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邓亮洪致新加坡人民书

01/12/01

作者:邓亮洪 日期:未详 来源:http://www.tangtalk.com/donation-jt.htm

各位尊敬的新加坡人民,让我以真诚的心情向你们问候,并祝大家身体健康!

自从我在1997年1月3日大选後离开新加坡到现在,巳经3年多了。我很想念新加坡!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安全地回到新加坡来。我只不过是参加大选罢了,想替华人社会发言,争取华人社会应有的权利,但是人民行动党 “好政府” 用尽各种手段,使我的人身安全受到严重的威胁,我不得不逃离新加坡,暂时避难;只因为我参加竞选,他们连我的妻儿也不放过,把我的太太弄到破产,现在被法庭报穷司困在新加坡。我的家真的破了!这无非是制做白色恐怖,以免将来再有人像我那样,出来和他们竞选 !

人民参加国会竞选就会面对”家破” 人也要 “逃亡” 的後果;不然就要 “坐牢”。当一个人在牢里受不了折磨的时候,好政府就会安排 “扣留犯人” 上电视台亮相,对著电视机照指示讲话,承认反国 (李) 家、反人民 (行动党) 等等的一切指控,在众人面前自己强奸自己的人格,强奸自己的尊严和政治理想;放出来後连走路都不敢抬起头来看人; “政治生命” 从始完蛋!再不然,就得像坚强的谢太宝那样,用屁股来把 “牢底” 坐穿!24年後才放他出来;接著下来,他还得用上好多年的生命,住在圣淘沙小岛上,半夜里单独一个人,只好和岛上孤独的炮台为伴!32年後,”好政府” 才把宪法所保障的人身自由和政治权力,还给谢太宝!因为这种种野蛮的行为,造成很少人要出来参加竞选,以免倾家破产,自己和家人及亲友,都受到连累。结果,几十年来,每次大选,有大约60%到80%的席位,除了行动党候选人外,没有反对党或独立人士参选竞争。这是世界政治第一 ‘畸’ — 既有体面又可以升官发财的国会议员席位都没人敢争坐! 绝大部份 “好政府” 的候选人,选举提名那天,就不劳而获,通通当选国议员,”好政府” 就继续拿 “高薪 “ (人民的钱)。 我们的 “好政府” 好到免除人民到投票站去投票的麻烦!真是把人民照顾到无微不致。人民的力量被解除了,人民的武功被废掉!

新加坡人民都知道:我们的 “好政府” 不欢迎 (实际上是坚决反对) 别人参加竞选国议员,在他们看来,由人民行党议员来垄断就够了,不需要别人来参议(予)国家大事。”好政府” 也不欢迎人民自由投票选举人民所喜欢的候选人。每五年一次大选,只有几位反对党和独立人士参加竞选。这几个选区里需要投票的选民,只有一种选择:投人民行动党候选人的票!不然 “好政府” 就不替 “投反对票组屋区的组屋” 翻新,那一区的居民就要遭受经济上大损失! 在投票时,许多选民是在和自己的正义道德与良心斗争,把选票投给自己喜欢的候选人呢?还是投给行动党候选人?真是一种煎熬!就是这样,”好政府” 利用 “国家的全部权力、国家的机器和国家的财力” 来威胁人民,把选票投给他们。这不是 “选举” !人民的 “自由选举权” 被 “好政府” 强奸了!

独裁政治必然把新加坡带上灭亡的道路!少数人必然得到最大的权力和利益,大多数人必然遭受损失,特别是非英语社群!

“好政府” 上台执政之前,除英殖民地政府之外,讲华语用华文的华人社会是新加坡主流社会的主流。除了英殖民地政府和英国人和他们的企业外,华社人士也有一些机会做大生意、赚大钱;有大商家和大银行家等等;我们可以有华文中小学校、办南洋大学。在 “好政府” 执政之下,这些都消失了!

“好政府” 上台後,它对人民说,为了更好,更进步,大家也要学英文。人民也同意学英文。就是这样,我本来是华校生,1968年也可以用英文正式当律师了!

慢慢地,一步步地,”好政府” 将达米尔 文、马来文和华文这三种官方语文 “官(关)” 了起来!”好政府”说,让我们接受英文为 “工作语文” 吧!现在我们发现,原来这 “工作语文” 变成了 “吃人的语文” 。工作语言把 “占新加坡总人口大多数的非英语社群的各民族人民的权力与利益”,通通 “工作” 掉,通通吃掉!

英文英语, 取代了各民族的语文. 不会英文英语的人, 全面要靠边站. 结果, 这些不懂英文或英语讲得不行的变得比较穷了. “好政府” 的精英分子解释说, 那是他们的英文不行! 现在更解释说, 他们穷是因为灭懂得电脑科技! 

