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的祖墳

21/08/06

作者: niu 日期: 21-8-2006

来源: http://www.fengshui-123.com/
viewthread.php?tid=26230

轉自:http://www.66163.com/Fujian_w/
news/mxrb/030807/1_26.html

唐溪春早

时值初春,我又来到唐溪,只见山间田野一片苍绿,一群群蜜蜂在油菜花丛中飞来舞去,一对对喜鹊在松林上空喳喳欢唱,向人们预示着春天的来临。

此地是广东省大埔县古野乡唐溪楼下村,是新加坡腾飞的旗手李光耀先生的祖居地。说来也巧,我与李光耀先生的祖籍同在古野乡。1941年8月,我出生于印尼。幼年时,父亲张铿仁因参加爱国抗日活动,惨遭日寇杀害。母亲赖秀琳是福建省永定县人。我后随母回国,长期在永定县金丰大山林场当伐木工人。我的护照上写着“ 赖永和,永定人”。因此,我有两个姓,两个籍贯,两个故乡。其实,大埔与永定,山连山亲联亲,说的是客家话,同是客家山乡人。由于地处偏僻山区,生活极为艰苦,飘洋过海的人很多。因此,闽粤交界地区,成为当今著名的侨乡。

由于我是归国华侨,对华侨人有着特殊感情,所以近些年来一直致力于为海外乡亲立传,我写成了《胡文虎传》、《科·阿基诺传》。如今,我又写成40多万字的《李光耀传》。这次的唐溪之行,就是为了征求乡亲们的意见,以便对初稿再作修改和补充。

大埔县人民政府对我的写作很关心,派出专车,指派官员专程陪同我到唐溪楼下村。古野乡领导黄群武、郭集中,在村口迎接,领着我们走进大门写着“中翰第”的山坡平房。这就是李光耀先生的曾祖父李沐文之故居,现在由李光耀的堂弟李奋森居住。

刚满60岁的李奋森泡了热乎乎的山茶水,热情地款待来客。看上去,他比较消瘦,但目光炯炯有神,身板还很硬朗。他刚从田里冬耕翻土回来,用沾满泥土的手紧拉着我走进大厅,望着墙上挂的画像,恭敬地说:“这就是我们的太公(曾祖父)!”

李沐文(在新加坡又译作李博文)是村里有名的秀才,民间至今还流传着他的趣闻。乡亲们告诉我,有一次他坐客船外出,因天旱水少,河道狭小,与一运石船相遇,两船互不让路,争吵不休。石船主说:“我出个对子,你答得上,让你先过。”

客船主是文盲,被难住了,说:“ 我斗大的字识不了一箩,叫我怎么答呢?”

李沐文从船舱里站出来说:“我来答!”

石船主念念有词:

“ 船载石头,石重船轻,轻载重。”

李沐文一眼瞧见身边老人的杖,脱口而答:

“ 杖量水面,水长杖短,短量长。”

石船主顿时服输,把水路让给客船先过。欢呼声中,乡亲们才看清,李沐文原是个才11岁的小童! 从此,沐文蜚声村内外。

据《李氏族谱》记载,沐文有四个哥:沐宠、沐恩、沐琪、沐蛟。沐文最小,却最聪明,他看到家中生活困难,父母不得不把三哥沐恩卖给人家(沐恩被卖到高陂镇卓龙下村),于是16岁时就独自一人出海,远渡重洋到新加坡谋生。李沐文传下二子:云龙、见龙。

云龙在新加坡创业立家,成为船主。他传下二男三女。长子进坤,任职于洋行,后经营钟表生产。进坤传下四子:光耀、金耀、羡耀、添耀。光耀传下二子:显龙、显扬。

沐文出洋后不久生病,回乡疗养,由次子见龙在家服侍。见龙传下一子裕庆,裕庆传下奋森,也就是接待我们的李奋森。他告诉我,他有二子一女。长子永泰,21岁,女儿小珍19岁,均在深圳市做工人;次子钦泰,16岁,在家乡中学读书。正说着,钦泰骑着自行车,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这时,乡亲们都围上前来,要我介绍《李光耀传》的内容。读过初稿的乡亲,则争着向我提出修改意见。在大埔县政府官员的主持下,不拘形式的座谈会,就在”中翰第“门前,在温暖的阳光下召开了。《李氏族谱》修订主笔李清,是退休教师,他翻开线装的手抄本,对我说:“你的初稿仅说明沐文公是秀才,不太确切,据族谱记载,他是清朝官金城捐中书科中书。你看,这里记得很详细。”

