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前总统蒂凡那逝世

13/12/05

作者: Charles 日期:13-12-2005 来源: 新加坡的另类政治博客http://singaporealternativenews.blogspot.com/
2005/12/zaobaocom_13.html

企业公关网 ● 蔡添成 周殊钦 郭丽娟 卢丽珊

何思明:

没有他新加坡今日可能不一样

“如果李光耀是独立后现代化新加坡之父,蒂凡那就是独立后新加坡现代化工运之父。”

何思明(87岁)是全国职工总会的首届主席,对于多年好友兼战友的逝世,他在悲痛之余,让女儿何玉珠(西海岸集选区议员)通过电邮转述他对蒂凡那的高度评价。

何思明从50年代开始献身工运,1961年职总成立时,蒂凡那担任秘书长,他则担任主席。

何思明说,蒂凡那在动荡不安的上世纪60年代和亲共工会分子进行斗争,赢得了广大工友的支持和爱戴。

蒂凡那在斗争中扮演着重大角色,并成功地使原本支持左派社会主义阵线的工友,转而投票给倡导建立自由、民主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

他说:“要是没有蒂凡那,今日新加坡的命运可能会不一样。蒂凡那是不折不扣的新加坡之子,他那个时代的爱国者和伟人。”

何思明在1963年开始从政,曾担任勿拉士峇沙区与启蒙区人民行动党议员。他于1984年退休。

钱翰琮:

他助霸王车司机转成德士司机

蒂凡那曾经排除万难,实现成立合作社的概念,尤其是把原本不可能组织起来的德士司机给组织起来,彻底改变霸王车的运作模式。

前国会议员、前工运领袖钱翰琮(68岁)曾经帮助我国霸王车司机转变成德士司机。他就是在蒂凡那身边帮助他的华族工运领袖。

1970年5月,原本在劳工部任职的钱翰琮,突然被召到市政厅见当时的总理李光耀和职总秘书长蒂凡那。原来他们看中他是个双语人才,能协助蒂凡那搞基层活动,以成立康福,把德士司机组织起来,淘汰旧做法。

钱翰琮说:“成立合作社最大的支持者是当时的李光耀总理,但是要落实合作社还是困难重重,包括政治领导层提出质疑的声音,以及德士司机没有固定时间和地点的运作模式,都让人觉得是不可能的任务。”  

他说,那个时候失业的人很多,大家都想当司机,车少人多,能否当司机,全看大车主。另一方面,那些找不到德士驾的人,便开起霸王车。这些霸王车其实很危险,所用的都是快要“杀车”的旧车,随时会抛锚,对司机和乘客的性命都造成威胁。

钱翰琮目前是新捷运的董事,退而不休的他说:“蒂凡那是一个伟大的工会领袖,虽然他是非华族,但是他能够以浅白的英语或马来话和群众沟通,最后排除万难落实合作社,这是很大的贡献。”

谢坤祥:

他建立属于新加坡的现代化工会

蒂凡那在1961年成立全国职工总会,由于他的贡献,本地工会放下同政府对抗的立场,建立一个属于新加坡的现代化工会。

在前工会领袖谢坤祥(71岁)眼中,蒂凡那是一个真正伟大的领袖,不但在国内对工运有重大的贡献,也在国际工运受到尊重。

他受访时说:“他为职总铺设的前景是停止对抗,负起社会责任,于是才为工友建立英康保险、康福德士和职总消费合作社(NTUC Welcome,平价前身)等。”

在早期,私人保险公司只为中等收入者提供服务,低薪工人根本无法受到保护。德士司机也必须缴付很高的租金,生活无法获得保障。职总为了抑制不良商家蓄意抬高米价牟取暴利,成立了消费合作社,大大改善工人的生活。 

谢坤祥说:“他总是能深入浅出的向工友传达他的理念,让工友知道工会将在国家发展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这包括后来发起的生产力运动,让工友知道我们必须吸引外资来建设经济,同时也必须以高生产力来使经济持续增长。”

谢坤祥自1971年起担任新加坡教师联合会会长,也曾任国会议员和全国职工总会副秘书长,是本地的工运元老。

http://www.zaobao.com/sp/sp051208_512.html
前总统蒂凡那逝世
从树胶园到总统府 又黯然去国
企业公关网

蒂凡那1923年出生于马六甲一个小树胶园,是印度移民家中的第三个儿子。他出身教师,后来成为人民行动党创党人之一,还长期领导我国职工运动。

他早在二次大战时就参加政治活动。在日据时代,他身为左派人士,同马来亚共产党保持密切联系,帮助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组织地下活动和供应情报粮食。

二战后,蒂凡那在1949年于师资训练学院毕业,开始执教生涯。

在英殖民地时代,他因反对殖民主义,加入反英联盟,而在1951年被殖民地当局拘禁在棋樟山一年半,过后又在1956年关入樟宜监狱两年半。他后来放 弃共产理念,脱离跟马共的联系,于1954年联合创办人民行动党,成为新加坡建国元老李光耀资政的忠实支持者以及长期战友。

