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说说工人党对决人民行动党

19/05/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2012年5月17日,今日报首页报道了后港补选提名日,人民行动党主席的一些讲话:‘我对工人党内部事宜没有太多了解,听起来那是相当的复杂,不过,对那些要知道事情缘由的民众来说,也具有相当的吸引力。一个接着一个,有的辞职,有的被开除,不论是什么原因,是有一些人对领导层感到不满意。’

主席对自己的人民行动党有这么的评价:‘对我们而言,我们加入政治是为了提供服务,因此,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方向,决定什么是对新加坡人最为重要,作为一个政党我们团结一致。’

‘当然,如果你加入,却不分享我们的共同目标,那么,就很难共同相处,因为在一个政党之内都没有办法共事,你可以想象,这要如何去管理一个国家,一些部长辞职,一些部长被开除,我想,那是非常的不堪设想。’

主席对前后港议员也有一些批评:‘他有了麻烦,让自己的颜面尽失,使所有的选民失望,最糟糕的是就这麽样消失无踪,一言不发,没有一句解释,或者是道歉。我认为那是非常非常的不负责任,实际上,那是傲慢。’

多年前,美国总统要求新加坡赦免对一位美国青年施予鞭刑,新加坡总理回应说,我们不可以不尊重美国总统的说话,因此,减刑两鞭。同样的,新加坡人民也不可以不尊重人民行动党主席的肺腑之言,因此,也有必要认真的去对待这些讲话,看看其中反映了一些什么,足于引发社会大众必须警惕的新加坡政治现象。

诚然,新加坡政治现象就如主席所言:相当的复杂,也相当的有吸引力。事实上,主席所言,正好比较了工人党和人民行动党在实质上的差异,以及体现了两党内部政治生态与政治思维上的大不同。

首先,按主席的评论来看,工人党应该是一个健康的自由民主政党,因为党员有权利凭借自己的政治智慧,去有效使用个人的政治权力。当党员对领导层不满的时候‘有的辞职,有的被开除’,正好证实了这一点。这种政治环境里,个人不必委屈自己的政治信仰,去进行政治妥协,所以可以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此看来,主席走眼了,没有意识到民主精神,这一个值得赞赏的层面。

在野党会有种种的纠纷困扰是合理与正常的现象,何足怪哉?之所以如此,其中的一个主要因素是这类从政者,在本质上都有相当坚强的个人政治理念,要不然,也不会从事这种有功无偿,打破要陪的亏本生意。这正是一群肯为政治信念做出个人牺牲的好汉。

因此,坚持自己观点既是一项优点,却也是一个合作上的瓶颈。妥协是政治交易的艺术,当然,理念越是接近,则合作的机率必然更高;纠纷未必是件坏事,那不过是一个必要的磨合过程。这一道政治工序,是一名真正的政治业者不可或缺的历练过程,当下新加坡政治环境里,也只有在野人士有这么一种必要的严峻考验。

这一种适者生存的政治环境里,个人只能靠自己的能力,通过博弈去满足和争取自己所要的政治目标;没有施与受的关系,也就没有谁亏欠谁,没有谁应该理所当然的得到些什么好处。

对于新加坡这么一个政治封闭的社会,在野党之党内和彼此之间的争论和纠纷,对社会整体有莫大的好处,人们可以从百家争鸣中,知道和了解政治和政策上的另外一些有可行性的选择,比如,民主党提出的新经济策略思维和新的医疗保健方案,工人党提出之包容性多元化的新政治愿景。

更重要的是,在野党内外的多元竞争活动,丰富了新加坡的政治生态,在在促进了人们的政治觉醒意识,以及提升民众对政治现实的深层认知。这一种政治过程是建立国家认同感,和国家意识的必要和必经之路;李光耀的无国论,正好说明了新加坡至今还未曾进入这一个建国的关键性历程。试问,那是谁的历史责任?谁是这种政治格局的最大受害者?又是谁从中得益?

