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原貌编纂几百篇学生运动史料

06/05/12

作者/来源:叶德民 http://www.nandazhan.com

对《新加坡学生运动珍贵史料选》的一些感想

  有朋自远方来,送了一本沉甸甸的《英殖民地时代——新加坡学生运动珍贵史料选》。据编委的介绍,书是由八位受华文教育“记忆衰退与老眼昏花”的长者,花了不少的时间和心血,“收集了几百篇当年青年学生所写的文章以及各报章的原始报导”,予以细腻的梳理和保存史料的原貌编纂而成,夕阳的霞光执着地洒落狮岛。

  人民行动党在去年的新加坡大选遭受到1963年以来最大的挫折,李光耀的专横作风,再也压不住年青选民那种敢于抗拒独裁的勇气,当局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具有分水岭意义的大选”。在当局的专横手腕似乎有所收敛之际,去年5月份新加坡3位受英文教育的学者编辑了《情系五一三》,收集了学者和见证者对上个世纪50年代新加坡学生运动的一些评述。书由“策略资讯研究中心”出版,并在新加坡、新山、吉隆坡和槟榔屿等地召开新书发布会来推扩,会上讲者勐烈抨击以李光耀为首的统治集团,突破白色障碍。

  今年2月“草根书室”静静地出版了《英殖民地时代——新加坡学生运动珍贵史料选》。这两本书的内容都是涉及上个世纪50年代的学生运动,但格式风味就不尽相同,《情系五一三》大部分的作者带着浓厚的学者风味,处在当今的格局来评述当年的学生运动。《英殖民地时代——新加坡学生运动珍贵史料选》内的大部分文章,都是当年充满激情的年青人的心声以及当年各类媒体的有关报导。搜集半个多世纪前“各类书籍、报章、杂志、特刊、专辑、传单手册等原始史料”,再“一件一件披沙沥金”的艰辛工程编纂成册,那都是探索历史的珍贵素材。

  这几位长者虽然“记忆衰退与老眼昏花”,但出于对历史的执着,依然兴致勃勃不辞劳苦地构筑探索历史的平台。所有的素材分成五个章节,第一章是学运的历史背景,第二章是学运的萌芽和兴起,第三章是学运的转捩点——“五一三”事件的发生和经过,第四章是学运的成长——中学联的誔生和成长,第五章是学运被摧残。每一章节的后面都附录一些有关联的文章,同时也附录当时的相片、歌曲和美术作品,全书合共820页。当年的学生运动归纳为:1.由于战后人民普遍贫穷造成普遍失学,遂有助学运动;2.反对黄色文化提倡健康文娱活动;3.维护母语教育;4.争取基本人权和读书的权利,反对在学期间当英国殖民统治者的兵;5.在“五一三”学潮的基础上维护母语教育和学生的权益,发展同学间的友谊和扩大与其他民族学生的团结,遂有“中学联”的成立。所有这些活动都是光明、正大、纯洁、健康和正义,怎么就被英国殖民统治者及其追随者视为洪水勐兽,套上莫须有的罪嫌,予以摧残,天理何在?今天英国绅士依然满口“自由、民主和人权”,真是虚伪透顶!

  今天新加坡当权者的一些文人,花费了巨大的财力和物力来做口述历史的工程,建立了口述历史馆,也编纂成册。口述历史都是历史见证者靠记忆按自己的历史观和人生价值观来评述他接触的过去,具有颇大的偏面性,容易扭曲历史真貌。何以这些人不花一些时间去搜集反映历史真貌的原始史料呢?也许原始史料会妨碍他们制造历史!此外也有不少人撰写回忆录,包括胜利者和失败者。还有一些历史工作者努力不懈地在蒙尘的故纸堆里挖掘出被埋没原始史料,经细心整理编纂成册,为历史真貌努力耕耘,为历史长河潺潺逝去的流水留下图像。2002年出版的《南洋大学走过的历史道路》和今年出版的《英殖民地时代——新加坡学生运动珍贵史料选》,这稀有的两册书,让那年代的社会真貌“不致于湮没在沉渣泛起的污流中”,让后世看清前人走过的足迹,笔者期望历史工作者继续在故纸堆里挖掘尘封的原始史料,构筑更多探索历史的平台。

  今天,人们对半个多世纪前的历史真貌,如何看待和评价则因每个人的历史观和人生价值观的不同而有所差异,有些比较接近,有些差距较大,有些中间落墨,有些背道而驰。在历史的长河中存在着正义与邪恶、光明与卑鄙、圣洁与肮脏,历史就是在这些矛盾中前进。广东人有句话“一粒米养百样人”,有些人义正词严批判邪恶与卑鄙,有些人对邪恶与卑鄙敢怒不敢言,有些人对邪恶与卑鄙作蜻蜓点水般的批评,有些人掩饰邪恶与卑鄙,有些人维护邪恶与卑鄙。在诸多的议论和争议中,何为正义?何为邪恶?何为光明?何为卑鄙?也许会令一些人眼花撩乱!一些人也许颇难取舍!须知“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来者的知识必定越来越丰富,智慧必定越来越高,今天诸多的议论和争议必定会被后来者清理出香花与毒草。后来者也必定会分清那些是正与邪、是与非、善与恶。这就是历史的审判,谁也逃不掉!

2012/4/25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