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政治制度决定经济成败?

06/04/12

作者/来源:新华网 http://finance.qq.com

  英国《金融时报》 3月3日文章 题:国家财富:政治制度是国家经济成功的关键吗?(作者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

  为什么有些社会民主、繁荣而稳定,有些国家却专制、贫穷而动荡?这些也许是社会学领域最重要的问题。

  这本论著(《国家为何失败:强大、繁荣与贫困的根源》)发人深省,两位作者麻省理工学院的达龙·阿杰姆奥卢和哈佛大学的詹姆斯·鲁滨逊确信答案在于政治。他们认为:“国家的经济成功程度不同,是由于制度不同、影响经济运行状况的规则不同、激励民众的奖励手段不同。”归根结底,这些都是政治的产物。

  两种经济制度的区别

  《国家为何失败》阐释的是“掠夺型” 与“普惠型”经济制度的区别。前者的目的是牺牲大众利益来确保少数人的富裕。后者的宗旨是让所有人平等地参与经济。奴隶制和封建制度都是掠夺型的经济制度。法治市场经济是普惠型的经济制度。

  是什么因素决定了这些经济制度?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该书比较了“掠夺型”与“普惠型”的政治制度。普惠型制度的标志性特征是集权伴以多元主义:政府必须强大到足以制约个人力量,同时又受广泛共享的政治权力控制。其他所有政治格局都是“掠夺型”的。

  因此,该书的论点是,掠夺型的政治制度会创造出掠夺型的经济制度,而普惠型的政治制度会创造出普惠型的经济制度。

  此外,这两种选择都会获得明确反馈。如果少数人把持着政治制度,他们就会操控经济活动以满足自身利益。这反过来促使掌权者极力维护自己的权力,同时促使其他人极力取而代之。在普惠型的政治制度下,由于大家可以通过自愿交换达到很高的生活水平,所以政治活动远没有那么艰险,也比较稳定。如同18 世纪和19世纪的英国辉格党和自由党一样.两位作者把1689年的英格兰 “光荣革命”视作该国坚决转向普惠型政治和经济制度的转折点。他们认为这是工业革命和世界转型的开端。

  不过,辉格党认为进步不可阻挡,但两位作者并未采纳这一观点。历史上确实会出现某些关键接合点。但是,结果“历来都无法确定,即便我们事后认为许多历史事件是不可避免的,历史的道路也还是偶然的。不过,一旦得以确立,普惠型经济和政治制度往往会形成良性循环,一个积极反馈的进程,使得这些制度更有可能持久存在甚至扩张”。这是辉格党历史观附加条件的版本。

  经济学家会觉得这种潜在论点熟悉而吸引入。但是,这种论点正确吗?如果正确,那它是百分之百的正确吗?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则是否定的。

  经济制度确实是繁荣的关键。两位作者给出的例子令人信服。他们的第一个例子是诺加莱斯。这个城市被分隔墨西哥和美国的围墙一分为二。美国诺加莱斯的富裕程度大约是墨西哥诺加莱斯的3倍。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韩国与朝鲜的对比。

  同样正确的是,政治制度影响经济制度,反过来也受经济制度影响。我们可以把法治国家创意企业家创造的财富与其他国家通过腐败、敲诈和特权获取的财富加以对比。

  因此,这个论点在相当程度上是正确的,但肯定不完全是正确的:它遗漏了太多的东西。说实话,该书对各种对立理论的探讨粗略得惊人,将之归纳为“地理” “文化”和决策者的“无知”。两位作者认为,这些因素都无法解释当前的贫困。

  这很有道理,但他们认为地理和资源无足轻重,恐怕难以令人信服。发现新大陆与英伦三岛富裕程度和影响力的提高毫无关系吗?如果英格兰是亚洲中部的内陆国家,还会出现同样的结果吗?同样,对缺少丰富活水以及钢铁和煤炭的国家来说,有可能在18世纪开展工业革命吗?

  同样,当前被战乱邻国包围的内陆小国获得的机遇也十分有限。此外,两位作者认为疾病是贫困的后果而非原因。然而,一些热带地区(尤其是在非洲)肆虐的疾病肯定是发展的障碍,至少从中期来看是如此。

  我同意,文化上的解释可能极具误导性。但是,如果没有对世界的科学解释,我们如何能理解欧洲工业和技术的进步?

  此外,50年来,经济最成功的新兴经济体是香港(特区)、新加坡、台湾(地区)和韩国。与该书的论点不同,这些地方都不是在普惠型政治制度下开始快速发展的。

  外来帮助能起什么作用?

  无论我们抱有什么样的怀疑,该书毕竟提出了三个重要问题。首先,外来帮助能达到什么目的?作者认为,在掠夺型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下,外来者所做的一切都只能助纣为虐。出于类似的原因,开发矿产资源可能会使发展前景更加黯淡,而不是更加光明。外来者的显见选择包括公布资源出口的收益,清除非法财富的海外藏匿地点,支持独立媒体。

  其次,尽管两位作者没有讨论这种可能性,但发达民主国家的发展会使经济偏离普惠型制度吗?显而易见的威胁是大银行与政府的相互联系;另一个是金钱在政治领域发挥的作用。

  这是一本才华横溢的论著,满怀热情地提出了一个重要论点,值得推广阅读。不过,它并不能对自己提出的问题盖棺定论。在研究当中,简单化是必要的。但是,在提出涵盖万事的宏伟理论时,简单化有其局限性。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