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谢太宝的32年EO6的28天

25/12/11

作者/来源:白云山2011-7-30 http://www.malaysiakini.com

“在反动政权的统治下,人民会随时被逮捕和监禁。反动政权可以滥用人民的血汗钱,通过国家的宣传机构来宣传他们荒谬的言论,而人民却没有结社、集会、出版、言论的基本自由权。但是,法官大人,反动政权尽管可以采取比法西斯希特勒更坏的手段来压迫人民,他们的下场却不会比希特勒好。”

这番锵锵有力、慷慨激昂的陈词来自新加坡前国会议员谢太宝,发表于1966年10月12日的法庭审讯。他因参与发动千人反美示威,而被判有罪,罚款500元,惟他拒绝付款,宁可坐牢。

自由换清白

14天后,他被指企图挑起群众斗争,不利新加坡稳定,遭李光耀政府以 “内安法令”拘捕。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谢太宝失去32年的自由。可笑的是,李光耀政府将他关押19年后,即1985年,才指控他为马共成员,并把他软禁在当时还很荒凉的圣淘沙。

谢太宝原本可以更早重获自由,只要他签下承认自己是马共成员的声明,但他拒绝了,用另13年的自由换取一生的清白。

32年,一万多个日子,那是可以轻易量化的时间概念,但是从26岁到58岁所失去的青春、自由、爱情、健康、快乐…,却难以估量。在李光耀享有无限权力、掠取民众目光的31年,谢太宝孤独而痛苦地活在黑暗之中,被民众的恐惧所尘封,被民众的良知所弃绝。

赞美和嘲讽

亚洲拘留最久的政治扣留者(世界第二久,仅次于曼德拉),这个称号在赞美谢太宝的坚毅与高尚,也在嘲讽新加坡强权的野蛮和残酷、新加坡人民的懦弱和冷漠,竟容许一个未经定罪,纯粹履行宪赋权利,为新加坡人争取民主的大好青年,在冤狱中受尽迫害,重获自由时已步入暮年。

一个人32年的自由,对一个功利至上的46岁国家而言,根本无足轻重,但他那比李光耀的权力更具有份量的良心,将永远成为新加坡人民的照妖镜,迫使他们正视自身内心的丑恶及阴暗面。

而在彼岸的马来西亚人,曾经屈服于强权的铁腕,利用他人的自由换取自己的安乐。但是,今天许多人的良心已破冰而出,勇敢地反抗任何形式的政治压迫,更无法容忍强权迫害异己,进而群起讨伐。

28天,EO6失去自由的天数,占谢太宝32年丧失自由的日子总数之0.002%,但我们已觉得太多,因为我们要求的是0次的无理扣押。正是人民不断用烛光、用文章去计算他们失去自由的日子,EO6失去自由的日子才不至于用年月计算。

你不会孤独

在一个人民的良心普遍砰砰跃动,对国家暴力的恐惧开始免疫的国度,人民将摆脱莫名的焦虑不安,并对这片土地产生浓厚的归宿感,因为大家深信如果自己受到不正义对待,身边的人会为你挺身而出,你绝对不会孤独,所以这个地方再也看不到政治迫害和良心犯的身影。

而在一个明哲保身、自私自利的社会,人民将一直活在恐惧的阴影,只能不断靠赚钱消费、声色娱乐麻醉无法自由伸展的生命──一条永远蜷缩起来,无法蜕变化蝶的毛虫

只有强权的尖齿利爪被人民力量拔光磨平,疯狂逮捕、冤案冤狱才会永远消失。32年变成28天的囚禁是一个好的开始,亦是人民良心指数高低和人民力量强弱的指标,

请找回正义

“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都在监狱中度过,没有审判。女朋友也跑了,错过了结婚、错过了组织家庭的机会,现在,我老了。”谢太宝含着泪说。

错过的岁月无法挽回,错过的正义还能找回。他与前辈们为自由民主做出的牺牲、流下的血泪,应凝结成我们胸口的良心和勇气,以掘出被强权埋没的正义。

迟到的正义总比不到的正义好。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