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基础华文教学模式特点分析

12/02/12

作者/来源:樊荣1,彭爽2 http://course.zjnu.cn

1. 东北师范大学留学生教育学院,吉林长春130024;
2. 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吉林长春130024

[摘 要] 近年来,随着国外把汉语作为第二语文教学的不断发展,对其教学模式的研究也日益深入。新加坡是国外将汉语作为第二语文教学的少数国家之一,教学模式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其以学为中心的综合教学法的实施,量身定制的单元教学模式,都值得我们研究关注。

[关 键 词] 新加坡;华文教育;教学模式

[中图分类号] G632.4/33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6-7469(2008)12-0064-03

随着对外汉语教学的不断发展, 汉语作为第二语文教学逐渐形成了一门独立学科。近年来,学术界尤其重视教学模式的研究, 即寻求教学模式的创新; 同时希望参照世界上第二语文教学的先进教学模式来完善和改进汉语作为第二语文教学的学科体系建设。1新加坡华文教学作为第二语文教学的概念是随着教育制度的变化而确立的。从1987 年开始,新加坡学校一律以英语作为第一语文, 即官方的行政语言,并以英语教导大部分的学科,母语则成为必修的第二语文。因此,本文所要探讨的新加坡基础华文教学虽然将其作为第二语文教学范畴来说有其“母语”特殊性,但从国内的对外汉语教学模式研究来看, 新加坡是国外将汉语作为第二语文教学极为难得的范例。

一、新加坡华文作为第二语文的背景特点

新加坡是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社会,在460 多万人口中,华族占77%,马来族占14%,印度族占7.6%,其他种族占1.4%。新加坡的官方语言为马来语(巫语)、华语(普通话)、泰米尔语和英语,但政府行政语言为英语。新加坡原本有华文、英文、马来文、泰米尔文四种不同“源流”的学校,所谓“源流”学校,就是指以何种语言为第一语文进行教学的学校。但由于政府将英语作为行政语言后,政府部门许多关键性的职位如部门主管、高级行政官等; 社会上许多的专业工作如律师、会计、建筑师等都需要良好的英文,从而这些岗位与受华文教育者无缘, 学校里华文逐渐成为孤立的单科科目,华文与其他科目的教学语言没有关系。由于英语在新加坡的实用价值,使得越来越多的家长把孩子送到英文源流学校甚至在家中人为地改用英语交流。2 从1987 年开始,政府规定中小学以英语为第一语文,并以英语教导其他科目,至此新加坡华文作为华族第二语文的地位确立。华文教学的内容及要求与以往的华校相比都有所放宽。1998 年,新加坡教育部成立了“华文教学检讨委员会”,全面检讨学校的华文教学。1999 年,时任新加坡副总理的李显龙在国会发表政策声明,宣布了检讨书的内容, 报告书对新加坡的第一语文及第二语文教育政策做出定位:“英文是共同的工作语言,将来也是如此。英文是全球商业贸易与科技用语,但母语构成我们的价值观、根源和认同感的重要部分。母语使我们认识自己的文化传统,使我们更具有平衡的、与英语世界相辅相成的世界观,所以华文教学,不只是听说读写的教学,更重要的是灌输华族文化与传统价值观。”3 2004年,新加坡教育部成立了“华文课程与教学法检讨委员会”,对华文课程进行了全面检讨,委员会认为华文课程仍应配合新加坡的双语政策, 同时需加强课程的灵活性,提高学生运用语言的能力。[4]并于2007 年修订了2002 年版的《华文教学课程标准》,从而形成了新加坡特有的以母语为第二语文的教学模式。

二、从以教为中心到以学为中心———综合教学法的实施特点

新加坡教育部在2007 版《华文课程标准》中,鼓励华文教师采用灵活多样的综合教学法, 使教学方法由原来的以教师主观意志为中心逐步发展到以学生需求为中心, 最终达到以学习效果为中心的讲求综合化、交际化的教学方法,[5] 其主要特点表现为以下三点。

(一)教师善于鼓励学生,调动学生积极性,激发他们浓厚的学习兴趣

在教学中, 华文教师采用种种方法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擅于发现各个学生的优点及长处,通过鼓励与支持, 把学生潜在的求知欲和积极性调动起来, 逐步养成用华文进行表达自我观点或积极参与华文训练的良好习惯, 让学生从中确立学习的信心并从有乐趣的活动中培养华文的运用能力。例如,老师在课堂针对一些简单的材料,发动学生进行讨论, 并将每一个学生的观点进行适当的整理或规范, 找到学生的兴奋点后充分地展开利用, 并把教学内容巧妙地藏在使学生兴趣盎然的活动当中,也可以是游戏中,鼓励参与的积极性,使学生成功接受华文思维训练, 并综合了听说读写的能力。

(二)组织学生自学、讨论,独立进行练习,体现了学生的主体地位教师进行个别的、集体的辅导,体现了教师的指导作用。

教师应及时发现学生存在的问题,有的放矢地进行重点讲解, 使学生在课堂上始终保持一种探索的精神状态, 有助于提高学生的自学能力。例如,角色扮演、故事接龙、听歌曲或文章诵读表达感受等等。

