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政治正起變化

08/05/06

作者:潘永強 2006-5-8 来源:http://9394118.blogspirit.com/archive/2006/05/19/%E6%96%B0%E5%8A%A0 %E5%9D%A1%E6%94%BF%E6%B2%BB%E6%AD%A3%E8%B5%B7%E8%AE%8A%E5%8C%96.html

新加坡 人民行動黨在大選 中, 表面上 贏得光彩, 只失去兩 個席次, 得票率則維持 在1 9 9 7 年水 平,達66.6%,但是選舉過程卻說明了新加坡政治氣候正 在起著變化。反對黨新加坡工人黨重新打出信心,整體 令人激賞,反而李顯龍表現未盡理想,還擺脫不了李光 耀陰影,個人地位雖穩固,卻依然無法提出新願景與新 典範。

人民行動黨的得票率從上屆的7 5 . 2 9%,減少了 8.69%,但考慮到2001大選時新加坡面對經濟不景和恐怖 主義威脅的雙重打擊,才在危城下的選戰創造了高得票 率,難以跟回歸基本面的本屆大選相比。這次的六成六 得票和只失兩席,可說是不過不失,但對人民行動黨而 言,特別是首次領軍迎戰的李顯龍來說,只能守成卻沒 有驚喜,則意味著不算個人勝利。

首先,兩個長期由反對黨贏得的單選區,儘管選前 執政黨宣佈1億8000萬新幣的社區撥款,但選民不為所 動,不只未能收復,反而讓反對黨兩員宿將以更大的得 票率蟬聯。

前輩領導權威籠罩

其次,李顯龍在宏茂橋集選區,以堂堂總理之尊佈 陣,得票僅達66.13%,比人民行動黨的整體得票率還稍 為遜色,特別是工人黨派出的競選隊伍,多是名不經傳 的二、三線年輕人,其中一人還是在巴黎流浪兩年之后 返國在碼頭開小酒店的年輕女生!在7個有競選的集選區 中,宏茂橋獲勝得票率只居第5位,有4個內閣同僚帶領 的團隊得票率比李顯龍出色。

三來,就是反對黨的策略成功,喚起部分選民的熱 情與參與,工人黨派出的候選人素質大體優秀,競選時 謹慎節制,減少被執政黨捉住痛腳追打的局面,例如在 阿裕尼集選區,就予執政黨甚多壓力。

對李顯龍而言,還有一個久存不去的問題,就是 如何走出家父長輩的保護。這是一場三代總理同台登場 的選舉,預料選后的內閣也會保留三代同堂。李光耀與 蘇哈多、馬哈迪是同一時代人物,年過80,仍然出來競 選,加上吳作棟也同樣連任國會議員,給人印象是對新 一代領導層的不安心、放不下的印象。這對李顯龍為首 的內閣團隊形成陰影,令他們無法真正開創自己的風格 與理念。這次選舉,作為新總理,李顯龍並無為新加坡 政經發展提出新的戰略與論述。

李顯龍團隊求守成

表面上新加坡政治順利完成世代交替,但依舊籠 罩在上一輩領導權威的觀念意識中,難以出現典範的 轉移,這不只是攸關李顯龍個人自尊的隱患,也令新加 坡國人疑惑,其結果是逐漸導致青年選民求變的不耐心 理。選前李光耀在一場與青年人對話的電視節目中,面 對受過良好教育的新生代直率尖銳的提問,老經驗的李 光耀當然可以招架,但播出后仍然令不少傳統行動黨人 驚訝。徐順全的代表律師就在群眾大會上,直接表達要
李光耀退休的訴求。

從競選結果看來,選前一度令執政黨擔心的「青年 反叛」似乎沒有出現,但當下新加坡選民中,包括候選 人,相當部分是1965年獨立后出生的,對現存的政治與 治理模式並非沒有意見。加上全球化與互聯網的衝擊, 新加坡的公民社會也蓄勢待發,如果李顯龍領導下的政 府團隊只求守成,而無力應對新加坡的內外變局,不能 創新治理的典範,則該國政治環境將會在沉悶之中產生 變化。

這種正在寂靜中起變化的政治,從近期新加坡反對 黨的逐漸蛻變可以看來出來。本屆大選反對黨打破過去 幾屆沿用的「補選策略」,不讓人民行動黨在提名當日 重新執政,創造一次有競選的選戰。工人黨的策略與主 張最有務實意義,它的競選口號是「您有選擇」,不只 是選民要有替代性的選擇,也要有投票的選擇。過去因 反對黨放棄在許多選區競選,一些選民已經好幾屆連去 投票的權利都被政黨「剝奪」。為此,工人黨甚至派出 敢死隊到李顯龍的集選區挑戰,用以証明選民有選擇總 理的權利,結果成功拉走近5萬票。

工人黨表現佳崛起

新加坡反對黨向來反對集選區制度,要求恢復單一 選區制,但這次工人黨的策略,則是希望以贏得一個集 選區,來否定這個選制,用意是向行動黨証明集選區未 必是保障席次的安全做法,因此集中重兵,包括由黨主 席林瑞蓮和著名社運人士戈麥斯(James Gomez)組隊,競 選阿裕尼集選區,成為本次的焦點戰役。行動黨不敢掉 以輕心,從選戰開打就集合火力,批評心腹大患戈麥斯 提名前的一個技術錯誤,上升為「騙子」的人格攻擊, 直到后期擔心引起選民反感才轉向。
工人黨雖沒有拿下這個集選區,但得票衝至43.9% 也算有收穫,讓林瑞蓮得以用最高落選票數成為非選區 議員進入國會,也補充工人黨的新血。這次工人黨沉著 應戰,沒有擦槍走火,避免選后成為執政黨以法律抄家 的犧牲品,它成功招攬不少高學歷精英成為候選人,表 現搶眼,崛起為第一大反對黨,未來可能對中產階級更 具吸引力。務實穩健的秘書長劉程強可記一大功。

反而詹時中年過70,他領導的民主聯盟組織鬆散, 其選區也后繼乏人。行動黨本想以他的年齡作話題,但 看到李家老帥還出征,只好噤聲不說了。至于徐順全的 民主黨,以新加坡的標準而言過于激進,他本人這回破 產不得參選,選前又被李光耀一紙律師信搞得黨內人仰 馬翻,還幾乎傳出被罷免。民主黨本屆參選者都只得二 成多的選票,未來困境重重。

新加坡在人民行動黨執政下,創造不少動人的成功 故事,但是治理模式也日益受到懷疑。近期美國《時代 週刊》評選李顯龍與何晶是最具影響力的夫妻檔之一, 這個第一家庭關起門來真可以「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 關心」。何晶掌管的淡馬錫控股有權無責,工人黨競選 宣言就強調國營企業和政聯公司必須透明化,若加上資 訊管制、新聞壟斷、法家式治理,新加坡乾淨得有點蒼 白的父權社會,限制創意(包括中小企業成長),其模式 只能依靠賢人,而非付託與分權的制度。

在強人的嚴苛監管下,人民行動黨只能培植出行政 高級人材,但缺乏有氣魄的政治家,這恰恰正是李光耀 放心不下的大事,也令越來越多年輕專業精英意識到新 加坡政治體制極為可慮的面向,為變化提供了可能。這 回的選舉,年輕精英與務實反對黨的應時奮起,正好為 新加坡政治經歷著的雖然緩慢卻是持續變化留下一記註 腳。新加坡人不笨,但缺少勇氣,只好把自己裝扮得很 柔順,不是不求變,而是害怕付出代價。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