对蒂凡那来说,1955年是别具意义的。这一年他打出其政治生涯的第一战,以行动党花拉公园区候选人身份参加立法议院选举,但是却没选上。

1961年,他和工运同僚创立全国职工总会,并成为首任秘书长。1964年,他带领人民行动党攻进马来西亚政坛,以行动党候选人身份参加马来西亚联邦国会大选,赢得孟沙区议席。

后来,由于受到马来西亚政治势力打压,人民行动党选择退出马来西亚。不过,已拥有议席的蒂凡那却在马国延续他的政治生命,并创立民主行动党,成为该党的首任总秘书。

直到1968年,他因为一直都和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领导人保持密切的个人联系,而频频遭政敌攻击,愤而辞去民主行动党总秘书一职。隔年四月,他重回新加坡,再次出任职总秘书长。

在长达十年的任期中,他表现出色,在经济发展局、建屋发展局、全国工资理事会等机构和组织担任过重要职位。1976年,新加坡大学颁发名誉博士学位给他。

1979年可说是蒂凡那政治生涯另一篇章的开始。他除了在这一年五月份当选全国职总会长之外,也在安顺区议席补选中,以人民行动党候选人身份首次当选为新加坡国会议员。

在服务于职总期间,他对职工运动贡献非常大,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带领职工运动走向现代化。他在考察和研究了先进国家工运后,开始推动现代化,并为工会成立一系列合作社,如交通工友合作社、保险合作社及消费合作社等。

此外,他当选安顺区议员时,也提出设立报业理事会的构想。他认为报章若要取得公众信任,是不能通过肤浅或杂乱无章的新闻报道做到的。报业理事会的设立,既可监督报馆编采人员的素质,也能适度控制不利社会发展的过度新闻自由。

在蒂凡那努力之下,新加坡建立起和谐的劳资关系。我国工人虽成为他国眼中相当温顺的一群,但却是经济建设上非常有效的队伍,协助引导我国走向亚洲经济的领导地位。

蒂凡那在这段期间的另一个显著贡献,就是和另一位政治元老拉惹勒南一同为新加坡倡导将英文定为国家行政语言的方案。这个方案使得我国在后来的发展中,得以快速和世界主要经济体连接,对经济增长可说是厥功至伟。

除此之外,在1981年1月,当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管理层和机师协会发生严重龃龉时,蒂凡那也受政府委托,协助彻底解决这场工业纠纷。凭着他丰富的工运经验,最终成功平息纠纷,并被当时的财政部长韩瑞生委任接手管理新航及其子公司的人事部门。

1981年10月23日,当时的总理李光耀在国会动议推选蒂凡那为继尤素夫·依萨和薛尔思之后的第三任总统。他也是新加坡第一位以政治家身份出任国家元首的人选。

可惜好景不常,蒂凡那在爬上其政治生涯顶端的三年多后,当时的国会议长杨锦成医生在1985年3月28日举行的国会会议上,出人意表地宣布蒂凡那因为健康理由辞去总统职位,并宣读了他的辞职信。

随后,当时的总理、现内阁资政李光耀解释了蒂凡那到古晋度假时,因酗酒而失态并导致他辞职的始末。经过一组医生的诊断后,蒂凡那被发现因长期酗酒造成酒精中毒而处于迷糊状态。李资政当时形容那是蒂凡那个人的“大悲剧”。

与李资政隔海交锋又收回声明

然而,这个因病重而辞职的总统在1987年连写两封信给《远东经济评论》,否认自己是一名酗酒者,并声称指他酒精中毒的诊断是完全错误的。他也在信中指出诊断者并非根据医学理由作出判断,以此暗示自己是“政治摧毁行动”中的牺牲者。

过后,总理公署发表了对蒂凡那指责的澄清信。它在回应中强调诊断他的医生队伍是绝对专业的,医生作出的指示是要他进行治疗和休养。此外,总理公署在作出回应时也解释了政府和蒂凡那之间对于发出养老金给他时,以继续接受医药治疗为附带条件的来龙去脉。

这起事件才刚落幕,蒂凡那又在隔年展开另一场政治批斗。这次,他除了向外国通讯社指李资政必须在“把国家搞得更糟之前辞职”,也插手律师公会前会长萧添寿勾结外国强权的事件,指这同李资政当年在马来西亚担任反对党议员时所做的事无异。

蒂凡那在1988年5月22日在英国广播公司播放的广播节目以及向报界发表的声明中,都以言语暗示李资政曾犯过和外国合作,企图破坏马来西亚独立自主的错误行为,而引起李资政将他控上法庭,指他诽谤并要求他作出赔偿。

这起事件一直到了1993年4月19日才有了急转直下的发展。蒂凡那当时通过代表律师发表文告,收回他在1988年所发表的引起官司的声明。

而代表李资政的律师则表示接受他收回声明,不再追究并放弃要求赔偿名誉损失和讼费,整个事件才告一段落。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