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话说李光耀南洋大学注定失败论

24/12/11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我一生的挑战 — 新加坡双语之路》开宗明义第一句就是:“南洋大学是东南亚的第一所华文大学,它一开始就注定失败,因为它与历史洪流背道而驰。”

这仅是李光耀对南洋大学历史的政治判断,并非南洋大学历史,这是两件全然不同的事情,千万不能,更不可以混为一谈。如果把政治判断,看成是真实历史过程,则真假不分必然会误读历史。李光耀历史观不等同新加坡历史。

根据历史文献,南洋大学是顺应时势,在众志成城的时代诉求下诞生的一所东南亚的华人大学。

要真正辨识南洋大学的这一段历史,先回头看看华校在东南亚的发展历史,之后,回顾在这一种时代大环境下,南洋大学的创办过程。

夏诚华《东南亚地区的华文教育》:‘早在18世纪,东南亚已出现华侨创办的少数义学和私塾,19世纪这种义学、私塾、书室、书院等明显增加。 1901年3月17日印尼巴城中华学校的成立是一个重大历史事件,之后东南亚各地的华侨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至20世纪40年代初期已遍地开花,广及穷乡僻壤。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变化,即东南亚华校在40年代末至50年代出获得空前发展,50年代中期至80年代初期遭到限制、排斥甚至取缔而「一落千丈」,80年代中期以来又得到恢复和发展。’

台湾学者的这一小段论文前言,很精简的概述了华文教育在东南亚地区的发展历史全貌。

易行《廿五年风雨话南大》:‘殖民地政府所推行的是“英文至上”的教育政策,旨在培养少数的书记和文员,对华、巫、印民族教育,漠不关心,甚至歧视。…在南来学人的努力耕耘下,马新华文教育自力更生,茁长壮大。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马新华文教育的发展已达致中学阶段,由于华文中学毕业生赴中国深造尚无困难,两地的华文教育仍然被视为具有完整的体系。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马新各地的华文中小学,随着地方上的光复,更是迅速发展。这时,由于政治环境的剧烈改变,华校高中毕业生到中国升学的途径已告断绝,际此之时,华文中学毕业生想要深造固然没有了出路,而马新的华文中学,也因此面对师资严重缺乏的情况,学校素质大受影响。当时全马仅有的一间大学─马来亚大学,学额既少,又只限英校中学毕业生才可报考深造,一般华校中学毕业生无不望门兴叹。因此,华教在实际上已面临存亡绝续的困境;创办一间华文大学,为马新华文教育建立起完整的体系,遂成了在当时具体历史条件下,急待实现的艰巨任务!’:

大马学者易行的这一段文字,也详细的记录了创办南洋大学的时代背景和原由。

综合两位学者的叙述,可以正确的明白当年的华校和南洋大学的历史事迹。

首先,自18世纪以来,华文教育已经在东南亚的华人社区开始。从华校的长久历史来看,华校教育是得到当地民族的认可,具体反映了华校没有种族问题的困扰。

其次,南洋大学的创办历史背景有三大因素:1949年之后,新马的华校中学生,再也不能和以往一样到中国大陆深造。二战后,华校师资的质和量出现严重不足的现象:新学校需要更多的教师,而政治风云却停止了新马原有的师资来源。马来亚大学不招收华校中学毕业生。这些困境反映了华人社会出现严重的文化传承问题。

其三,南洋大学的创校宗旨之一是为东南亚的华人教育培育师资人才。对华社而言,华校和南洋大学都只是确保族群内的薪火相传,不含政治色彩。

可见,南洋大学的创校是为了满足当年华人社会的文化教育,挽救正面临存亡绝续困境的华教;毋庸置疑,南洋大学是顺应时代要求的文教组织。

对照了这一段历史,李光耀的观点有多少真实性,自然是一清二楚,无需多言。

那么,李光耀是站在什么立场来看待这一段历史?李光耀所为何事?解答这两个问题的关键,是先了解李光耀的政治利益是在什么地方。

40年代末至50年代的政治大方向,是由殖民政府到后殖民时代的过度时期,酝酿着政治权力更迭与社会变革。

李光耀政权的取代殖民地政府,完成了后殖民时代的政治权力转移。然而,政体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必要的,在制定政策的指导政治思维,和政策上的改变。本质上,李光耀延续与传承了英国人统治新加坡的政治思维,政策和手段。

