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华文报业概述

07/11/05

作者:李尚平 日期:7-11-2005 来源:http://media.people.com.cn/
GB/22114/49489/54862/3834222.html

东南亚岛国新加坡面积只有650平方公里,全国人口330万,华人就占了76.8%(约为250万人),其他包括马来人,占13.9% ,印度人7.9%,其他人种1.4%。新加坡有4种官方语文,其中独尊英文,以之作为行政、经济和教育的主要媒介语。根据2000年的人口普查,新加坡人口中,通晓华文(看得懂华文报)的人数有149万,通晓英文的则为164万人。

新加坡媒体也反映了新加坡社会多语文的特色,无论报章或电视、电台都以4种语文出版或广播。媒体集团主要有两个,一是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td,简称报业控股),是家私营的上市公司;一是新加坡传媒公司 (Media Corporation of Singapore, 简称新传媒) ,是一家官营企业。

新加坡华文报业的演变

1923年,为了为华人商业服务及推动文教事业,新加坡华人社群领袖陈嘉庚创办《南洋商报》。当时,陈嘉庚的商业突飞猛进,所属工厂可以印刷各类产品的标头纸、包装盒等,而办报纸可以节省促销产品的广告费,所以一举两得。1929年全球经济大萧条,新加坡经济也是一片愁云惨雾,报章广告大减,《南洋商报》惨淡经营。直到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爆发,新加坡华文报销量激增,《南洋商报》又出现上升趋势。

1929年,新加坡成功商人胡文虎创办《星洲日报》,志不在赚钱,而是要办一流的报章。他不惜花钱在上海、厦门、香港各地派驻记者,而且特约上海著名画家叶浅予、黄文农、郎静山作为图画记者。

1967年,著名武侠小说作家和时评家查良镛(金庸),看到新加坡华文大报只有《南洋商报》和《星洲日报》两家,而华人又占绝大多数,于是,他和生产斧标驱风油的商人梁润之联合创办《新明日报》。与其他两大华文报纸相比,《新明日报》的风格不落俗套,版面轻松活泼,新闻多姿多彩。

新加坡华文报的历史,反映了新加坡的移民和教育史。19世纪,许多华人飘洋过海到南洋。他们当中,不少人在新加坡落地生根,可当时的英殖民地政府,并没有照顾这些人,也没有为他们的子女提供教育。因此,当时的华人社群领袖就创办华校,并从中国聘请华文教师来任教。华文报纸也应运而生,并且同华人社群一起成长。

当时,为了争取日益减少的受华文教育的新读者,《星洲日报》和《南洋商报》每一年都会展开毫无意义而又两败俱伤的竞争。1983 年3月15日,一直在激烈竞争的这两家日报正式合并,出版《联合早报》与《联合晚报》。

1989年,新加坡华文报章再一次改组,《新明日报》与《联合早报》、《联合晚报》组成新加坡报业控股旗下的华文报集团。报业控股旗下分别有华、英、马来文报章,包括《联合早报》、《联合晚报》、《新明日报》、《海峡时报》、《新报》、《商业时报》、《每日新闻》等。

《联合早报》的现在和未来

新加坡华文报纸的主力旗舰是《联合早报》,享有国际知名度,在中国大陆也受到广泛重视。

在新加坡国内,一度受忽略和歧视的华文报如今重新受到重视和尊敬,《联合早报》已成为主流体制的一部分,它在促进国家社会利益方面所发挥的积极作用更日益受到肯定。与此同时,中国大陆以及港台地区知名文化人也恢复了和新加坡华文报的密切联系,中国的新闻从业人员也再度南来,新加坡华文报又和中国文化源头重新接轨。更重要的是,这一接触除了为新加坡华文报重新提供文化资源之外,现在更为《联合早报》等提供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潜在市场。

《联合早报·电子版》的成功,无疑是借助于广大的“中国市场”(包括在中国大陆和旅居海外的中国人)。从1995年创办至今,它的浏览次数突飞猛进,不但高居东南亚各语文电子报之首,更成为国际上最受欢迎的华文电子报之一,在华人世界中发挥了极其广泛的影响力。

因此,中国的开放可说给《联合早报》提供了一个历史机遇,使它得以跨出狭小的国土,跃上世界舞台,成为一份在国际上备受推崇和敬重的知名华文报。

然而,《联合早报》在新加坡国内市场中,却面临着继续成长和发展的问题。换言之,《联合早报》在国际上所享有的声誉,在新加坡国内并没有完全获得相应的肯定和应有的经济效益。

