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台湾民主对中国的意义

06/04/12

作者/来源:邱璧辉 德国之声 http://www.dw-world.de

台湾大选逼近,世界各大媒体已经派出大队人马到台湾报道选举。大家注目的焦点不只在选后台湾的新政府对未来两岸的发展会有多少影响,许多人关注的还包括台湾的民主对中国民主化是不是有启迪作用。

民主不适用中国?

大部分的中国人在被问到台湾的民主能不能运用到中国时,最常给答案是:中国土地太广、人口太多,所以不能实施民主。或者回答:民主没有效率,中国还是保持现状,全力促进经济增长的好。民主是多余的,只会制造混乱。

民众热烈参与选举造势活动民众热烈参与选举造势活动

其实持这种看法的不只是广大的中国老百姓和中国政府,新加坡前内阁资政李光耀是最早提出类似看法的人之一。 他始终提倡“亚洲价值观“,认为亚洲国家不需要完全依照西方的价值观行事。李光耀因此也一直对西方国家对他专制的批评不加理会,认为西方民主不能强加给亚洲人民。因此他在新加坡一方面实施“一党执政“,另一方面全力发展经济,被国际认为他实施的是“不自由的民主” 。

反驳李光耀

李光耀的“亚洲价值观“在中国是受到许多人的欢迎,特别是中国政府。不少西方学者也认为中国太大、民情复杂,一时之间不容易发展民主。但是,在中国实施民主基本上是可能的。波鸿大学教授韩可龙(Hennig Klöter)就认为,韩国、日本多年来实施民主,可见民主在亚洲是可以生根的,而且台湾的民主成功,足以说明李光耀的说法站不住脚。韩可龙说:

“好像李光耀有类似的说法,中国大陆也这么说,他们说民主与中华文化和中国思想无关,民主无法实现。这个说法我是反对的。因为台湾受中华文化影响是非常大的,是属于中华文化圈的一分子,台湾民主化了,可见中华文化和民主并不互相矛盾。如果说有这样的文化因素在就不能民主化,我是反对的。”

台湾民主对中国的意义

海德堡大学政治学教授克鲁瓦桑(Aurel Croissant)认为,台湾民主虽然进步,但是对中国的意义不这么大。他说:

“虽然(中国大陆的人民)对台湾社会的兴趣是很高的,对台湾的文化、文学,流行音乐等等很感兴趣。但是大部分的 中国大陆民众对台湾的政治系统了解得非常有限。我的印象是:中国大陆人民对台湾政治的感受是分歧的。很多人不觉得台湾的民主是自由,反而觉得台湾的民主是活泼的“政治乱像“,没有人想要这样的政治。而且台湾太小,经济上太依赖中国,所以中国政府一点都没有觉得台湾的民主化对他会造成压力。”

克鲁瓦桑认为,台湾的民主还很年轻,因为台湾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才实施民主,而且从1996年总统直选后,民主进程才大大开展。但,另一方面台湾的民主可以被称为是“成熟的民主“,因为民主的形式是台湾人民和精英共同认同而且愿意遵守的唯一政治形式。特别是经过了多次的政党轮替之后,台湾民主已经成熟。这是值得赞扬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台湾的民主会成为中国民主化的典范。

民主可在中国发展

韩可龙则认为,台湾的民主化过程对中国是有积极意义的。中国可能需要花比较多的时间,但是中国的民主化是有可能实现的。他特别在大陆都市居民对保护消费者权益的争取中看到了民主的契机。他说:

“台湾的民主化当然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保护消费者运动的发展。现在,中国大陆特别是大都市里的居民像上海、广州等地,当地的消费者会要求他的权利。要求自己的权利和民主化当然是有关的。 中国近几年发生的许多冲突都和消费者要求更多的权利和更多参与空间有关,这些中国迟早都要面临。”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