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网上自由言论空间有多大?

17/04/06

作者:未详

新加坡政府最近在国会上重申国会选举法令对互联网网站所作的竞选宣传,在大选期间会面对哪些限制。

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高级政务部长巴拉吉医生说,公众有权通过互联网或手机简讯等发表个人的政治观点。不过,如果网站被政治化,演变成宣传个人政治理念、成为对政治课题的宣传工具,网主就必须向媒体发展管理局注册成为政治网站。在大选期间,网站不准发表任何具有政治宣传意味的信息。

巴拉吉医生所发出的信息,再次引起网民在他们的博客和论坛网站上表示担心失去自由发表政治观点和言论的空间。

红豆论坛网主就在个人博客网上表示担心自己是否还能在大选期间继续在博客上写作。对于政治化网站的网主须向媒发局把网站注册成为政治网站这一点,他质疑是否连在咖啡店谈论政治也须向媒发局申请准证。

一些博客也认为此举有碍“公民新闻” (Citizen Journalism)在本地的发展。公民新闻起源于1980年代末期的美国。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范东升教授在《对外大传播》中刊登的文章指出,公民新闻的内容不是由传统媒体的专业记者采写,而是由“公民记者” (citizen reporters) 提供,网站内容也不单独由网站编辑人员充当把关人。

其实,博客网冒起初期,多数属于个人网站,如今一些博客网站也倾向于让所有网民提供消息,由博客网主把关,逐渐转向公民新闻的路线。公民新闻在本地尚属种子阶段,对政治的影响应不足介怀。

国会选举法令仍禁止政党和候选人利用音讯播客(podcast)传播政治理念。一些希望利用音讯播客报道大选活动的博客网(如 sgrally.blogspot.com) 在大选前还可以这么做,到了大选期间就不能了。

事实上,国会选举法令对互联网网站在大选期间的管制所引起的反对声浪并非头一遭出现。在上次大选之前,政府向国会提出修订国会选举法令时,参与辩论的议员都担心法令没有说明个人在网上参与政治讨论会受到什么限制,将造成人们不安。他们也担心这项法案因没清楚列明政治网站可以发表的内容,而使到在互联网上发表政治言论的无心者遭到惩罚。

不过,政府国会新闻、通讯及艺术委员会成员之一的张有福曾指出,法令条文不可能针对每一种情况作出阐释,要法律条文这么做也是不切实际的。

其实,网民仍有在互联网上发表政治观点的空间,只要不具诽谤性就不是问题。巴拉吉要求政治化的网站向媒发局注册成为政治网站,一般的博客网相信并不在此范围内。

一些受访的博客认为担心归担心,他们觉得自己有发表看法的自由。他们的博客网也不全是谈论政治观点,所以他们不会自动向媒发局注册。

一些博客也采取观望态度,看政府可接受的博客言论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人人都能发表政治言论和进行政治辩论,一般相信在大选期间以外,在互联网上发表政治言论应不成问题。但是在大选期间(即从总统颁布选举令状起至投票日当天的竞选期),网民想要进行 “公民新闻报道” 和发表有政治宣传意味的言论,就必须特别小心了。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