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共不可能新加坡化

08/07/12

作者/来源:苏赓哲 (2012-07-03) 加拿大星岛日报
http://news.singtao.ca

早些时在这里谈及历届中国领导人喜欢新加坡的现象。何以有此现象,说得通俗些,其实是一个做婊子却又能盖个贞节牌坊的问题。这种既收实利又保名声的大学问,中国统治者很希望学到手。

历史对比起来非常弔诡,中国共产党希望向新加坡学习,用来对付反共人士的手段,正是新加坡用来对付共产党人的手段。1962年起,新加坡大捕共产党人,1987年逮捕16个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必须在电视上表示悔过。不过其中9人在1988年发表声明,他们是在严刑拷打后才在电视上悔过的。

虽然电视悔过这一套尚未在中国出现,要刘晓波、艾未未们在电视悔过也许很困难,不过手段本身毕竟不难学。上次我在这里介绍过新加坡的《内部安全法》,大家看中国的新闻,不难发现中共对待异见者、维权人士,已很娴熟地在应用这些新加坡先进模式。

当然,其中做法,多少还是有点分别的:新加坡政府在必要时,可以剥夺颠覆犯的公民资格,使他变成无国籍的人;新加坡政府在释放共党嫌犯林福寿医生和札哈里后,限制他们只可以居住在德光比沙岛和巫宾岛,并禁止和以前的政治犯接触,没有官方许可不得离开该岛。中共还没有这做法,他们相近做法是把美国当作放逐政治犯的外岛,这样做可以在国际观瞻上得分,政治犯要回国则比札哈里们难得多。
中共遭遇异议 必拖外国势力落水

值得大家注意的是,新加坡所依据的《内部安全法》,堂堂正正摆明就是用来对付国内人民,当然指国内人民中的颠覆者。中共要香港新加坡化,要求港人订立的叫国家安全法,香港建制派支持立法,是以维护国家安全,免受外国反华势力侵犯来说事的。

中共遭遇异议时,也必定要拖所谓外国势力落水。其实真正受外国势力威胁的是新加坡,弹丸小邦,相邻国家常虎视眈眈,马共和中共的关係更众所周知,设在中国境内的敌对电台要到江泽民时代才收敛起来。但新加坡却不必用仇外排外来骗取人民对严刑峻法镇压异见者的容忍。我认为这个分别,是中国新加坡化不可能成功的因素之一。

此中关係到新、中两国人民对政府「维稳」政策的不同看法。新加坡用《内部安全法》对付异见者,不免在国际上受侧目,人权团体如国际特赦组织就屡有指责声音。

可是新加坡人民没有加入国外人权组织的合唱团,因他们相信这个政府所作所为为了他们好。他们觉得官员是自己选出来的,他们廉洁奉公,为人民服务,《内部安全法》愈严厉,自己的安全和社会的稳定就愈有保障。以前我就读的学校有不少新加坡校友,他们告诉我,这确实是他们的想法。

面对的政府并非民选出来

中国人民的想法大不一样,他们面对的政府不是民选的,官员还宣称,这个政权是他们的父兄用二千万个人头换来的,谁要取而代之就必须付出同样代价。其次,现在的中共已抛弃无产阶级革命以至解放全人类口号,赤裸裸只是个权贵利益集团。他们以有悖普世人权标准的手段打击异见者,维持社会稳定,只为了让自己以至整个庞大的贪腐官僚集团获利。因此只好以仇外民族主义来遮羞。

举一个很现实的例子:目前在中国大陆,强制拆迁改建的悲剧可谓无日无之,甚至连香港人捐献的学校都拆掉改建商场。相对,新加坡也强制收地,却是要盖「组屋」,令普罗国民居者有其屋。中共如果真想新加坡化,它就会从「为人民币服务」变成为「人民服务」,就不是中共了。这可能吗?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