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南洋大学文凭的政治

20/12/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白里斯葛委员会的明文调查范围,并没有包括是否要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的一项任务。据报告书的第1.10条文明确表白,委员会成员是在正式与非正式的场合,从有关人士方面得到不断的提示,必须就是否要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的一事项提出意见。

报告书对这一不明文要求提出疑问,承认的定义是什么?由谁或者凭什么权力来判定承认?承认是指对大学的承认,或者是指由大学颁发的文凭的承认?

第1.11条文指出,英国大学是由国会立法或者由皇室御准成立,所以不存在承认大学文凭的问题。一间新大学是依据已成立的大学为版样,由有经验的教职员指导成立。

第1.12条文指出,美国并没有裁判大学文凭是否受承认的机制,也没有就大学水准进行评估的措施。在美国,专业考试是由国家机构主持。专业资格如法律,医生,工程师,会计师是由国家鉴定。

第1.13条文指出,南洋大学是根据美国大学,以及美国版本的中国大学的模式进行组织。南洋大学法令却是按照马来亚大学的英国式规格来规范。(两种不同制度无从比较。)

按白里斯葛报告书的解说,南洋大学在由国会立法提升为大学法人地位之后,南洋大学就没有是否受承认的问题,因为按英国的惯例,南洋大学文凭是理所当然的受承认大学文凭。

按美国大学制度的自由主义思想来看,政府没有必要干预大学的文凭是否‘要’或者‘受’承认。大学文凭的价值,应该让劳力市场自由决定。政府认为一所大学的毕业生,不符合政府雇用员工的资历条件要求,大可以不雇用这些学生。换言之,美国大学制度,严厉拒绝政府政策,对学术活动进行干预。

实际上,从新加坡政府的惯例来看,华文教育体系的学生都不是政府征聘的对象,所以南洋大学文凭的价值,也没有必要受到政府的特别关照。回溯历史,英国殖民政府向来漠视民族语言文化的教育,而民办的华文教育,是在自生自灭的劣境中生存。因此,新加坡政府干预南洋大学文凭的事件,显然是黄鼠狼别有用心的不良意图。

从新加坡民族语言文化发展,的政治历史过程来看,南洋大学文凭的承认课题,无可否认的,是一项袪华意识下的政治议题,而从来就不是学术水准议题。要否定南洋大学文凭的价值,也就得全盘否定,有过百年历史的民办教育对社会的贡献。很显然的,南洋大学文凭的风风雨雨,完全是政治思想意识下,的人为政策的斗争牺牲品。

白里斯葛报告书严重违反国际上办大学的惯例,提出了不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的建议。这事件在世界高等教育历史里,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新加坡所收集的世界第一荣衔里,是应该记上这一项政治办学的国际先例。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