目前,许多媒体产业都面对如何吸引年轻读者的重大挑战,《联合早报》自然也不例外。特别是在新加坡的社会语文环境中,有效地争取双语教育的年轻一代,让他们对华文报章产生兴趣,并成为忠实读者,是“早报”的当务之急。该报的目标,是要在国际和国内两个市场空间里都有长足发展。

新加坡的华文教育系统原本为华文报提供了源源不绝的读者,这广大的、生生不息的读者群本来是华文报前途的最佳保障。但1987年开始,新加坡的学校不再大量栽培真正以华文为第一语文的学生。当然,1987年只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年代———华校的没落,其实是始于20世纪60年代末期,在70年代加速,到80年代进入全速期———它象征新加坡的华文水平日益低落,这对华族文化的传承和华文报的前途都是非常不利的。虽然中国因素的出现使这种情况在近几年稍有改变,转机似乎已经开始出现,人们对华文的兴趣有渐渐回升的迹象,但总的来说,目前的情势还是相当严峻的。

确实,在英文大环境下,《联合早报》的生存并不容易。尽管华语电视广播大受欢迎,但要培养华文读者的阅读水平则仍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早报的生存,与其说是读者来源和商业广告市场的考量,倒不如说是作为一份华文大报在新加坡定位的考量。新加坡的语言与教育政策,时刻影响着华文大报,或各种严肃华文报刊的远景前途。那么,华文大众传媒的前景又如何呢?

《联合早报》现任总编辑林任君曾经指出:华文媒体将在中国茁壮成长,并且变得更具有吸引力。对一个国家来说,基于国家利益,新加坡都应该保留至少一份高素质的华文报纸,这份报纸就是《联合早报》。这是一项全国性的事业,全国上下必须各尽所能去推广它。

他说,另一方面,早报也必须有讲求实际、能和年轻读者接轨的管理层,尽力为早报争取最多的年轻读者。来自大陆、台湾、香港的商人和工人,都是华文报的读者,这些人数也相当多。除此之外,旅居新加坡的中国移民,人数也有增加的趋势。他们成为永久居民后再成为新加坡公民,最终必定成为新加坡具有高文化素养的一批核心中文读者。因此,早报不会出现读者群逐渐消失的问题。早报最大的挑战,将是如何在现实的需求中,取得平衡:一方面把报纸的素质维持在最高水平;另一方面又能配合新加坡的华文程度。

为了将《联合早报》办成一份世界级的华文报,除了瞄准中国市场之外,《联合早报》已经从2005年6月1日起在印尼印刷与发行,初期发行5000份。早报每天从新加坡把编辑完成的版页电传到雅加达,由印尼《国际日报》负责督印、发行与销售。新加坡报业控股执行副总裁(华文报/报章服务集团)胡以晨说,印尼的经济跟新加坡紧密相连,那里有上千万华裔,这是早报把发行网扩大到印尼的最佳时机。

两份华文晚报:《新明日报》与《联合晚报》

《新明日报》和《联合晚报》这两份夜间报章侧重社会新闻,读者以下层为主。在新加坡有限的市场空间里,两报的成长是建立在相对竞争的策略上,有竞争才有活力。

然而,新加坡报业控股执行副总裁胡以晨曾明确指出,两份晚间报章的读者定位雷同,也会形成3个问题。首先是内容和形象上的类似。这种“一分为二”、“齐头并进”的经营策略,契合了读者的需求,所以应该说,这是华文报集团独有的营运优势。其次是两报在营运机制上的一些重复,造成资源上的浪费。第三,两报定位和形象雷同,就不能有效地开拓相对独特的品牌。

解决以上问题,华文报集团采取了所谓“区分”策略,就是在社会新闻的基础上对两报进行有效的重点区隔。社会新闻,是两报市场定位的主轴,也是应该继续延续的优势。

胡以晨主张,在这个基础上,两报应该更有计划地开发各自独特的内容,加强个性化,树立明确的品牌资源,以形成鲜明有效的广告平台,开拓更具代表性的业务空间。

目前,《新明日报》和《联合晚报》的发行量,同样为12.5万份,两报整合起来的总发行量则高达25万份。

(作者系资深报人) 附注:本文大部分资料来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

分类题材: 南洋华社_nychinese ,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