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林语堂事件

07/03/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在南洋大学风风雨雨中的众多不幸事件之中,林语堂事件是其中一项不小的挫折。

南洋大学创办人之一的李光前心目中有两个大学校长的人选。一位是在美国定居的前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如果梅贻琦到南洋大学,他可以吸引许多散居在美国的中国学者与教授到大学授课。另一名人选是前厦门第二任大学校长林文庆的长子林可胜。林可胜是英女王奖学金得主,在爱丁堡大学学医,毕业后任教干北京协和医学院。中日战争时出任军医中将。战后前往美国从事研究工作。

林语堂是从后门进入南洋大学。据有关文献,林语堂是通过与校董连瀛洲有亲戚关系的一名女士,要求连瀛洲向大学执委会索取聘书。事成之前则先向外界宣称将前往南洋大学,同时有意聘请林可胜为副校长,从而把梅贻琦与林可胜堵在校长室门外。

林语堂在前往新加坡之前向美国报界表示,南洋大学将会成为反共堡垒。到了新加坡之后也与美国情报局来往。林语堂把大学教育政治化无非是要取得政治力量为后盾。显然,林语堂是筹集与南洋帮对抗的政治本銭。从取得聘书到反共形象的事件可以体会到林语堂的善于心计。

林语堂的聘书条件中包括车夫仆役各一名,住宅一座,须有冷气与避声设备,客厅须容数百人。此外,林语堂委任女婿任行政秘书也即是副校长,女几任校长室秘书,侄几任会计长。林家通过一肉四吃的作业把南洋大学家庭化,开创公共事业家庭化的先例。

林语堂的大学预算案是以开办‘第一流大学’为设想,所以要支付世界第一流大学的教职员薪金,比美英还要高。潘受说:林语堂的所谓‘第一流大学’,应该是叫做‘第一流高薪大学’才算名副其实。

林语堂自认建筑校舍是行政范围校董不能干涉,要拆掉那些早己经建好的校舍,另行重建。此外,林语堂提出设立基金保管委员会,要执委把二千万元建校基金交出来,由林家班全权支配,执委不得过问。

林语堂与南洋大学之间的矛盾加剧,林语堂通过律师寻求解决。其代表律师馬绍尔本着同情南大,不忍看到南大有何不幸事件发生,故安排林语堂与陈六使面谈。林语堂在律师与诸校董面前,指责陈六使背约弃信。

指责陈六使背约弃信即是恶语中伤,更是天真无知。陈六使是东南亚橡胶经济的巨孹,而橡胶交易是通过口头契约,即使是一名小小的橡胶经纪商也要有一言九鼎的信用。这一言九鼎是橡胶业的基本行规。陈六使不会背约弃信,则林语堂有喊贼之嫌。

南洋大学董事果断的壮士断腕。执委会同意付出305223元的庞大遗散费。陈六使以同样的数额回损南洋大学‘俾免浪费公款’。对林语堂而言这笔费用仅仅是半粒花生米而己,但对义踏赞助南洋大学的三轮车夫而言,这数目肯定是一个天文数字。

林语堂是在1945年10月来新加坡,于1955年4月离开新加坡,前后约半年时间。当时南洋大学正是筹建之季,还末正式上课。南洋大学是在1956年3月15日正式开课。林语堂仅是受聘于南洋大学,却还没有实际的执行过大学校长的职责,不是南洋大学的校长,理应从南洋大学的校长历史册里除名。

南洋大学的第一任校长应该是自认为‘罪魁竟扮沐猴冠’的潘受。实事上,是潘受在南洋大学面临最艰难的时刻,排除万难,实实在在的把大学扶上运作的轨道。

林语堂事件己经是半个世级之前的陈年往事,但林语堂的那一号嘴脸模式,并没有销声匿迹,反而在当今的新加坡上层社会里,似乎是又变得更为流行的一号型款。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