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潘国渠与南洋大学

21/02/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潘国渠,又名潘受,字虚之,号虚舟。1930年,19岁时南来新加坡,先在叻报担任编务。20岁知遇李光前,深受器重,随后结识陈嘉庚与陈六使。先后在华侨中学,道南学校与蔴坡中华中学服务。中日抗战时协助陈嘉庚处理筹账难民的行政工作。战争时间辗转在重庆,四川,上海,香港等地从事金融工商业。1949年,38岁时回返新加坡从商。

潘国渠自南来以后与新加坡的商业,文化与教育事业皆有密切来往。作为华社的一名知识份子,也自然关心华社的动向,况且与华社领袖如李光前与陈六使等往来密切,所以对筹备华文大学一事也是一名积极参与者。潘国渠作为陈六使的文胆,对大学的来去脉龙非常熟悉。实际上,大学的许多重要文献都是出自潘国渠之手。

1955年4月3日林语堂一家四人以及其所带来的人马在领了庞大的遗散费后作猢狲散。当时南详大学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开学的行政工作,不可一分松懈。1955年5月潘国渠于是在临危授命之下受委秘书长,接手大学的工作进行洽聘院长,教授,讲师以及其他工作人员,确保大学发展工作如期完工。

南洋大学校址远在郊外,所以学生都是寄宿在校园内。因此,除了各院校建筑以及相关的教学设备,图书馆建设与设备以及藏书之外,还有学生宿舍建筑群与各种生活设备。此外,还有设立运作机制,以及招生与入学考试等等工作。由此可见,筹办开学事宜是件即庞大也即烦琐的工作。潘国渠在时间与资源极度有限的困难环境下,如期的,顺利的让南洋大学如期开课。潘国渠的领导与办事能力是有目共睹,不容质疑的。

1955年12月31日南洋大学发布了第一批聘请的文、理、商三校院长,各学系的教授与讲师等等的名单。1956年1月间各院系的教职员陆续抵达新加坡到大学报到。这时段内校舍建筑工程己达尾声,亦陆续完工,而紧随而来的是各种进口设备与实验室设备器材亦己到位静候安装。1956年3月15日下午2时南洋大学宣告正式开学。陈六使主持升旗典礼,代表新加坡三大种族的三光环校旗腾空而起。

南洋大学校旗升起的那一时刻开始,殖民政府打击南洋大学的机器也同时开动。1956年5月1日教育部长发表文告指南洋大学无权颁发学位。这一时段的南洋大学的对策与相关文献多是由潘国渠经手,力图南洋大学能够按部就班照原计划进行,不为外来势力所干扰。1957年11月南洋大学决定聘请国际著名学者组成大学评议会,以审查大学的学术水准。这是确保南洋大学文凭能够得到外界认可。

1958年3月30日南洋大学举行落成典礼,标识着大学再往前迈进一巨步。与此同时,殖民政府打击南洋大学的手段也更为直接与明显。首先,政府以打击华社知识份子的一贯政治手法在1958年褫夺潘国渠的公民权。1959年10月刚上任的新加坡总理批评南洋大学降低入学和及格标准,以及人民协会汇报南大生在求职时不敢出示大学文凭。这种说法明显不利南洋大学形象。显然的,新上台的人民行动党己经是秉承了殖民政府的反对南洋大学的意识与手法。

政府在1959年先以白里斯葛报告书打击南洋大学的士气。随着而来的是在1960年试图通过魏雅聆报告书安排政府代表参与与影响大学运作与方向。另外,在策略上政府以承认大学文凭为政治筹码来换取对大学的控制权。在这一层动机上,政府于1960年2月8日宣布承认南洋大学第一届毕业生的文凭。1960年2月10日教育部长在立法议会宣读一篇讲稿,再次批评南洋大学与质疑校董,秘书长与学生的能力,同时警告考试不可以马马虎虎,意图恐吓不再承认下届大学文凭。这讲稿力图再次打击南洋大学的学术形象。

南洋大学手无寸铁,对外在环境无能为力,只能处于挨打的下方。至此,潘国渠以四年的辛勤劳作也己经把南洋大学扶上轨道。潘国渠于1959年12月31日向陈六使主席辞去秘书长一职。1960年2月潘国渠完成了他在南洋大学的历史史命。潘国渠除了在建设大学建筑群与制度设立的贡献之外,也对南洋大学的校风有极大的影响。南洋大学是以迎新周来热诚的迎接新生,而不是以耍弄的心态来凌辱新生。这是南洋大学25年历史里的一个高贵典雅的传统美德,也是南洋大学平等与友谊精神的具体表现。

回溯历史,明显的是从1959年10月开始,人民行动党就己经决定了南洋大学是一张贬值文凭的命运。这是反华人政治策略行动的一个重要环节,为的就是确保新加坡再也没有华文知识份子。从这一个政治层面来看,南洋大学的结束,早在1959年10月当新加坡总理发表对南洋大学的观点时,停跑的倒数计时己经启动。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