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反對党人的悲劇性色彩

01/04/06

作者: 林明華 日期:1-4-2006 来源:http://www.singtaonet.com:82/
op_ed/pol_op/t20060401_180007.html

鄰國新加坡看來大選在即,但新加坡式的選戰,過程總是那麼輕風細雨,既沒有馬來西亞式的激烈罵戰,也沒有菲律賓嘉年華式的人民力量,更沒有泰國馬拉松式的示威和印尼歇斯底里式的叫囂,即便是電視播出的各黨領袖競選演說,也是那麼溫文爾雅,絲毫沒有硝煙味。

自1959年以來,新加坡執政黨─人民行動党已連續11次贏得選舉。一般人都把人民行動党屹立不倒的原因歸功於有開國元勳之稱的李光耀。李氏擔任新加坡總理31年,至1990年底才把棒子交給吳作棟,而後出任內闊資政。在長子李顯龍於2005年取代吳作棟出任新加坡總理資政後,李光耀仍然擔任舉足輕重的內闊資政,成為內閣碩果僅存的第一代領導人。

事實上,在馬來西亞人眼中,新加坡就是李光耀,李光耀就是新加坡。而人們對李光耀的評價,卻往往出現兩個極端。喜歡他的人讚揚他廉能,不喜歡他的人批評他專制。但幾乎所有的人都承認,在他的治理下,新加坡只用了一代人的努力,便把一個落後國家蛻變為一個世界先進國,創造了經濟奇跡。

李光耀展現的是一種強人姿態,特別是和政敵週旋的時候,他的鐵腕手段,使他在國內外面對不少負面的批評。面對他依靠獨裁建立人民行動党王朝的批評,李光耀是嗤之以鼻的。他在回憶錄中這樣回應:“批評新加坡的人相信行動党能夠屹立不倒,是因為我們對敵對者向來毫不留情。然而這樣的解釋未免簡單化。如果我們違背了同人民締結的信約,早就被踢出局了。”

無可否認的是,不少新加坡反對党領袖,遭遇都帶有一點悲劇性,從代表左翼陣營的林清祥,到有強烈個人自由主義色彩的惹耶勒南、蕭添壽、鄧亮洪和徐順全,他們不是曾經面對牢獄之災,就是遭到起訴,落得“流亡”他國的下場。其中和李光耀曾是反殖民戰友的社陣秘書長林清祥的一生最教人為之噓唏。林氏連同100多位左翼份子在1963年一項“冷藏行動”中被捕,牢獄之災讓他精神崩潰。1965年,他在牢中試圖自殺。1969年,他放棄政治,獲准出獄,到英國讀書。他後來返回新加坡,於1996年逝世。

人民行動党在新加坡獨立後曾連續4屆(1968年、1972年、1976年及1980年)以全勝姿態贏得大選。它壟斷了國會的格局直到1981年才被打破。那是一場補選,工人党的惹耶惹南爆冷勝出,成為新加坡國會一個亮眼的小紅點。新加坡電視臺有作國會辯論現場廣播,新山人很喜歡看他在國會裏和李光耀針鋒相對、劍拔弩張的模樣。惹耶勒南和李光耀都是律師出身,兩人皆辭鋒銳利,他們之間的辯論非常精彩,至今仍讓人津津樂道。

雖然惹耶勒南是國會裏唯一的反對党議員,但他的“出鏡率”之高,當時還是引起很多人的議論,覺得那是一個刻意的安排,這個猜測後來被證實是對的。李光耀在他的回憶錄中承認,他是在利用惹耶勒南來磨練新議員,讓未曾經歷同共產黨和巫統作過鬥爭的新一代領袖和惹耶勒南較量。惹耶勒南後來兩度被李光耀起訴他誹謗名譽,結果他不但敗訴了,還因為還不起償還金而被判入窮籍,最終失去國會議員資格。

蕭添壽是新加坡一名前副總檢察長,他在1987年因被指曾和美國駐新加坡大使館一名參贊有不尋常的接觸而被內安局扣留。1988年,他參加競選,他的競選演說曾吸引大批群眾聆聽,但他最終還是敗選。他在面對逃稅指控期間,獲准前往美國醫治心臟病和出席人權會議,從此流亡美國,不再回國。

也是律師出身的鄧亮洪參加了1997年的大選,言詞銳利,引人矚目。李光耀指鄧在《亞洲週刊》誹謗他在購買兩間公寓的過程中涉嫌貪污受賄而起訴他誹謗名譽。鄧后來逃出國外,定居澳洲至今。

新加坡民主党秘書長徐順全博士原是大學裏的一名講師,以言論大膽而出位,參政後便官司不斷,曾被兩位前總理吳作棟和李光耀起訴他誹謗名譽而敗訴並被宣判破產,最近又被判藐視法庭而入獄1天。

這些新加坡反對党人的遭遇,無疑都帶有一點悲劇性,也迫使新加坡反對党人不得不在言行舉止方面更加小心翼翼,這種新加坡式的民主備受西方輿論的批評,但李光耀對此是絕不讓步的,正如他在其回憶錄中所說的:“有一件事是非做不可的,那就是跟指責我貪污或濫用職權的人直接對質。對於這類指責,我向來都會正面迎戰,從不閃避。”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