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封禁南洋大学学术声音

21/01/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2005年1月31日,国立大学部长论坛,李光耀回应一名学生的提问时指出:‘你可以在毫无限制情况下发表你的政治观点,把你的计划告诉其他的同学,或者,告知社会大众…如果你能够说服别人,如果你是正确的,你会胜利。这是民主。我们不会阻止任何人。’

之后,李光耀问学生:你为何不出版那些不被报馆发表的文章,学生回答:法律条规的约束造成极度困难。李光耀不以为然:‘并非如此,你是可以去注册的。’

这几句话要不是大言不惭,就应该是新加坡的大学言论自由环境已经开放。

对比当下李光耀的大学有言论自由之新观点,可以回顾当年李光耀是如何钳制南洋大学的学术自由。从中亦可以知道一些鲜为外人所知的尘封南洋大学历史,有助进一步去验证李光耀新书中的论述有多少真实性。

1962年2月27日,和3月2日,南洋大学学生会为申请大学周集刊遭拒绝,两次发表声明,强调学术自由不容被剥夺。

缘由是学生会两度向新加坡政府申请准证,在大学周期间出版6种学术集刊,如,社会科学集刊,文学艺术集刊等等;都先后被政府拒绝。大学周是总结和展示南大同学学习成绩的日子,对于提高南大的学术水准,是有着极大的的作用,而作为大学周重要内容之一的‘出版学术集刊’,无疑的,对于大学周的举办就站在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事实上,国际上那些民主国家的大学,他们对于出版学术集刊是非常重视的。

第一份声明书:…筹备了将近半年的大学周,如今,…接到了当局的一纸命令:拒绝批准!…早在去年尾,我们既依合法的手续向有关当局提出申请6种学术集刊的准证…当局…欲庄副校长全权负起出版6种集刊的责任。…法律顾问马绍而先生,也认为学生会是一个合法的团体,完全有出版集刊的权利,没有必要由学生会以外的第二者来负责。然而,当局却无视了我们合法权利,正式拒绝我们的出版准证。

为了要了解当局不准本会出版集刊的真正理由,我们曾致函内政部长…但我们接到的来信,与首次当局拒绝批准本会的出版准证的信件,内容却是一样的,并没有说明任何的理由…。

我们认为,当局拒绝本会提出申请的出版准证,是完全不合理的,因为:(一)学生会是南大法令规定下的一个独立而合法的团体,其所出版刊物,可由学生会执委负责。(二)同样为学生会主办之上届大学周所出版之学术刊物并无需副校长负责。(三)友校新大学生团体组织,其所出版的刊物,亦无副校长负责的手续。(四)本邦政府是标榜社会主义的政府,人民的言论不应被限制,而大学的学术自由更不应该加以压制。

我们要在这里郑重指出,当局的这一措施,显然是有下列的几种意图:(一)为难并打击本会举办的大学周;大学周的中心活动,是学术活动,而出版学术集刊,是举办活动的重要部分,一旦拒绝了我们的申请书,将使大学周的重要内容大为减少。前次…公演少年游,曾一度遭到当局拒绝(虽上诉复批准),这是当局为难大学的先声,而这次却是打击大学周的第二步。

(二)证明政府没有诚意对待南大,并企图打击南大的威望; 教育部长在这对南大同学学习情况没有充分了解以前,曾在立法议会公然肆无忌惮地轻意断言南大的学术水准不令人满意,…大学周,就在于让同学们的学术水准,有展示的机会,…行动党政府不但不赐予善意的协助,反而给予多方面的为难,这不就很明显的说明政府对待南大没有诚意吗?正当南大同学要籍出版集刊来表现同学们的学术水准的时候,出版准证却遭到政府当局的拒绝,这也不是更充分地说明现政府企图要打击南大的威望,为以后制造南大没有学术水准寻求更多的藉口吗?

(三)企图压制与剥夺学术研究的自由权利:学生会是代表南大同学的最高组织机构…有法人地位,有自由出版的权利。我们要指出,大学的可贵,就在于它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学术自由权利,而现政府却企图剥夺我们的这种权力,我们不得不要在此表示最大的遗憾!

