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南洋大学双语文教学宗旨

31/12/11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为了辩护关闭南洋大学而提出种种的理由,语文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课题。然而,李光耀的这一说法,亦同其他的理由一般,和历史事实有相当的落差。

李光耀说‘那些忘记了我们是处身在主要是说马来语的东南亚,而不是中国的人,在被强迫登上遣送他们返回汕头的船时,就只能够怪自己…卑屈地模彷中国故乡的形式是在自寻灾难。’

‘儘管我苦口婆心,南大理事会还是坚持以华文为唯一媒介语。它唯一的让步是在1960年8月,放宽华文入学规定,让非华人较容易进入大学。他们可以免考华文语文和文学试卷,只需要通过华语口试就算合格。’

李光耀新书的个人主观严重的扭曲了事实,南洋大学并非如李光耀所说的单语文,卑屈地模彷中国,只有视野狭小的民族利益观,是东南亚非华人世界里头,与其他种族格格不入的异类。

南洋大学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可以先通过陈六使在南洋大学落成典礼上的致辞,一探究竟,之后,再看看南洋大学的实际学生活动如何,有了这些认识,事情真相为何就不难辨别。

‘本大学宗旨…在培养当地高级人材,在求使当地各民族间文化交流,从而促进各民族间之友谊,加强各民族间之合作。由于文化交流,吾人更进一步希望能产生一种奇光异彩,以新嘉坡及马来亚为发祥地之东南亚新文化…此一希望,亦即今日参加典礼以至全东南亚各民族人士之共同希望。’

‘…教学媒介实华英并重,且将次第开设马来语文及印度语文课程。…本大学…所处地区为多种民族世代相处之地区。故…多种民族文化之探讨,多种民族语言文字之学习,乃本大学之天职。徒通英文不通华文者,在东南亚不特自圃于小天地,即在整个世界亦无异自弃其半壁江山。通华英文而不兼通马来文与印度文者,亦不足大有为于今后新嘉坡与马来亚之天下。本大学根据此一认识,制订教育方针…南洋大学乃新嘉坡与马来亚联合邦之真正国民大学…。’

‘本大学虽为华人大众所创辨,然非华人一族所欲私,将以公开奉献于我世代相处于此之各兄弟民族,时时敞开大门,准备迎接各民族青年之有志来学者。本年度修订招生简章,降低华族以外学生有关华文之投考资格至仅须通晓华语(国语),益足证明本大学之诚意。…本大学亦永不忘记各民族人士惠于本大学以精神及物质之支持。’

‘本大学学生,百分之八十以上,系新嘉坡及马来亚联合邦公民,其余则来自色拉越、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香港、菲律宾等东南亚地区,今后或有来自更远者。…’

陈六使的讲话质疑了李光耀的观点。南洋大学是华英并重的大学,放眼全东南亚,招收各个民族的学生。诚如陈六使所言,南洋大学是新马两地之真正国民大学。

另外,南洋大学早在1956年已经‘降低华族以外学生有关华文之投考资格至仅须通晓华语’,这一史实清楚否定了李光耀所说的‘唯一的让步是在1960年8月,放宽华文入学规定,让非华人较容易进入大学。’

还有,李光耀指责华社‘卑屈地模彷中国’是非常不当的言论,完全脱离了当时的社会现实。其实,新马华人的本土马来亚意识,早在二战期间已经显露无遗,当年,英国人是依靠华人游击队反抗占领马来亚的日本军队。华人和向日本人投降的英国人不一样,马来亚是华人落叶归根的生活土地,不是殖民地。二战后的反殖民运动更是本土意识的具体表现。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殖民政府终止华人原有的两地往返,回乡的华人再也不能回到新加坡。这种现实环境下,华人都清楚认识到新马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再有,1955年,周恩来在万隆会议正式宣布中国放弃双重国籍的决定,不再把东南亚华人视为中国的海外侨民,并且劝告东南亚华人效忠居住地的政府。

从这些历史事迹来看,李光耀对新马华人的国家意识要不是缺乏正确的认知,就是一个严重的偏见,再不然,是意图误导人们的历史认知。无论何种理由,李光耀都是从一个扭曲的视野来评述南洋大学的历史。

要了解真实的南洋大学学生活动,可以从1962年4月出版的,南洋大学学生会第五届执行委员会常年工作报告书一见端倪;报告书反映了1961-62学年的活动。

从主席团报告来看,学生会除了关注大学本身的发展方向和前途,也关心国家和社会问题,如,中学改制,河水山火灾,林连玉先生事件,新马合并问题等等。此外,学生会也和本地三大专学府联合对一些国际政治事件发表看法,和参与地区性的学生集体活动。

秘书部在这一学年内共出版了51期的快讯,维持与国际的学生团体的关系往来,和举办学生活动的展出工作。

出版部的主要任务是通过以华,巫,英三种文字出版《大学论坛》表达同学意见和学生会的言论。本学年共出版8期中文版,3期英文版,3期巫文版。学生会原本还有其他刊物计划,但是,因为出版准证遭受拒绝而作罢。

学术部举办座谈会讨论华文中学四年制问题,邀请李光耀就南大问题讲话,李光耀座谈会在两次展期后取消。举办巫文学习班,举办华语和马来语演讲比赛。马来语比赛的首三名是谢太宝,张耀兴,连和胜。

福利部争取膳食,生活,交通各个方面的改善,包括在校内设立公共电话。与组织部和康乐部组成新生入学小组,协助新生入学事宜。

学生会也组织筹建学生楼委员会积极参与筹建学生楼的筹款,建筑,和财政等工作。另外,学生会代表出席了摩洛哥国际学生研讨会,亚洲区第二届学生研讨会,以色列国际学生研讨会等等国际性学生活动。

在维护华文教育体系方面,学生会从民族教育的立场,向教育部提呈意见书表达:‘在中四改制尚未有一套完整的计划之前,改制可能产生华文教育的发展受限制,华文源流并入英文教育源流的严重后果’。这份意见书仔细的分析了中四改制的种种看法,指出中学改制后所会引发的不良影响,并且提出一些可行的建议。

为了坚持中学六年制,学生会在整个事件的演化过程中,分别发出四份声明说,呼吁政府不要消灭华文教育体系。

在这一学年,政府终止了一些学生的政府助学金,为此,学生会向教育部提呈备忘录反映受影响学生的经济困境,要求政府平等对待四大源流的教育。

学生会也联合各学生组织对人民协会发表声明,反对人民协会独断独行开除职员,反对人民协会被利用作助长政治目的的传声筒。另外,学生会也发表声明,争取出版大学周集刊准证,捍卫学术自由。

从报告书的这些内容看来,南洋大学不是李光耀所说的一所只讲华语的封闭式大学,相反的,《大学论坛》是以三种语文发表。南洋大学学生代表参与本地和国际学生以英文为主的种种活动,这也客观反映了学生的语文能力,和国际视野。另外,学生在重重的政治压力下,还是坚持以牺牲小我的精神,热心参与国家社会的重要议题,尤其是维护民族文化教育体系的努力。

更重要的是,南洋大学全体上下都在积极鼓励,推广,和学习马来文,具体展现了南洋大学的本土马来亚意识。实际上,华校之间广为流行的爱国歌曲我爱我的马来亚,却反而是被禁止公开演唱。看来,没有马来亚意识的应该是新加坡政府。

回顾了这些可以查证的历史事迹,李光耀新书的个人主观有多少真实性,就自然一清二楚,一点也不难分晓。要真正了解新加坡的华人和华教历史,不能依赖李光耀新书,因为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辩护政策的正确性,而不是要公正解读新加坡历史。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