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时穷节乃见 谢太宝南大精神

27/07/00

作者:陆庭谕 日期:27-7-2000 来源:星洲日报
http://us.share.geocities.com/
nantahfriends/nantah/chia.html

文天祥的《正气歌》说:“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

南洋大学 “ 英年早逝”、“ 浩气长存” ,人们依然爱说“ 南大精神”、“ 永垂不朽”。所谓 “南大精神”,不仅是时代性而已,实际上,那是5千年中华文化所凝聚而具体化的南洋大学,时穷节乃见,还留下个“南大精神”,万人景仰。

何为“ 南大精神”?

有南大校友列举了“南大精神”为“南八点”。我在《何不考虑马来亚南洋大学》一文中说:“但,以争取民族母语教育平等和发展民族母语母文教育到最高境界的南洋大学的精神实质由谁继承?”因为南洋理工大学校长詹道存已经照单全收,说南洋理工大学将竭尽所能,维护“南八点”的“南大精神”了。

我相信不但南大及南理大的校友都能或已经体现了 “南八点” ,所有人类都会达成而无疑。因为这是“泛道德” ,何必大学校友呢?

南洋大学是在“反帝反殖”要求独立自主民族平等的历史条件下的产物,追求自由平等的民主精神,追求科学的真善美精神,前仆后继,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不屈不挠的精神,才是南大“特立独行”的精神。

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在 《回忆录》“华校生的世界” 里有这样的记载: “华校生着跟出版《华惹》的英校生截然不同。他们生气勃勃,善于筹款。我代表他们找布里特时,告诉布里特他们能动员中华总商会的商人出钱。布里特建议收费3万元。

我转告学生,他们眼睛眨也没眨。布里特是在10月7日飞来新加坡,处理5天后开审的上诉案。早在这之前,他们便把钱送到我家来。看来他们对前往黎觉与王律师馆感到不自在,因为律师馆的主要合伙人是英国人。”

更重要的是底下这段:

“整个过程给布里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12年后出版的自传里,他还记得,当时有5千名学生整整齐齐地坐在会场里,人人手上都有一盒蛋糕、包点、花生和香蕉,过后花生壳和香蕉皮都放回纸盒里,由招待员拿走。这样,在学生们离开会场坐巴士回家时,场内依然乾乾净净。这显示出卓越的组织和后勤能力。

这一切都是按照15岁左右的男孩和女孩通过场声器发出的简单利落的命令进行的。这样的表现,任何军队的参谋看了都会高兴,我和布里特一样,也留下了难忘的印象,这是我参加这类会议的第一个。后来还参加了好多次,我从没见过英校生也有这样的表现。英校生说话没信心、缺乏自信,他们使用非母语时心理上有障碍。”

学生们要当烈士更不在话下:

“法官轮流询问被告学生是否愿意签保,学生个个都摇头,法官决心维护法治,学生们决心要当烈士。法官别无选择,只好送他们进监牢,尽管他这样做让他们能利用这个课题,在说华语或方言的群众当中煽起反政府的情绪。”

(以上是新加坡1954年513事件的片段)

当年华校生的气节这样的华文中学生的精神,也是那样的年代特有的精神。别说李资政当年被“震撼”,同时也历历在目,要在《回忆录》惊心动魄,即使不在场的我们,读起来还是“久久不能自己”。这就是中华文化在那革命年代里的“时穷节乃见”的 “强与矫”。

“于人曰浩然”,我们看见了谢太宝。这个南大精神之英的谢太宝,临难毋苟免,不屈不挠的“磨穿牢底”,比南非的黑人领袖曼德拉的25年囚禁还要多几年。他还是“不屈服”。

不争一日争千秋

“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谢太宝不争一日争千秋,视死如归,无疑的,力量来自于那个时代的学生运动、群众运动,来自于“不自由毋宁死”的信念。这种民族精神,在当时的新加坡英文学府里是没有的,李资政在回忆中一再提到。这也就是为甚么要“英化新加坡”的理由。当然,李资政及他的同僚也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雷霆万钧之势,铁腕政策,震慑了新加坡人,塑造成今日的新加坡。在踌躇志满的今天,还是“有憾焉”,因为还有个“不屈的谢太宝”!谢太宝承传了不屈不挠的“南大精神”、“不成功则成仁”的精神,必然会说“复办南洋大学”!

编者注明:在2000年,南大校友在加拿大温哥华市举行联欢会,提出跨世纪南大精神,将南大精神概括为“自力更生、自强不息、力争上游、饮水思源、重视感情、崇尚道德、爱国爱民、回馈社会”等8重点。“南八点”指的是这8个重点。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南洋华社_nychines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