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1963年南大学生会告同学书

18/02/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63年是一个在新加坡政治历史上,特别重要的一个分水岭年头,2月2日,冷藏行动逮捕与囚禁了一百多位反对当权者的政党,职工会和学生组织的领袖;李光耀从此开始巩固政权。9月16日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9月21日李光耀政权赢得新加坡州政府选举,9月22日政府褫夺陈六使的新加坡公民权,9月25日陈六使辞去理事会主席;李光耀亦从此开始掌控南洋大学的发展方向。

在处理南洋大学的问题上,政府除了充分利用行政手段,如,拒绝出版准证,取消助学金,来分别对付学生组织和个别学生之外,也实行消息封锁,于是乎,社会只听到对南洋大学不利的种种消息,无从得悉大学师生对这些林林总总之负面言论的反应和驳斥。

就是在这一种时代环境下,1963年8月6日南大学生会发布了一篇三页的告同学书,报告在当前政治环境下,南洋大学所面对的艰难处境,并借此呼吁同学们,团结一致,齐心合力,共同捍卫民族教育。

这一篇告同学书记录了当年李光耀处理南洋大学的政策和手段,是研究华文教育灭亡和南洋大学历史的重要纪实文件之一,有助纠正主流论述和媒体对南洋大学的许多不实报道。

通过摘录告同学书的一些内容可以回忆当年真实历史的一些片段:
‘…我们秉承和发扬了华校学生的一贯优良传统,绝不能坐视民族教育遭人摧残…毅然投入维护民族教育的洪流。…然而,南大的耸然直立,无疑的,直接而且严重的打击了存心摧毁华文教育者…我们不难预见到在南大的发展道路上将是迂回曲折,是多波多浪而不是风平浪静…。’

‘…行动党的上台…它的平等对待四大源流教育只是挂羊头卖狗肉,它和殖民主义者,林有福政府摧残民族教育比较之下有过之而无不及…它无时不在相机行事…瓦解南大…我们的说法不是凭空捏造,是有不可辩驳的事实做为见证。

(一)16-9-59,十时,五名警方人员从印务馆中劫走大学论坛稿件。

(二)布置白里斯葛报告书,打击南大地位,声望,不根据历史背景和条件,恶意批评和攻击南大。

还有,
(一)一九五九年十二月十六日…侵入南大校园,逮捕胡水凌绪和两位同学…。
(二)拒绝发给…六种学术集刊准证,…而后又恶意污蔑,谩骂我们不学无术。
(三)一九六二年八月十二日警方逮捕民意测验人员,阻扰学术研究工作。
(四)传政治学会会长到警署盘问。
(五)一九六二年九月十二日,宣布马来亚民族运动简史为禁书,吊销史地准证,一连数天无理传问史地学会执委。
(六)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将申请助学金同学名单交由政治部审查及决定资助与否,无疑是将助学金染上政治色彩。
(七)今年二月二日,政府…逮捕二十多位同学,又吊销了我们的中英文大学论坛及政治学报,戏剧研究,大学青年,社会知识的准证。’

二 政府扼杀南大的企图昭然若揭

‘(一)行动党的首长要人都是推崇英文至上,压制华文,仇视受华文教育者。且看他们怎样说…『目前华校,巫,印校都带有种族性的,所以,它们都互相孤立起来,不相闻问,现在只有英校,我们三个种族儿女才有可能在同一教室研读,在一操场游戏,并且,到头来能够接受同一种人生的价值』…『受华文教育者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及非常积极的进取心对现实不满』…我们不期然的要问:有独立思考能力,有进取心难道不好吗? 对现实不满而要求改革难道是罪过吗?…任何企图压制这种情绪,都注定失败的。

(二)一九六一年五月二十六日,马来西亚被提到日事议程上来。… 人民行动党…替马来西亚涂脂抹粉,一方面竭尽所能,用尽电台,电视,报刊等宣传工具;另一方面,吊销进步报刊准证,恐吓印刷社,钳制言论,新闻…寻遍报刊,只有政府的污蔑我们和疯狗吠月的声明。而我们的言论不见只字…。’

三 我们的立场与态度

‘…大学的言论自由应该得到尊重,大学的尊严应该得到维护。我们坚信这不但是南大学生的要求,也是世界各大学的一致主张。因此,本会始终一贯坚持这样的原则,负起捍卫南大,拒绝侵犯我们基本权益的另有居心者。谴责那些不择手段,滥用权力胡作非为给我们套上红帽子,加上莫须有罪名…倘若我们要政府指出事实,拿出证据时,政府常常支吾其词,不知所云,陷入尴尬不堪的境地…。’

‘我们也常常看到政府应用两面政策,一会儿说南大学生学术水准不差,工作能干,社会人士感到满意;一会儿又出尔反尔,反复无常说南大学生不学无术,等等。这种前后判若两人的矛盾说法探索根源,莫非是想假借奉迎我们,讨取欢心,争取政治资本。在失望之余便落井下石加以打击的政客本色。我们在此强调指出:我们基于维护民族教育,捍卫基本权益的原则,谴责政府歧视南大,迫害我们,剥夺我们的学术自由。…’

四 同学们,关心事态的发展吧!

‘…同学们,行动党政府将会沿着现在的道路走下去,这条就是卖国卖民的道路,因此,当民族教育又一次走上风风雨雨,危机重重的十字街头,人生的基本权益又一次遭到肆无忌惮地破坏与剥夺时,我们不能再犹豫,再袖手旁观了。让我们团结一致,勇敢,坚决挺身而出维护民族教育,捍卫基本权利,让我们以白杨般的坚贞意志,为着民族的前途而起誓。

大学尊严绝不能受侵犯。
全力捍卫我们的基本权益。
还我学术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

南洋大学学生会
一九六三年八月六日’

这篇1963年南大学生会告同学书,记录了当年发生在云南园之内的一些历史事迹;综合了当时的时代背景,这一历史文献呈现了一些客观现实。

从2月2日,冷藏行动的逮捕与囚禁学生组织领袖来看,李光耀是基于维护自身政治权力的立场,来考量与处理和华文教育相关的社会问题。换言之,在李光耀的心目中,华文教育并非学习和保留民族文化的议题,而是事关人民行动党政治势力消长的政治议题,因此,政府必须使用强硬的政治手段来解决,原本只是一项文化传承的华文教育议题。

执政党有了这一种政治生存上的必要性之后,李光耀部署通过改组华文中学架构和打击南洋大学,来逐步的,慢慢侵蚀整个华文教育体系的动机就不言而喻了。从这一个角度来看,这些事实也可以合理的解释了李光耀的最终目的为何是要关闭南洋大学:从源头,一劳永逸,彻底消灭来自华文教育知识分子的挑战和威胁。

告同学书也可以证实,南洋大学的学生运动在本质上是一场华裔学生维护民族语言文化的运动,是一场抗议和反对不平等教育政策的学生活动。这是一个民主社会的基本权利活动,是合法与合理的政治行为。

回顾历史,显然的,被主流历史妖魔化的华校学生运动,和南洋大学的学生活动,都是脱离历史现实的不正确历史论述。

这一客观现实应该也反映了在民族教育的立场上,李光耀和华人社群维护民族教育的观点全然相反;李光耀秉承了英国殖民主对华人教育处处为难的歧视政策,并将之发扬光大,变本加厉,进而演化成为华人去中国化的语言和教育政策。这就是为何当下新加坡华裔学生,华文水准江河日下,一代不如一代的历史背景和原由。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