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對王邦文失約

14/06/06

作者:李一文

1965年7月,我們一行數十位詩巫市鎮參議會的民選議員在議會主席邱炳農國會議員的領導下到新馬光觀考察。

我們的首站是新加坡。邱炳農事先和新加坡市議會聯絡,預定我們將在某天下午拜訪新加坡市議會。我們是一個小小的地方議會,新加坡當局卻以高規格形式派出國家內政部長王邦文接待我們。我那時思想傾向社陣,對人民行動党恨之入骨。當天早上當我接到通知時,便一口拒絕出席。幾個團員看到我拒絕,他們也順水推舟跟著不去。

我和玉春偷偷跑去社陣總部和社陣的國會議員謝太寶、方韻琴等會面。

下午二時正,約會時間到,新加坡市議會特派專車到我們下榻的旅館打算載人,卻發現人都跑光了。便打電話質問邱炳農,邱炳農立刻趕去我們下榻的旅館(他住在較高級的旅館,沒有和我們在一起),通過各種途徑去找我們的團員。結果有的在快樂世界shopping,有的在按摩院massage,有的去三級劇院欣賞脫衣舞…統統都被拉回來。 只有我和玉春找不到。于是便匆匆組成一隊趕去赴會。

當天晚上邱炳農來到我的房間,一進門便破口大罵,說我沒有見識,不懂外交禮節,丟盡詩巫人的臉,“共” 性難改…。

我呢,低著頭讓他罵個痛快,心里卻暗暗得意。殊不知我已和謝太寶取得聯系,他今后將會按期寄他們的党報《社陣報》給我。還有呢,在會面時,玉春還開玩笑地問方韻琴,“全權代表”在哪里?她說:“這個啊,我也不知道,你要問李光耀!”接著大家都會心地笑起來。多么親切、多么溫馨、多么難得啊!

被罵幾句,算什么! 辦大事,不拘小節嘛!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