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政治决策的合法与合理性

07/04/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合法与合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笼统的把决策的合法性看成合理性是不明智的;一个合乎法律规范的政治决策,未必就是合理的政策。

要了解李光耀刻意设计的新加坡政体不能单靠文本的表面叙述,必须由外表向内里层层的剖析,拿开了漂亮的包装,才能洞悉个中真相,所以不妨从三个重要的真实案例一窥究竟,看看政治决策的合法与合理之间有些什么玄机?

其一,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之后,李光耀立即进行修宪,把原本政府征用民间私有土地必须做出合理赔偿的法律规定取消,换言之,政府通过立法把必须合理赔偿,改变为不必合理,也就是不合理赔偿。从此之后,政府以廉价强行征购人民的私有土地成为合法的行政手段。这是一个合法,但是,未必合理之政治决策的典型例子。

根据官方媒体新闻,1985年,政府在四美以每平方英尺1元的价格征用600万平方英尺的地皮,地主将剩余5%之30万平方英尺的土地,发展为80间排屋和半独立式洋房。以简单的比例换算,政府是用600万元,廉价征用了可以发展1520间排屋和半独立式洋房的土地。

之后,政府在四美建造组屋,按法规,建屋局是以市价向土地局购买建屋用土地。如果土地局以每平方英尺10元的价格出售土地,政府的利润回报是10倍数;以100元的价格出售土地,其回报率是100倍数。这些私有土地以廉价买入,以市价卖出,以及其价差之间的丰厚利润收益,都是合法的行政运作,但是,关键问题是,这一种模式的财富转移是否合理?可见,合法的决策,未必就是合理的行为。

其二,李光耀在1984年4月首次提出民选总统概念,1990 年8月国会讨论第二份有关白皮书;强化的总统权力涉及:内部安全法令,维护宗教和谐法令,以及贪污调查法令。1991年2月,李光耀卸下总理职务后不久,民选总统法令正式生效。总统有权否决国家储备金的动用,否决财务政策,否决民事服务,政府公司以及法定机构的重大人事任命。更重要的是,在法制程序上总理是由总统任命,以及总统有权不同意解散国会。简言之,总统不仅仅可以动用有关法令去合法对付任何个人,也可以合法制约新上任的政府。

2009年9月2日李光耀在一所学院的5周年晚宴上,对人民行动党一旦大选败落是否会动用军队接管政权的提问回答是:因为有民选总统制的保障,所以人民行动党会和平转移政权。

这一个回应也可以解释为:人民行动党依法交出政权,之后,可以通过人民行动党认可之民选总统的宪法权力,合法的快速建立另外一个新的政治权力中心,以制衡新上任的非人民行动党政府。这其中总统有权不同意人民行动党政府解散旧国会,拒绝委任新总理,否决新政府的人选接替原人民行动党政府委任的民事服务,政府公司以及法定机构的重大人事任命。可见,总统在建立新政治权力中心的同时,可以竭尽所能去阻扰新政府的有效运作。或许,这才是民选总统制度的真正目的。

民选总统是依法使用政治权力,所以其所做所为都是合法行为,但是,这一个阻止人民通过选票要求政权更迭的政治结果,又怎么会是合理的呢?这不就等同否定了大选的实际结果?

当权者的这一套政治伎俩,不是什么新鲜事,当年,李光耀就是通过行政上的重重障碍,有效的让时任国家发展部长的政治对手,无法顺利完成建屋的责任而被革职,之后,再被开除党籍。

回顾历史,1961年输掉芳林和安顺补选的悲惨结局,应该就是李光耀在后来要立法废除举行补选时限的主要原因。当时,要不是巫统即时伸出援手,提出让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被补选搞得焦头烂额的李光耀也许早就结束了政治生涯。

其三,1965年,李光耀修宪废除举行补选的时限。补选是执政党输多赢少的噩梦,所以废除了举行补选的时限,可以让执政党有更大的政治空间去盘算定夺。

根据宪法,国会议席一旦悬空,必须举行补选,但是,废除了举行补选的时限,也就可以合法的无限期的不进行补选,换言之,有效的废除了补选的必要性。

其实,在必须举行补选的规定下,又开个小门取巧回避规范,十足是个偷鸡摸狗的勾当。然而,得益于这一条法规,人民行动党可以随意自在的评估是否有必要进行补选,因此,在1999年,2008年,2010年的三回必须补选的情况下,合法的避免了具有失败风险的补选。这说明了废除举行补选时限,对执政党确实是有好处。

当然,胜算在握和必要时,执政党也会自导自演补选事宜,1992年以吴作栋为首的马林百列集选区集体辞职以举行补选,就是为了引进张志贤。

如今,后港区议席悬空,补选何时进行却还是一个未知数,因为李显龙可以单独一人合法的,自由的,没有时间限制的去盘算如何处理这一宗棘手的政治问题,明显的,执政党的最大忌讳是制造一个再也无法回避的补选先例。

从2011大选的历史来看,人民行动党向来依赖的集选区伎俩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失去了刁难小政党的门槛效用,相反的,反而出现了弄巧成拙的危机。看来,人民行动党是在忧虑一个暂时还未知晓的下一回集选区补选的失败风险,想当年,李光耀在补选问题上也面对相似的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困扰。或许,这才是考量后港区进行补选的为难之处。

回顾这些例子,清算社会财富阶层;阻扰非人民行动党政府顺利执政;拒绝进行补选;这些都是合法的政治行为,但是,也都是违背人民基本权利的不合理行为。

由此可见,在新加坡一党独大之政治格局下,政治决策的合法性,是不能等同政治决策的合理性,因为政府可以毫无困难的,随时随意的修改相关的法律条文,把那些原本非法的政治行为,修改为合法的政治行为。

因此,新加坡没有非法政府政策的困扰,社会大众所面对的只是政府政策是否合理的问题。随着新生代的政治觉醒日益提升,社会舆论的焦点必然会逐渐转向实质性的探讨政治决策的合理性。

那么,什么样的政策才是合理的政策?

人民行动党政府的政治决策之所以合法而不合理,主要是因为修宪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维护李光耀政权的政治和经济利益,这种把个人和政党利益置放在国家和人民整体利益之前的不当行径,完全违反了民主的根本精神,也违背了人民追求民主社会的政治意愿。

从这一个观点来看,合理的政治决策必须确保国家和人民整体利益,高于任何个人和政党的利益之上。也就是说,政府为人民服务是合理的,人民为国家服务是合理的,人民为李光耀政权服务是不合理的。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