对华社而言,李光耀政权只是一个权力本土化的英国殖民政府体系:原有的政府和华社人民关系没有实质性的改变。华社和华人教育依然受到政策上一如既往的种族与文化歧视。

白里斯葛报告书是一个最佳的例子,可以用来展示殖民政府对付南洋大学的策略,以及李光耀如何维系了殖民政府的这种打压南洋大学的恶劣手段。

白里斯葛报告书是在一个高度不寻常的情况下产生的调查报告。这一个所谓学术审订,完全没有涉及南洋大学的教职员和学生,只是通过一个听证会,由一些来历不明的外来人士,表达他们对南洋大学的个人看法,供证是在极度秘密的情况之下进行。报告书不列出出席供证会者的名单,所有的有关供证文件与证物都在评议委员解散之前全部销毁。

这是一份有严重缺陷,完全没有公平正义,也完全没有公信力的学术调查报告,虽然如此,白里斯葛报告书却是决定性影响南洋大学的一份最重要文件。

白里斯葛报告书是由林有福政府启动,完成后由新上任的李光耀接手。随后,李光耀陆续先后提出魏雅聆报告书和王赓武报告书,持续对南洋大学进行全面围剿。

白里斯葛报告书,魏雅聆报告书和王赓武报告书,三份报告书在目的,策略和政治思维上,如出一辙,都是同样的模式,理所当然,都对南洋大学做出非常不利的影响。

从这些历史来看,李光耀所谓的背道而驰的道,应该是指英国人要消灭新加坡华人教育之道。也就是说,南洋大学和英国人设订的教育政策背道而驰。这也应该就是李光耀所谓的南洋大学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的真实解读。

一个成功的反殖民运动是不应该有如此的失败结果,因为李光耀原本可以改变华人教育的处境。比如,终止所有歧视华文教育的政策,拒绝接受白里斯葛报告书。

李光耀维护原有的旧政策是和反殖民运动宗旨背道而驰的做法,这一种反常行为的原由不难解释。

李光耀和反殖民运动联盟是为了争取华人选票,另一方面,却也同时和英国人合作以争取政治扶持。在后殖民时代,从务实主义考量,李光耀为了政治与经济利益选择和西方资本世界合作。这一个选择的结果,自然而然会造成对华社文教的伤害。

因此,李光耀为了让自己对华社和华文教育的所有决策合情合理化,有必要提出一些可以被接受的说法,来平息和说服华人社会。这其中的一个说法就是李光耀杜撰的第三中国威胁论。

第三中国威胁论,先把华校妖魔化,再进而否定华人教育。塑造华校和华人教育危害社会安稳的形象,有助强化消灭华文教育决策的正确与合理性。这样的历史观模糊了华校学生运动对反殖民运动的贡献,从而转移了华文教育在独立建国上的历史焦距。

李光耀通过第三中国威胁论,来改变华校在反殖民运动历史上的应有地位;把华校的建国有功历史,篡改为华校危害国家社稷。建立了华校危害国家社稷的理论,就可以合理的解释为何华校生必须在政策上持续受到歧视,甚至于,为何华文教育体系应该要被全盘消灭。

另外,第三中国威胁论也同时把合法的华人政治妖魔化,从而引申为新加坡政治文化里头的华文知识分子要不是共产党,就是共产党同情分子,再不然就是华文沙文主义者的政治思维。华文知识分子颠覆社会的说法,也使得内安法令下的无审讯长期囚禁看来合情合理。

如果这一个历史解读合乎情理,以及可以被接受,那么,明显的,李光耀之华校和南洋大学的历史观,必然是从自己的政治利益立场来立论,而不是按着历史过程的实际情况进行判断。

李光耀所为何事?当然,那是为了自己的历史声誉进行必要的政策辩护,尤其是要合理的解释为何要如此彻底的消灭一个传承民族薪火的华人文教组织。李光耀理应知道,这是一个非比寻常的,在文明历史上是前无古人,应该也将会是后无来者的个案。因此,如果能够巧妙的把这一个巨大无比的历史责任,合理转嫁给与历史洪流背道而驰的说法,那么,去方言,毁双语,和关闭南洋大学的政策恶果就和李光耀无所关系。如此看来,无可否认的,李光耀确实不是省油的灯。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