第二份声明书:‘…我们愿再重申,政治此举,是严重地侵犯大学学术研究自由,同时,漠视了本会的基本权利和地位,一项将在大学周期间表现南大学生在学术钻研上获得的成绩,已经被破坏无遗了。我们为证明南大学术水准的计划,再一次地遭受挫折。这不是我们的不自爱,而是人为的阻碍。

针对内政部昨日声明,我们愿再在必须的质疑,并希望政府对所指各点,做正面答复。
一, 政府是否要否定大学有学术研究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权利?要不然,何以拒绝本会出版上述刊物?
二, 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一个法人是具有其独立的行为能力的。学生会是南大法令下的一个合法团体,它具有法定地位和独立的行为能力,何以要副校长负有关责任?这是否有意否定学生会的法定地位?无视南大法令?
三, 大学周距今只有四周,出版工作繁杂且需时间冗长,是不容拖延的。政府如果有诚意给予大学学术研究自由,承认不会的法律地位,并让大学周工作得以顺利进行,实应早日对有关问题作正面的答复与合理的解决,幸勿延误。

我们非常遗憾,内政部作的声明中曾肯定地指出,本会所欲出版的刊物是具有非学术性的政治目地的。显然的,这种指责是不公的,在有关的申请表格中,我们曾详细地列明有关刊物的性质及内容,同时更公开征稿。欢迎同学们投稿。我们的选稿态度是公正的,只要言之有理,持之有见,不论来自何种思想派别,我们都是欢迎的,内政部文告所指,只能说明其传统性的成见罢了。

我们必须再作澄清,本会上届大学周所出版的学术研究集刊,乃依出版法令出版,经政府批准且由南洋印刷社有限公司承印,有关刊物,也已遵照出版法令呈交当局备案,当局文告指出并无学术研究集刊出版一事,是与事实不符。由此可见其草率之处,无以复加。

内政部长既为人民公仆,若论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理应虚怀若谷,不应计较区区态度问题而不予接见,如此做法,不仅本会不敢苟同,且有违部长每周接见民众与下乡访问的真义了。

鉴于部长在未得本会同意前,已于本会于上月二十二日至部长函件以公布,实有不尊重本会及断章取义之嫌,为使公众人士明了全部真相,本会建议政府应将双方来往函件,本会法律顾问去函,及庄副校长复函全部公开以示公允。

最后,我们愿关心南大及有正义感的人士,对此事加以密切关注。’

从学生会这两篇声明的内容,可以回顾政府对南洋大学学术自由的种种非理性规范:政府以拒绝出版准证来剥夺学生会本应享有的学术出版自由。

在这一种情况下,一个有待解答的历史问题是,李光耀何以要用政治手段来解决一个有关学术水准的教育问题?

草创时期的南洋大学确实是有改善教育设备的必要性,但是,李光耀何以不用正当的对策,比如,增加政府对南洋大学改善教育设备的经费补助,给予对南洋大学捐款的免税优惠,善待在南洋大学工作的外来教职员,等等有益提高大学学术水准的正面协助?

这是否说明了,南洋大学根本不存在学术水准的问题,这一个问题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李光耀要用学术水准,这一个无法准确界定的标准,去拖累和消耗南洋大学的精力,有效的妨害和牵制大学的正常发展。

李光耀通过所谓的学术报告书,质疑南洋大学,再加以政府政要在重要场合发表诋毁南洋大学的不当言论,塑造了一个对南洋大学不利的社会形象。由于政府的这些单方面政治活动,都是在南洋大学无机会反驳的情况下进行,因此,拒绝学生会的出版学术集刊,更是等同剥夺大学师生,反驳对学术水准之不当批评的应有权利和机会。

回顾历史,李光耀对南洋大学的所做所为,不仅仅不利学术水准的提升,反而落井下石,以非常负面的手段冲击大学之发展契机和前景。历史学者必然要追问:为何一个国家的总理不能够公正和包容,却要如此这般的,以深仇大恨的心态去赶尽杀绝一间刚刚起步发展的本地民办大学?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