另外,体制外的这一种自由政治竞争机制的存在,可以体现出在野党组织是一个有生命力,朝气勃勃的政治群体。健康的政治环境才能培育成熟的政治人才,看来,这些体制外的政治生力军,应该就是新加坡未来的建国希望所在。

把这一个理论套用到人民行动党上看看,朝野之间的倒立形象鲜明,一目了然。就以主席本身的政治生涯来看,仕途一帆风顺,那是通过政党政治博弈?还是体制上的施与受关系?

从人民行动党的历史来看,除了李光耀那一代之外,其他的后来者,就如李光耀卸下总理职位时的感慨:接班人都没有在政治大海游泳的实战经历。这不就是新加坡人民为何会有王小二过年的不幸尴尬吗?

其次,‘我们加入政治是为了提供服务’说得中听,问题却是谁在为谁提供服务?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自我利益服务?要如何去界定这个现象?不难,如果说,一位部长的心脏大手术只需区区八元,那么,人民的普通伤风咳嗽感冒发烧等小毛病,相对来说应该也只需要最多八角的医疗费用;如果现实并非如此,这说明了些什么?是谁从现有体制上,拿到更多的好处?是谁在为这些拿好处的特权阶层服务?羊毛出在羊身上;八元的心脏大手术,是不是大多数补贴小少数的制度设定结果?再深入想想,为何不是人人都可以享受八元大手术?

一位资深报人认为高薪政策的结果是,人民行动党只招收了那些没有冒险精神的务实功利主义者;从政主要是为了金钱上的好处。一个为了物质利益的从政者,只是为了自己个人的利益从政,虽说无可厚非,却也不必自命清高。在新加坡,公务员转轨当部长,司空见惯,不过是职业上的更上一层楼,讨个更好的生计,算不上什么为人民服务的政治使命。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方向…我们团结一致’的说法,换个角度来说,那是在一言堂的环境里,一群人没有个别自己的政治信念,因为每个人都把皇上放在心里,所以自然而然的大家都有一个共同方向,并且思想行动一致;那就是,集体的衷心为政权服务。

‘如果你加入,却不分享我们的共同目标,那么,就很难共同相处’;显而易见,所谓我们的共同目标,就是维护李光耀政治思维,和巩固李光耀政权。贯彻了指导政策方向的李光耀政治思维,其所设定的政策结果就必然是要强化李光耀政权。举个例子,选举制度的因时制宜,不断修订,就是确保当权者可以持续执政。

此外,由于有了要加入人民行动党就要分享共同目标的先决条件,这排除了在党内挑战李光耀政治思维的可能和可行性。当然,施与受关系的结果是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方向…我们团结一致’是如此的必然。

新加坡统治阶层的这种臣服顺从政治生态,使到好些不当的政策得以始终贯彻执行,比如,严重偏差的双语教育制度,45年来塑造了无数文化断线的新生代新加坡人。主流社会为何视而不见?没有人胆敢指出那是一件皇帝的新衣?

其三,‘…使所有的选民失望…没有一句解释,或者是道歉。我认为那是非常非常的不负责任,实际上,那是傲慢。’这位犯错者,自知理亏,无颜见江东父老,故就此隐去,默然接受社会舆论的挞伐,被开除党籍,并且丢失了名利兼收的国会议员议席。这是一个用行动去承担责任和接受惩罚的适当行为。一件错事只需一次惩罚是基本法理,落井下石有欠大度,是不雅行为。

回头看看,事件发生后,肇事者没有怨天尤人,说是百年一遇,或者是什么的突发性偶然事故的推搪说辞。工人党壮士断臂把犯错者开除党籍,并为此丢失一个非常宝贵的反对党议席。这是一个果断,有勇气的政治担当,不知对执政党有何启示?人民行动党似乎还没有这种开明政治文化的先例?

说到让全体新加坡人失望,非常非常不负责任的这一些事情,那也不妨回顾一些日常行政上的严重失误,虽然教育,公交,住房,医疗等等方面有着不同层次的种种问题,但是,却从来没有‘有的辞职,有的被开除’现象的出现。这一种没有责任承担的政府行政,是一个不正常的社会现象。

总的来看,这说明了在新加坡政治生态环境里,正常的现象被看成是反常的事,反常的现象被看成是正常的事。形象的来说,一言堂政治是正常现象,开明政治是反常现象;一个是非颠倒的病态社会。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