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社会无力提供北欧福利

16/11/06

作者:约翰.伯顿 日期:2006-11-16 来源:《金融时报》http://www.chuguo.cn/news/75358.xhtml

新加坡计划在降低公司税的同时提高消费税,这一做法加剧了一场关于收入差距的辩论。收入差距已成为新加坡最大的经济和政治问题。

联合国(UN)的数据显示,尽管按人均收入计算,新加坡是仅次于日本的亚洲第二富国,但其“收入平等”排名仅列世界第105位。

收入差距对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 (People’s Action party) 政府构成了政治威胁。在5月份的选举中,人民行动党因为这个问题而失去了选票。

新加坡一直拒绝引入全面的社会福利体系,认为这会削弱工人的积极性。但新加坡经济咨询公司— 百年纪念集团 (Centennial Group) 的玛努 巴斯卡兰 (Manu Bhaskaran) 表示: “现在已到了这样一个阶段:他们意识到自己需要建立一个有保障的社会福利网络。这是一个突破。”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Lee Hsien Loong) 最近表示,新加坡将把消费税从5%提高至7%,以确保政府能获得稳定的额外收入,用以资助低收入阶层。他还表示,政府有可能下调公司税,以增强新加坡在吸引外资方面的竞争力。

从互联网上的帖子来看,这些提议不太受公众欢迎。常见的抱怨是,提高消费税对低收入群体的打击最为沉重。鉴于新加坡政府对媒体的控制,互联网已成为地方讨论的主要论坛。

“消费税是递减的,” 新加坡联昌国际研究 (CIMB-GK Research) 的地区经济学家宋诚焕 (Song Seng Wun) 表示。“对收入最低的20%人口来说,通胀相对高一些,为2.2%,而新加坡的平均水平为0.5%。”

但巴斯卡兰相信,政府也许会调整社会福利支出,将税收对穷人的冲击降至最低。他表示:“这取决于政府拿什么来抵消影响。”

李显龙表示,政府将通过提供教育和住房补助及工资补贴等, “向较低收入人群倾斜。”

新加坡政府将收入差距的不断扩大,归咎于全球化对其开放型经济的影响。由于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收入差距状况的显著恶化,新加坡目前的收入差距已达到1965年独立以来的最高水平。人们担心,新加坡人口的日益老化和低出生率,将使收入差距进一步加大。

低技能工人的工资已经降低。新加坡没有设立最低工资和完善的失业保险,外国临时工人的大量涌入也对工资水平构成下降压力。新加坡政府表示,要保持新加坡相对于亚太低成本国家的竞争力,它的立场是必要的。

新加坡多数的社会福利开支,来自一个强制储蓄计划,按揭贷款、医疗保健和养老金费用都由这个系统支付。但在工资水平较低时加入该系统的工人发现,由于生活费用大幅增加,退休后难以为生。

李显龙表示,新加坡无力采用北欧国家的福利体系,因为这会推高成本,而且“不会再有投资进入。”

相反,预计新加坡将坚持现有模式,结合针对性的政府福利援助与私人慈善捐助,向需要的人群提供额外资助。

新加坡政府相信,持续的经济增长最终会让低收入群体受益。李显龙表示:“我不认为收入差距会无止境地扩大下去。”

但一些经济学家提出了质疑,怀疑提高消费税会影响新加坡吸引更多的游客,因为新加坡的物价已经高于毗邻的马来西亚和泰国。

反对团体表示,新加坡负担得起将更多费用花在穷人身上,因为按国内生产总值 (GDP) 衡量,新加坡政府的财政储备居于世界前列。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