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后陈六使的大学理事会

09/01/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63年9月16日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成为14卅中的一卅。数天后于9月22日新加坡政府举行大选,人民行动党赢得最多国会席位而继续担任政府。次日即9月23日,新加坡政府禠夺陈六使公民权。3日后,9月25日,陈六使辞去南洋大学理事主席。人民行动党通过政治途径,成功的结束了陈六使和南洋大学的10年关系。从此之后,南洋大学理事会步入后陈六使时期。

新加坡在大选后,临时过渡政府除了立即对付陈六使之外,更急不可待的封禁南洋大学的学生组织与逮捕学生领袖。人民行动党以强捍的手段,分别清算了南洋大学的领导层以及学生组织,极力制造了一个风声鹤唳的紧强气氛。这无非就是要威逼南洋大学就范。南洋大学理事会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故,必须急速解决大学的危机。于是在1963年10月1日南大首届理事会举行临时会议,决定委派五名代表,刘玉水、高德根、黄奕欢、陈锡九、陈期岳处理大学与政府之间的矛盾问题。

新的南详大学理事会面对局势急转的不利情况,在政治上是处于异常脆弱的地位。所以理事会是在一个强弱悬殊毫无抵抗的情况下,和政府在1963年的10月2、3、4、10日举行了4轮的谈判。过后,双方表示已经达致了改组理事会的共识。事情发展至此,人民行动党全面的掌握了处理南洋大学的主动契机。新加坡政府在解除了大学领导层的政治威胁后,改为动员职业学生在校园内对付反动学生。约8个月后,1964年4月5日,大学理事会应邀前往总理公署签发协议书,並发表6点联合声明书。

1.大学理事会同意按魏雅聆报告书,和南洋大学修正法令进行改组南洋大学。

2.政府答应南洋大学和马来亚大学冈等的待遇。

3.南洋大学作为一个学术机构不能参与政党政治和颠覆政治。

4.政府再三保证继续以华文为教学媒介语…在马来西亚宪法下…平等对待四大源流教育。

5.新加坡政府承认南洋大学学位…并将说服中央政府承认学位…政府机关己聘用600名南洋大学毕业生。

6.大学理事会的组织结构…6名政府代表中,3名来自马来亚。

1964年6月5日签定的协议书,在根本上已经把南洋大学的管理权力交到政府手上。协议书的政治结果是:首先,大学理事会答应按马来亚大学的监本改革南洋大学。政府要把南洋大学变质的政治目的己经成功完成。这也就是说南洋大学的政治斗争已经结束。

其次,政府答应南洋大学将获得等同待遇,纯是一项空洞的政治承诺。因为並设有任何具体落实计划与时间表,可以用来衡量所谓的平等待遇。其三,协议条文的真实意义,是要让南洋大学默认参与政党政治,和从事反动的颠覆活动。按字面解读,不反动的政治,比如支持人民行动党的政治活动还是可行的。

其四,第4点协议也可以解读为:政府对华文教学媒介语的保证,必须得到中央政府的宪法认可。换言之,新加坡政府开的政治支票,必须由马来西亚中央政府过帐。另外,所谓平等对待四大源流教育,就是说假如没有马来文大学,或者印度文大学,也就不应该有华文大学。简单的说,在平等对待四大源流教育的原则下,不应该有华文大学,因为华文大学的出现会使到其他种族处于不平等的地位。

其五,承认学位不表示平等就业机会,因为征聘是由公务委员会决定。所以还是出现南洋大学毕业生有文凭但沒有工作的现象。南洋大学从1959年第1届开始到1964年第6届,共有毕业生2409名,其中600人受聘政府机关,是为总人数的25个百分点。换言之,每4名毕业生只有1名获得聘用。不知马大毕业生是否也是这般同等情况?

其六,由于人民行动党己经掌握了南洋大学的命脉,大学理事会的组织结构,已无关痛痒。所以答应按大学理事会的原建议组织新理事会。另外,把政府6名代表中的3名分给马来西亚,只是政治风险的分摊。新加坡政府可以把反华人政治的代价减少。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