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陈清木的对话

01/07/06

作者: 未详 日期:2006-7 来源:《SMA News》 http://www.pap.org.sg/articleview.php?folder=PT&id=1372

陈清木医生(66岁),自1980年加入政坛以来,担任亚逸拉惹区国会议员长达25年。从政期间,他发起并领导民意处理组,也担任过数个市镇理事会和政府国会委员会的主席。此外,他曾担任新加坡地铁公司和陆路交通管理局的董事。

虽然陈清木医生已经退出政坛,却仍然服务社会。平日喜好园艺、打高尔夫球和饲养日本鲤鱼的陈清木医生,目前是裕廊保健网咨询委员会的主席。以下是他日前接受新加坡医药协会《SMA News》独家专访时的(部分)访谈摘录。

问 :从政多年,什么让你印象最深刻?

答 :说服政府,允许驾车人士在星期天和公共假期享有免费停车,来鼓励更多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当时,周末停车要收费,让我感到困惑。很多新加坡人反映说,当他们周末探望父母或朋友时,因为停车费的问题,无法待得太久。

因此,我争取星期天和公共假期免费停车。

另一个回味无穷的课题是使用公积金来缴付孩子的教育费。现在,还有许多陌生的年轻男女向我道谢,因为这项条例让他们能够上大学,即使他们的父母没钱替他们还学费。

我鼓吹的另一个课题是外来人才。当时,我在国会上促请政府不要在经济衰退时提倡引进外来人才,而是停下脚步为新加坡人设想。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外来客工的政策,失业的是一般老百姓。后来,当经济衰退时,我发现很多年轻人和执行员也丢了饭碗。

我不是反对外来人才政策,但我认为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应该放慢引进外来人才的政策,先为新加坡人着想。

这项主张带着弦外之音,使许多前座议员感到不快,特别是资政李光耀。他说:“当我听到陈清木医生这么说,我决定站起来说,他错了…你必须作出判断,是他懂得比较多,还是我懂得比较多。你必须作出判断,是他会就新加坡的将来提供答案,还是我比较可能造就更美好的将来。”

你看,在政坛中,你的谴词用字非常重要。我当时是说:“在经济萧条时先为新加坡人设想” ,却被断章取义成 “先为新加坡人设想”。

问 :你认为我们的国会有必要有反对党吗?

答 :有必要。我坚信国会中一定要有反对党。从现在的形势看来,我可以预见下届大选后会出现更多反对党议员。这是新加坡人在来年要看到的变化,你无法阻止这个趋势,而这对新加坡也不无好处。

我们不必害怕。身为领袖,我们应该充满信心应对反对浪潮。我们的选民接受的教育越来越高:目前,65%的小一生将来会接受大专教育,其余的则拥有至少中学教育水平。这个数目不小。

因此,简单的争辩是无法赢得选民的青睐,新加坡人的一个重要价值观是“公平”。如果他们认为有些事情不公平,他们会感到不快。

问 :如一名部长建议,官委议员是否可以扮演反对党议员的角色?

答 :我的答案是“不能”! 官委议员不能充当反对党议员。如果你听官委议员在国会的发言,你会发现许多比行动党议员更像行动党议员。我一向来就不支持这个计划,甚至认为应该重新检讨它。官委议员没有多少存在的价值,新加坡人也不应该接受这种政治语言。

问 :那对未来的政治家,你会给他们什么忠告?

答 :我认为,他们应该拥有基本的经济知识。一名议员的工作,除了出席国会、接见选民和参与社区活动外,也需要管理社会发展理事会和市镇理事会。

管理市镇理事会需要财务和经济知识。即使一名医生,也需要懂得经济原理和一点财务管理知识。如果你知道金钱管理,就可以做好管理工作。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