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大選和起訴文化

27/04/06

作者:林明華

鄰國新加坡大選提名舉行前夕,內閣資政李光耀和總理李顯龍正式入稟法庭,向民主黨及該黨秘書長徐順全等8名中委及一名前中委發出訴狀,起訴他們誹謗兩位政府領導人。李氏父子的律師較早前曾針對民主黨在其最新一期的黨報《民主報》刊登的一篇涉及新加坡腎臟基金會NKF丑聞的評論文章,而發出律師信要民主黨的12位中委和印刷商登報公開道歉,其中印刷商和3位已經登報導歉的中委逃過了被訴的厄運。

起訴反對黨人誹謗,是李光耀在其漫長的政治生涯中的一大撒手鐧,並已儼然形成新加坡政治文化的一個重要部份。而這也使到新加坡模式的民主制度備受世界民主人士的非議。

但李光耀在這方面是從不讓步的,在其回憶錄中,他坦言:“有一件事是非做不可的,那就是跟指責我貪污或濫用職權的人直接對質。對於這樣的指責,我向來都會正面迎戰,從不閃避。”他所謂的正面迎戰,當然指的就是對簿公堂。

李光耀第一次“為維護總理的尊嚴”而提出訴訟,是在1965年起訴當年的巫統秘書長賽加化阿峇(即我國現任外交部長賽哈密的父親)。他在回憶錄中說,賽加化阿峇在《馬來前鋒報》指他“有惡毒的用心,想要毀滅馬來西亞,使馬來西亞的馬來人和華人自相殘殺。”他因此起訴賽加化阿峇和《馬來前鋒報》,這事件後來以道歉收場。

在賽加化阿峇之後,被李光耀個人或新加坡政府起訴的政治人物,可以整理成一張頗長的名單。除了政治人物,媒體如著名的《遠東經濟評論》、《國際先驅論壇報》、《亞洲週刊》等,也都曾因此而付出了賠償的代價。

因此,任何政治人物和媒體,都必須很清楚這樣一個事實,即李光耀和新加坡政府會毫不猶豫地採取行動起訴任何可能誹謗他們名譽的人。

李光耀是不相信“寬宏大量”這一套的,他這麼說過:“我的政敵總是等到大選期間才造謠誣蔑,希望能令我蒙受最大的打擊。如果不訴諸法律,人們就會相信這些無稽的指控。…人們之所以不相信這些胡言亂語,唯一的原因就在於我總是嚴加駁斥。如果不提出訴訟,有人就會拿這些做證據,說我心虛。”也因此他說:“自50年代以來,我們建立的政治環境要求政界人士一旦面對有關行為不檢或做錯事的指控,務必站出來自我辯護”。(見《李光耀回憶錄》第152頁)

但不管李光耀如何振振有辭,他所苦心建立的這套起訴文化,還是得面對海外輿論的檢視和負面的評價,特別是他最近在一個集會上聲稱:“你像流氓,我們就當你是流氓來對付”,就引起很多人質疑,在新加坡這樣一個壓抑的政治大環境底下,他所謂的“新加坡要成為世界級的國家,就必須擁有一個世界級的國會,以及一個世界級的政府和反對黨”,有可能實現嗎?

新加坡反對黨工人黨秘書長劉程強便對李光耀的那番話很不以為然,他說新加坡若要有第一世界水平的反對黨,首先就得改變它的選舉制度,他直批新加坡獨創的集選區對反對黨不公平,並建議行動黨把自己和國際上的民主政黨進行比較之後,才來談論“第一世界反對黨、第一世界國會、第一世界政府”的課題。

流亡海外的70年代新加坡學生運動領袖陳華彪則表示不明白新加坡政府到底怕甚麼,並說他不能夠理解為何“新加坡政府仍然以高壓手段來對付反對黨民主黨秘書長徐順全 ”。

冷眼旁觀,既羨慕新加坡的經濟發展成就,又慶幸我們擁有一個相對比較自由一點點的政治環境,是長堤此岸許多人的共同心境。無論如何,我們都相信,新加坡大選是本區域各國選舉中,最沒有懸念的一場大選,人民行動黨必定大勝,問題只是反對黨能否阻止它囊括所有議席,並成功降低它的得票率而已。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