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陈六使南洋大学落成典礼致辞

31/12/11

作者/来源:总督顾德爵士与陈六使华英演讲稿,
1956年3月30日 http://www.nandazhan.com

总督阁下,新嘉坡政府洎马来亚联合邦政府各位长官,各位贵宾,各位教职员,各位同学:

  今日本大学举行第一期校舍落成典礼,承新嘉坡总督顾德爵士莅临主持,各位长官,各位贵宾,不辞道远,莅临观礼,实深荣幸与感谢。

  回忆1953年本人倡办本大学,首先表示热切同情者,即其时在新嘉坡辅政司任内之顾德爵士。爵士阅报,获悉有关设立本大学消息,立即约晤本人,奖勉拳拳,愿快睹本大学之实现,并惠允给了注册问题校址问题以及其它筹备工作上一切必需之协助。今日本大学第一期校舍得以鳞次栉比;金碧相映于云南园诸山之间,校务得以依照计划,顺利发展,东南亚各地区远近来学者得以年多一年,愉快进入第三年度,皆出爵士之赐。故本大学之首功,乃顾德爵士;今日落成典礼最适当之主持人,亦非顾德爵士莫属。本人深信,爵士今日心情之喜慰,当倍甚于吾人。

  本大学宗旨,早经历次宣布,简要言之:在培养当地高级人材,在求使当地各民族间文化交流,从而促进各民族间之友谊,加强各民族间之合作。由于文化交流,吾人更进一步希望能产生一种奇光异彩,以新嘉坡及马来亚为发祥地之东南亚新文化,贡献世界,增益世界之进步与和平;相信此一希望,亦即今日参加典礼以至全东南亚各民族人士之共同希望。

  本大学办理方式,虽大略仿效中国各著名大学,然教学媒介实华英并重,且将次第开设马来语文及印度语文课程。任何学术,皆有其理论之一面,及其实用之一面。理论之一面,本大学当精益求精,日新又新,追随世界各先进大学之后,造乎高深,止于至善。实用之一面,则惟极力求其适应时代与地区之需要。今日本大学所处时代为科学惊人发达之时代,所处地区为多种民族世代相处之地区。故科学精神之提倡乃本大学之急务;多种民族文化之探讨,多种民族语言文字之学习,乃本大学之天职。徒通英文不通华文者,在东南亚不特自圃于小天地,即在整个世界亦无异自弃其半壁江山。通华英文而不兼通马来文与印度文者,亦不足大有为于今后新嘉坡与马来亚之天下。本大学根据此一认识,制订教育方针,不忘时代与地区,兼顾理论与实用,入以造车,出必合辙。是以本人屡屡大胆声言:南洋大学乃新嘉坡与马来亚联合邦之真正国民大学,将来南洋大学毕业生在东南亚各地区必为最切实有用之人材,其在东南亚各地区出路之康庄广涧,必非世界其它大学毕业生所能比拟,即在整个世界之适应性,亦当为最强。本人至今未尝丝毫动摇如上之信念。

  本大学虽为华人大众所创辨,然非华人一族所欲私,将以公开奉献于我世代相处于此之各兄弟民族,时时敞开大门,准备迎接各民族青年之有志来学者。本年度修订招生简章,降低华族以外学生有关华文之投考资格至仅须通晓华语(国语),益足证明本大学之诚意。明确言之:本大学乃此时此地华人大众于纳税义务之余,赠于新嘉坡与马来亚联合邦之崇高礼物,将为二邦政府分负高等教育责任,藉以教育其公民,俾各尽所能参与建国之大业。本大学亦永不忘记各民族人士惠于本大学以精神及物质之支持。

  本大学学生,百分之八十以上,系新嘉坡及马来亚联合邦公民,其余则来自色拉越、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香港、菲律宾等东南亚地区,今后或有来自更远者。吾人希望每一学生,守纪律,遵法令,重学业,爱学校,皆为一好学生,同时亦皆为一好父民或好侨民。吾人希望每一学生将来皆能效忠于地方国家,皆能蜚声于各界,皆能有所建树于社会。故在此求学时期,可以有政治研究,不得有政治活动。凡校外之社会事件,亦一律不得介入。吾人深知教育机关宜保持其应有之尊严,政党伸入学校,一方面出于结党从政者之短视,一才面徒使学校名存而实亡,学术有退而无进。学校不幸,即学生之不幸,学生不幸,即社会国家之不幸;社会国家不幸,试问结业从政者尚有何幸?本大学鉴念及此,故一再声明本大学为一纯学术性之教育机关,无政治色彩,无党派立场,教职员聘约,亦明文规定其言论行动不得与此精神违背。回顾开办至今二年余来,本大学学风优美,秩序良好,乃社会共见之事实。1956年10月,新嘉坡发生暴动,所有各级学校,概停课多日,独本大学呜锤如故,弦歌不辍,即其明证。于此具见本大学师生之同心同德,以及爱学校爱地方之精神。此种难能可贵之光荣表现,应惕厉有加,垂为传统,并进而为地方上其它学校之示范。

  本大学第五届各地委员会代表大会己通过托由律师草拟之“南洋大学法令”,是项法令再送经新嘉坡立法会议审议通过,即将成为本大学久远性之宪章。法令中中心组织为理事会,包括本大学各地区会员代表,教职员代表,毕业生代表,以及当地政府代表。就学校事务言 此种组织盖欲使政,董,教,学四方面打成一片,收群笛群力之功。就地方事业言,此种组织盖欲使政府与人民打成一片,无彼此异趋之憾。以最公开态度,求最紧密合作,将为本大学永矢弗渝之特殊精神,亦将为本大学达成使命之坚强基础。

  本大学己筹之款若干,己收之款若干,一一按时列载于报端。筹之收之,建之设之,经之营之,无敢或懈。本大学力求谨慎不疏忽,撙节不浪费。使有疏忽浪费,则计入为出,宜不能有今日之规模与设备。谓本大学之基金已足乎?则距离理想尚远,事业无止境,高等教育事业尤无止境,基金固多多而益善。谓本大学之基金不足乎?则人之好义,谁不如我?慷慨解囊,方与末艾,又安知明日之基金不充裕于今日?

  值兹隆重庆典,本人谨以至恭至敬之心,为本大学馨香祷祝:

  鼓乐之声一朝,
  弦歌之声万世!

---

分类题材: 追忆南大_ntahrec,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