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低工资政策之22困境

07/07/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近日,一位新生代部长明确表示,政府更关心受高等教育新加坡人对愿景的期待课题,认为低薪工人困境是相对容易解决的问题,并且重申政府拒绝最低工资制度。三言两语证实了,新加坡低薪工人困境,并不是什么更需要关注的优先社会问题。这一种思维和心态,应该就是低社会阶层,长期面对民不聊生的主要因素。

新加坡坚决拒绝最低工资制度,从一些近年来的新闻报道,可以回顾官方的主要论述。

2010年10月,‘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认为,要突破低收入者的低薪困境,有效方法不是实行最低工资制,而是制定最低技能,并逐步提高员工的技能水平来提高薪金。…例如,…保安业全国技能鉴定证书…;“优包计划” …确保员工在指定时限内达到最低技能水平。’

2010年12月,‘李总理:有了就业入息补助计划,就是由政府出钱。这样一来,政府不但帮助了雇主,也援助他们的雇员。要是我们推行最低工资制,将把这个负担加在雇主身上,雇主因此须支付更高工资,如此一来非但无法鼓励雇主聘用更多低薪工人,还会致使他们不愿增聘工人。我们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

2011年1月,‘当天发言的议员全部反对最低工资制…认为,就业奖励计划和就业入息补助计划能够…分享国家繁荣的果实。而最低工资制不但没有这种效果,而且还会影响企业的竞争力。’

‘强制制定这样的制度会导致最低工资演变成最高工资。…这将导致这个最低工资水平成为低薪工人的工资顶限,最终还可能成为长久无法获得调整的“粘性工资”。’

2011年4月,‘全国职工总会助理秘书长在国会重申:设定最低工资不是可行的做法,那些觉得新加坡营业成本太高的公司将因此关门搬迁,而无法搬离的本地中小型企业(SME)则将面对更大压力。如果公司结业,更多国人会失业。他们能在最低工资制下找到新工作吗?我不敢肯定。’

这些有相当争议性的聪明人说法,并非为了解释社会现象的来龙去脉,其实,这类说法主要还是是为了忽悠人们,进而模糊问题的真相。

首先,提高技术技能来提高工资的方案,是增加工资中的文化含量,但是,社会问题是发生在一些低文化工人的身上,所以技术文凭的要求是直接把这群工人排挤出劳工市场。这种帮倒忙方案是闭门造车,脱离现实,因为真正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是:如何有效的提升低文化工人的生活工资。此外,实行新方案有其成本,而这些费用的直接受益者是培训公司,那么,为何不把这类培训和运作的相关成本开支,直接转换为支付给工人的工资开支?

其次,政府不但帮助了雇主,也援助他们的雇员之说,不分轻重。企业作为一个财富生产者,必然有自我保护和生存的能力,是适者生存的经济现实,何劳政府越俎代庖?政府的职责是照顾无法自我保护的弱势者,职工会的职责是维护工人基本利益;背离了这些根本宗旨,就是本末倒置。

其三,最低工资制会影响企业竞争力的说法,颠倒因果。有竞争力的企业必然有能力支付更高于最低工资的合理工资,而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则缺乏能力支付合理工资。可见,是企业素质的优劣,决定支付工资能力的大小;因此,一个低素质的企业,不会因为付低工人工资而变得更为有竞争力,换言之,阿斗就是阿斗,和支付工资的多少没有什么必然关系。

其四,最低工资演变成最高工资,将导致粘性工资的说法,杞人忧天。关键的问题不是最低最高工资,而是一个合理的工资,如果工人工资合乎情理,生活无忧,何惧工资顶限?比如,生活成本50年不变,那么,工资不也可以50年不变?

其五,新加坡营业成本太高,公司将因此关门搬迁之说如果属实,政府大可以通过政策,来削减其他的营运成本,比如,租金,运输,医疗等等企业开支,为何要优先牺牲工人利益去减低营运成本,满足企业的高利润要求?

总的来看,这些反对最低工资说法的本身,在在违背了其所倡议的竞争力说,试问,政府为何要处心积虑的去保护一些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尤其是连基本工资都没有办法应付的企业?

破产机制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让没有效益的企业倒闭,方便缺希生产因素的重新组合。新加坡讲究经济效率,信奉适者生存,却何以要袒护这些缺乏,甚至于没有经济竞争力的失败企业?

牺牲工人利益,去保护没有竞争力的企业是一种什么样的政经思维?赞成这种政策的职工会是在为谁的利益服务?

从这一个层面来看,实行最低工资制度,能够确保劳动力的有效应用。事实上,因支付最低工资而出现企业倒闭,是一个符合市场规律的经济现象:不适者淘汰。何需大惊小怪?更何况,这本来就是新加坡高薪政策的原始宗旨。

回顾当年,1979年新加坡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手段,是要提高工资,催促企业以科技代替劳力,逼使缺乏竞争力的企业释放占用的生产因素,以确保更有经济效率的企业得到足够的劳动力供应。换言之,政策的目的是淘汰没有经济效益的企业,以便更有效的利用缺希资源。

然而,这个经济转型的计划最终以失败收场,许多的因素中,经济原因主要是工资高过市场可以接受的合理价格,致使新投资戛然而止。

这历史说明了一个事实,背离了市场价格的工资都是不合理的,不论是过高或者过低,前者损害企业利益,后者牺牲工人利益,因此,合理的工资是一个符合市场规律,以及能够满足生活成本的基本工资;劳资都有合理的经济回报。

从这一个历史背景来说,一位工运议员提出的:‘我国1985年经历经济衰退的经验说明为何最低工资制在本地行不通’ 的说法是错把冯京当马凉。

高薪政策和最低工资制度是两码事;前者是重新分配资源,后者是确保低收入工人的工资足以维持基本生活需要;无论在目的和本质上都不相同,两者似是而非,要如何进行比较?高薪政策的不良结果,为何与如何可以用来否定最低工资制度?

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政府确实相信市场价格是有效的资源分配机制,那么,压低工人工资是扭曲了市场运作,让不具经济效益的企业占有,和浪费宝贵的生产因素。因此,使用反映生活现实的合理基本工资,才能够确实发挥价格有效分配资源的功用。

实际上,政府之所以拒绝最低工资制度,是不愿意放弃廉价外来劳工的经济好处,因为一旦实行了最低工资制度,当权者的既有利益必然会遭受侵蚀。在这种自我利益保护的情况下,新加坡低文化劳动者,却无奈成为低工资政策的不幸陪葬者。

另一方面,新加坡政府的工资补贴计划,为的是在不惠及外来劳工的情况下,设法增加部分新加坡人的收入。

然而,对新加坡整体经济而言,更重要的现实是,反对提高工人工资,等同反对新加坡经济转型,因为从1979年的经济政策思维来看,提高工资是从劳工密集经济,转型高科技经济的主要手段,所以说,高工资是成功经济转型的先决与必要条件。因此,否定了高工资,就是摧毁了经济转型的重要环境。

换言之,反对最低工资制度的结果,就是继续保留新加坡多年来力图放弃的低技术劳工密集经济。这应该也是为何多年来,新加坡生产力原地踏步的主要原因。

这就是新加坡的22困境。22困境是指一个互相抵触自相矛盾的行动,会造成弄巧成拙之无法解脱的不良结果,比如,维持进口低工资外劳政策,就是保留低生产力经济。因此,执政党议员们的选择是:要坚持拒绝最低工资政策,或者,要实现经济转型的国家目标?常言有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