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杜进才告诫南洋大学

02/03/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60年7月1日杜进才在南洋大学大学周开幕的致词,在实质上反映了人民行动党政府对南洋大学的看法,以及从这一种观点衍生出來的告诫。

此时的南洋大学正值多事之秋。1959年白里斯葛会报告书与1960年魏雅聆报告书,先后对大学学术提出负面的批评,在在都在困扰着南洋大学的师生。学生会于是举办大学周,通过多样的文艺活动以及展示学术研究作业,从而向社会大众展示大学的学术活动。

这是一篇相当精简的演讲稿只有六段,而其中对南洋大学的告诫是在第五段。

‘一颗种子,是不可能在荒芜的士地上发芽茁长的,也没有植物能够在异于原来的自然环境中长成,南洋大学的情形也是一样。只有那些负责南洋大学和在南洋大学读书的人充份意识到建立南洋大学的气候和环境的时候,南洋大学才会有可能发展,我所指的气候就是新加坡和马来亚的气候。除非南大能够使自己适应这种环境,要它茂盛地完全成长起来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希望当我们正在为我们的子女的高等教育而工作的时候,我们不会忘记我们是不可能在东南亚的政治士壤上栽种中国的果树的。’(南洋大学走过的历史道路:289)

杜进才是人民行动党的首任主席,从1954年至到1981年为止。从1959年新加坡自治邦时代开始直到1968年是新加坡副总理。李光耀在1960年代中未期为了巩固自己的绝对政治权力,开始以自我更新的口号逐步淘达创党建国的政治元老,从而导至了杜进才的政治滑坡。杜进才在1968年到1981年间分别出任科学工艺以及卫生部长;与此同时,在1968年到1975年其间出任新加坡大学校长。无官职之后成为后座认员至到1988年,过后在时不于我的情况下无奈退出新加政坛。

回溯历史,杜进才在当时应该是以新加坡副总理的身份告诫南洋大学的理事会,师生以及关心南洋大学与华文教育的华人社会。在那历史时段里,后殖民时代的政治权力斗争使到华文教育成为一个被逼害的族群文化。

这时候的新加坡刚以自治邦的政体出现,实际上还是一个半殖民的社会。在殖民历史里,华社母语教育与文化在长时期的面对政治淘汰的威胁下,唯有力保母语在社会里的生存空间。这仅仅是一个苟且偷生只求自保的格局,在根本上不存有所谓华文沙文主义思想。更重要的是,母语华社是一个弱势的社会团体,即没有金钱财富的势力,更没有政治权力的支持,可以把自认为优越的华人文化与言语强加于他族。回顾新加坡的教育历史,新加坡只有官文的英文沙文主义,因为政府政策认定英文教育优越于母语敎育。实际上,在新加坡从来就没有过民间的华文沙文主义,对华文教育者的华文沙文主义的指责,纯粹只是一个反华人政治的政治插赃手段。这一个政治指责与新加坡历史现实全然不符。

杜进才的种子寓言无非是再次提醒南洋大学理事会,师生以及关心华文教育的社会人士,必须了解与接受当前新加坡及马来亚的政治气候。杜进才直接了当的指出华文敎育的种子是不可能在有异于原来的自然环境中长成。这也就是说南洋大学必须自我改变以适应政府即定的语文教育政策,不然的话,要它茂盛地完全成长起来是不可能的。杜进才的最形象的言辞是:我们是不可能在东南亚的政治土壤上栽培中国的果树的。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