在 “好政府” 里做部长、做大官、拿高薪和发大财的 “精英份子” ,到底是些甚麽东西?原来只不过是李光耀找来一批,比普通老百姓稍微精通英文一点的份子罢了!我可以告诉各位,在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澳洲等国家,有算也不算完做粗工的男女工人,他们写的英文,讲的英语,比我们的所谓 “精英份子” 好上几百倍,也比我们电台和电视台的广播员和主持人都好。在上述英语国家里的这些人民的一生,只讲英语、读英文书、看英文报刊、听英语广播和看英语电视节目,除了少数人之外,大多数人没有高科技,也没有摸过电脑!连他们的总统、总理或部长,都是这样,大多数从来没摸过电脑. 假如有,也只懂得电脑科技的一点皮毛罢了!

我也可以肯定地告诉各位,我们那些天天把 “高科技” 、 “生命科学” 和 “新经济” 等等吓唬人的新名词挂在嘴唇上的大贵大富的新加坡行动党的 “精英份子” ,也没有几个能掌握或精通甚麽 “高科技” 、”生命科学” 或 “电脑技术”。 他们和他们的亲友朋党还是能做大官、拿高薪和赚大钱,是因为他们垄断及操控全部国家的权力、国家的机器和国家的财力,而人民又无法监督他们的行为。

你们知道国家的储备金操纵在甚麽人手上?用来做甚麽或投资在那里?由谁人来监督及保证储备金不会被滥用?为甚麽三年内都无法把帐目交给前总统王鼎昌审阅,以执行他在国家宪法下之职权和责任?国家储备金为甚麽没有帐目?为甚麽没有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调查这麽严重的事情?为甚麽人民的工积金回报(利息) 率是这麽低? 退休时为甚麽工积金不够养老用?是谁人“ 好到丢了 ” 这些退休人士的利益?

人民不知道上面所列和其他种种问题的答案,是因为人民失去了监督权和国家没有有效的反对党; “好政府” 因而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负责。他们讲鬼话说:他们自己监督自己就行了!

今天非英语社群 (包括华社) 的困境,有一大部份原因是我们中了而且愿意接受 “英语神话” 宣传的毒害! “兼学英文” 变成 “只学英文” 、 “英文代替中文” 、 “不懂英文要靠边站” 、 自愿让行动党 “精英份子” 垄断政权,接受 “只有他们可以做国家领袖、做大官、拿高薪、做大生意和赚大钱” 。我们的子女 (除了极小极小部份外),读完英校出来,有的新科技知识,电脑科技,也比行动党 “精英份子” 强得多,但是,他们还是做普通工人、拿低薪、做小贩、驾德示、赚小钱或者失业!

这是我们原来学英文的目的吗?决对不是!

“好政府” 不是一次又一次对人民说,进了英文学校读英文出来後,就有 “好职业” 和 “收入高” 吗? 台湾以中文为主要媒介,台湾人的英文程度决对不比我们强。为甚麽台湾人也可以有高科技?为甚麽他们的电脑科技在许多方面比我们学英文的新加坡更发达?赚钱比我们更多?国际贸易也不比我们少?

难道“好政府”是在骗人?

是的,”好政府” 是在骗我们,一骗就几十年,而且把我们骗得服服贴贴,心甘情愿地让这些 “精英份子 (比普通老百姓稍为精通英文的家伙)” 垄断全部国家的权益!

垄断国家全部权益才是他们骗我们接受英语为工作语文的真正目的!

华社要走出今日的困境,就得像全世界各国的华人社会那样:参政!在各地的华人,虽然是属于少数民族,但这不妨碍他们参政。新加坡的操华语的华社是大族,以数量来说,是主流!为甚麽要靠边站?为甚麽只当扛轿子的角色?看人眼色?为甚麽不可以和人家平起平坐?

除鼓励华社人士出来参加竞选外,也要支持有原则和有立场的反对党人士,以便加强声势和力量,打破 “精英份子” 的垄断,在现阶段,不要太计较政治立场及看法的异同,最重紧是先打破 “精英份子” 的绝对垄断局面!

惹耶勒南律师是工人党秘书长,是我在1997年1月2日静山集选区搭挡人之一。1981年起,他参加竞选,当选为国会议员。”好政府” 的法庭,在1986年把他判罪坐牢1个月,他的律师资格也被吊消一段时期。英联邦最高法院英国枢密院,审核该案时,严厉批评新加坡法庭错判惹耶勒南律师,没犯罪而判他坐牢,没有法律公正。从他参政起,就不断面对 “好政府” 的领袖所发动的绵绵不断的诽谤诉讼案。他先後卖掉一座洋楼,一间公寓,用来付还诉讼赔偿和费用,二三十年来辛苦争来的血汗钱都贴上也不够!二十多年来和 ‘”好政府” 斗争的,只为两个字: “民主”!他坚信 “好政府” 不民主,他要打进国会发言,批评及暴露 “好政府” 不民主,如此而已。但是却付出了非常沈重的代价!

从1997年开始,以分期付款方式,巳经还给聪理吴作栋 $69,000。到现在为止,还未把全部诽谤赔偿还清。最近,又被判诽谤8位和行动党有关的印裔人士,要赔偿$233,264.60。假如不在11月3日前清还这数目, 就要判人穷籍。 如果是这样, 他将不能担当非选区国议员,也将失去参政资格。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