(三)重视实践运用,提高学生语言能力

由于新加坡特有的母语环境, 其中小学在华文教学中积极鼓励学生利用学校、家庭、社区等资源,开展结合生活实际的学习活动,以增加语言实践的机会, 使学生体会到华文的实际应用价值和独特的语言环境。例如,新加坡所有的中小学都会利用每年的假期组织学生到中国各地开展文化浸濡的活动,感受中华文化,进行文化交流。新加坡南洋小学推出的一项浸濡计划: 每年会派小六的学生到中国生活三个月, 和中国的小学建立友好学校的关系, 和友好学校的孩子一起上课一起生活, 感受一种全然不同的生活方式。通过这些活动,让学生除了掌握书本知识之外,并给孩子们创设更多的生活体验环境。在不同地域的文化背景生活中去体验,去感受。

新加坡政府对华文教学的要求从高到低分为三个层次:培养华文文化精英的高级华文—普通华文—不强调读写能力的基础华文。[6] 为了适应三层次的教学要求, 同时又不影响其他学生的学习进度, 新的小学华文课程采用了依循因材施教理念的单元模式来进行教学。

单元模式将学习内容分成不同范畴, 每一个范畴的学习内容称为一个“单元”。通过不同“单元”的组合与排序,单元模式为程度不同的学生量体裁衣,制定不同的配套学习,以照顾学生家庭语言背景及学习能力的差异, 使华文教学更具灵活性。如表1 所示,小学课程分为奠基阶段(小一至小四年级)和定向阶段(小五至小六年级)。奠基阶段又可分为第一阶段(小一、小二年级)和第二阶段(小三、小四年级)。按照学生的能力,奠基阶段开设华文课程和高级华文课程; 定向阶段开设华文课程、高级华文课程和基础华文课程。语言能力中等的学生修读华文课程, 语言能力较强的学生修读高级华文课程, 语言能力较弱的学生则修读基础华文课程。

(一)核心单元(Core Curriculum)[7]

核心单元顾名思义是课程中最重要的部分,其授课时间占总课时的70%-80%。它的教学目标体现了课程为华文学习所勘定的最基本要求,所以,每个学生都必须修读核心单元的内容。学生参加新加坡的小学毕业考试(Primary School LeavingExam)也将只考查核心单元的内容。

在小一、小二阶段,核心单元将重点教授听、说和识字。听、说教学的目的,是让学生能够以简单、正确的华语,在日常生活中与其他人沟通,让华语成为学生的生活语言。识字教学则让学生通过各种不同的识字方法,学习掌握汉字的规律,目的是让孩子有效识字,以提早进行阅读。需要澄清的是,学生也仍会学习写字。到了更高年级,核心单元除了听、说,也将系统地教授阅读、写作等语言技能。

(二)导入单元(Bridging Modules)[8]

导入单元的作用是把不熟悉华语的学生亲切地引进课堂的学习环境, 其授课时间占总课时的20%-30%。这些学生将通过学习导入单元得到更多的辅助。老师一般通过创设一些生活情境,让学生学习基本的听说技能和部分核心单元的字词。学生如此预习了部分核心单元的内容, 之后在学习核心单元的时候便会事半功倍。

(三)深广单元(Enrichment Modules)[9]

此外,单元模式也没有忽略那些有能力、又对华文有兴趣的学生。这些学生在学习核心单元后,能够学习深广单元,其授课时间和导入单元一样,占总课时的20%-30%。深广单元通过让学生阅读文学意味更浓、文化含量更高的文章,希望借此帮助学生增加阅读量,拓宽阅读面。

(四)校本单元(School-based Modules)[10]

在一部分学生学习导入单元、另一部分学习深广单元的同时, 还有一部分学生在学习了核心单元以后,继续学习由老师自行设计的校本单元。校本单元进一步关照学生的差异性, 是由在校教师针对各校学生的实际需要而设计的课程。通过单元模式, 教师能够更有针对性地照顾学生的学习差异,帮助不同家庭语言背景的学生,在自己能力所及的情况下, 达到最佳的华文学习效果。需要说明的是,单元模式绝非变相的分流机制,学生不是被判入固定的源流。教师将观察学生的学习进展,并与家长共同协商,为学生选择最合适的单元组合。当学生取得进步时,他们将能转换学习单元,学习更适合他们的课程。

[参考文献]

[1] 李泉. 对外汉语课程、大纲与教学模式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 291-301.

[2] [3] 谢泽文. 新加坡华文第一语文的课程设计[A]. 华文教学丛书———新加坡华文教学论文三集[C]. 新

加坡:新加坡华文研究会,2003. 96,97.

[4] 华文课程及教学检讨报告书[R]. 新加坡教育部华文课程与教学法检讨委员会,2004. 3-5.

[5][7][8][9][10] 新加坡小学华文课程标准[S]. 新加坡教育部课程规划与发展署,2007. 33-36,10,10,11,11.

[6] 郭熙. 海外华人社会中汉语(华语)教学的若干问题:以新加坡为例[J]. 世界汉语教学,2004,(3):9-13.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