我接过厚厚的 《李氏族普》,不由得心潮澎湃,这就是历史,历史就在我手上! 我突然感到自己肩负的责任,这不是一般的传记写作,而是乡亲的重托、故土的期望、时代的嘱咐。我掏出笔记本,恭恭敬敬地把《李氏族谱》有关史料一字不漏地抄录下来。

我此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弄清李光耀先生上祖的来龙去脉。《李氏族谱》记载的是唐溪李家繁衍的历史,那么,他们从何而来呢?虽然传说不少,但严肃的传记作家,需要的是确凿的史料实据。古野乡领导说,村里本来有一座李氏宗祠,里头有丰富的史料,可惜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当做“ 四旧”毁掉了。听说,里面有一块梅县松口李家上祖送的匾额《孝友传家》,对唐溪楼下村开基始祖李衍白的创业史作了总结。我说:“要是能找到那匾额,我心里就踏实了。”

“我们保存起来了!”乡亲们高兴地向我袒露秘密。原来,当“造反派”摧毁李氏宗祠时,乡亲们冒着生命危险和政治罪责,连夜把老祖宗的镶金匾额抬进深山沟,秘密存放在古楼墙缝中。

我立即跟随乡亲们,奔向名叫“盘石楼”的古楼。这座方形的大土楼,是唐溪的开居楼,历经风霜,如今已残破不堪,但两三尺宽的土墙依然十分坚固。在内厅的墙缝中,乡亲们抬出古老的匾额,虽然历经十几代人的岁月,但仍保存完好,金镶的大字,在阳光下闪烁光泽。我惟恐相机失灵,又把匾额上的文字一字不漏地记进了笔记本。

李家是福建省上杭县稔田乡李火德的后裔,曾迁至梅松口乡,传至李衍白才到唐溪楼下村定居。从匾额的记载,可见李家祖宗在艰辛的历史条件下,发挥客家传统的奋进精神,勇于开拓,在穷乡僻壤创家立业。这一传统家教,在李光耀先生身上集中反映了出来。我想起国际舆论常说的一句话:“没有李光耀,就不会有今日的新加坡。”这话一点也不过分。如果没有李衍白,没有李沐文,新加坡的历史也要改写了。饮水思源,我们倍感自豪与骄傲…

从《胡文虎传》到《李光耀传》,传主都属客家民系(阿基诺夫人的曾祖父许寰哥,其上祖是从河南省高阳县南迁而来的,亦属于客家民系)。我深深感到,客家人的确是了不起的人类群落。把我们民族的光荣传统,一代一代传播下来,对于促进世界和平进步事业的发展,意义是极为深远的。

在唐溪,沐浴着金色的阳光,我与乡亲们畅叙客家人创立家业的历史。大家说,在李光耀先生领导下,新加坡迅速腾飞,我们李光耀的祖籍地决不甘于落后,也要尽快起飞了!

临离唐溪,我们走进踏饣半窝,登上对门山坡,来到李沐文墓前,向这位自强不息的客家人,表示崇高的敬意。

墓碑上刻着红色的大字:

清授中书科中书显考华卿良雅李府君墓

男 云龙 见龙等永记

这个坟墓是由李光耀的祖父李云龙当年回乡兴建的。我们站在墓前,放眼全村,顿觉心旷神怡。我顺着波光粼粼的韩江流水,向远处望去,仿佛看到了新加坡甘傍爪哇路92号那幢建筑,李光耀先生正微笑着在草坪上踱步…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