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 方言分裂华人?

09/12/11

作者/来源:罗汉洲 南洋商报 http://www.nanyang.com

李光耀在他的新著陈述新加坡双语政策中说,他主张华人讲华语,放弃方言的理由是因为一个人很难掌握三种语言,而且方言会造成帮派之分。李光耀也认为讲方言的亲切感是不明智的。

在马新两地,依方言(或籍贯)而分帮派的事确实有之,那是19世纪的事,其时中国人大批来马新两地充当劳工,为了照料同乡,很自然的就形成帮派,但李光耀可能对帮派有误解,以为帮派就等于私会党、械斗、厮杀,或以为有帮派之分就没团结合作之可能。

各帮派凝结成庞大力量

19世纪初的帮派其实是中国人求生存的手段,劳工介绍同乡来当劳工,其后由劳工“转型”从商者日众,他们多数聘用语言相同的同乡为助手,助手日后自立门户,也同样请有亲切感的同乡做伙计,所以早期开布店、洋货店的十之七八是大埔人,海南人开咖啡店、面包厂,广府人开杂货店、南北行,潮州人经营京果生意,福建人做建筑业等等,这也可说是帮派现象,因讲方言而有亲切感有什么不明智? 但这种帮派现象与不团结、互相排斥毫不相干,难道咖啡店只许海南人光顾,布店只卖布给大埔人么?

同样的,福建会馆、广东会馆、广西会馆、冈州同乡会、大埔同乡会也可看作是帮派之分,但福建会馆创立的中小学,收生不论籍贯,聘请教师也不论籍贯,惠州会馆开办的学校也然,对各籍贯师生一视同仁。

此外业缘组织如唐洋杂货公会、食品玩具商公会、咖啡商公会、姑苏行、轩辕行等等也可视为帮派,帮派何止于用方言来区分?

进入20世纪中叶,帮派和乡土畛域观念淡薄,当年陈六使创议开办南洋大学,各帮各派、会馆、同乡会风起云涌支持,帮派在此时却呈现庞大力量与气势,凡有较重大课题,各帮派都会自动凝结成庞大力量,这种力量与气势才是李光耀所畏惧的、要铲除的吧?

轻华重英讲华语下等

至于说一个人很难掌握三种语言,这可就眼浅了。在我们马来西亚,懂得华巫语外,还会讲两三种方言的人多的很,会讲华巫英三语,又会几种方言的人也随处可见,李光耀至今仍有这种难掌握三种语言的观念,思想落伍了吧!

实际上,语言是沟通“工具”,只须双方了解对方的意思就可,无须必求“字正腔圆”, 很多人讲话带有乡土音,但无阻他的成功,据说新加坡英语很有“特色”,但只要对方完全听得明白,那就无妨,总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语言学家,学什么语言都能精通。

李光耀推动多讲华语(不是较充分地掌握华文),姑不论动机是否想消除华文教育终结者的印象,但所订目标也只不过会听会讲而已,但即使如此,效果也不显著,因为在李光耀长期灌输下,新加坡人在普遍上已轻华重英,他们潜意识中认定讲华语远不如讲英语的体面,讲华语是下等人,大马人在新加坡百货公司讲华语就曾遭受白眼。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