学术问题的解读理论,可以从英殖民部的一份档案证实。就是这一份档案决定了南洋大学的政治环境,也同时解释了为什么南洋大学文凭要受到长期质疑与受到要不要被政府承认的长期困扰。

杨进发博士在《创建南大二、三事》一篇短立中记载了一些新发掘的有关南洋大学草创时期的重要历史资料。其中一份英国殖民部编号CO 1022/346档案反映了英美官方对南洋大学成立的态度与立场。

文件里的英官方是包括英国殖民部、马来联邦政府与新加坡殖民政府三方。而新加坡殖民政府是指由英国人全权治理新加坡的政府,虽然战后的首两次选举出现了本地立法议员。林德修宪报告书是在1954年2月发表,之后才出现由本地人领导的半殖民政府。

1955年4月在修宪法制下进行的大选后,马绍尔出任第一任首席部长。马绍尔在1956年6月7日辞职,由林有福接任。另外,从1948年到1955年新马是处在紧急法令状态之下,所以英国享有绝对的政治与法律权力。

在政治层面上看,英殖民部,马來亚联邦政府,与新加坡殖民政府都是采取反华人政治的态度。馬绍尔是反殖民运动的参与者,也具有反英国人的政治思想与行为,所以马绍尔是同情与支持南洋大学的创立。在南洋大学的历史里,马绍尔是南洋大学的一名朋友。林有福是英殖民政府的积极支持着,全心全意打击反殖民运动,是一个典型的反华人政治者。这些政治心态就是塑造反对南洋大学的外在环境的最核心因素。

英殖民部大臣于1953年2月16日就南洋大学创校一事发言:在现阶段的马来亚政治发展,创办一间华文大学与殖民地培养马来亚共识的政策背道而驰。

马来亚联邦政府认同这个观点,但也表示不反对建立独立的英语学院为中介让华校生进修,以便作为日后进入马来亚大学的途径。马政府未必是要支持让华校生进入大学的决策,而是着眼于本身的利害关系。因为这个决策也同时会影响到马来人的教育前途,所以在拒绝支持创立南洋大学的同时,却又要留下一个决口作为马来教育未来发展的后路。

有鑑于英殖民部与马政府皆反对南洋大学的成立。于是新加坡总督,英国的东南亚最高专员兼马大校长与马大副校长三人商议谋求对策。会议后决定4个应对策略。

1:新加坡政府肯定殖民部反对南洋大校创办的立场。同时要更进一步的认定: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在新加坡创办一家华文大学是不合时宜的事。这一项决策规范了发展南洋大学所将面对的政治环境。而政治环境又塑造了约束南洋大学的法制环境。1959年南洋大学法令的政治目的就是来自这一个源头。

2:在处理南洋大学的政策技巧上,要从学术水准这一节骨眼来制造课题。筒言之,政策是要以学术水准来刁难南洋大学。学术水准如何度量没有一个标准原则,既是一个不能轻易客观解答,更是见仁见智的主观性问题。要度量学术水准就得先解决塑造水准的制度体系的素质,那么美国与英国的大学制度体系何者为优何者为劣?白里斯葛评议会就坦然承认面对这一个困难。回顾历史,新加坡政府是从英文沙文主义的角度来度量南洋大学的学术水准。新加坡政府以学术水准等同英文言语能力水准的观点來看待这一课题。从而衍生了荒唐无知非礼的量度标准:掌握英文言语能力的优劣等同学术水准的优劣。新加坡的毕校生就是溺毙在这一条英文沙文主义尺度下。

3:由马来亚大学校长会见南洋大学创办人设法说服放弃或延迟创校;建议让马来亚大学建立中文系,或者由政府建立工艺学院以収容华校生。提出这些缓兵之计,无非是让政府有更长的时间另谋良策以挫折创办华文大学。这也表白了政府反对创办南洋大学的决心。

4:政府将不给于南洋大学的创校计划任何协助。这一项决策证实了英殖民政府自1819年以来的对待民族语文教育的即定政策:让民族教育自生自灭。

从这一份档案记录可以证实,南洋大学是政治问题而不是学术问题的政治鑑识结论是有其确实的人证与物证的支持。

《创建南大二、三事》是刊登在南大资讯第十七期。全文收录在:http://www.nandazhan.com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