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共产南洋大学

26/11/11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1月22日,大马南洋商报报道了李光耀在《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中有关南洋大学的一些评述:

‘他在书中第三章“南洋大学兴与败的启示”中,从地缘政治、经济、社会、语文、教育等多个角度阐述南大的先天不足。

“当时正值冷战高峰期,英国和美国是控制本区域的主要势力,正倾全力反中、反共。南洋大学既是一所他们认为培养东南亚亲中、亲共的年轻人的大学,为中国提供了渗透东南亚的机会,他们能让这所大学存在吗?”

他说,东南亚新兴国家的政府都面对共产主义的颠覆威胁,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独立后也排华。因此,南大作为一所“把东南亚各国华校的精英集中起来培养”的华族语文大学,一开始便招惹怀疑,让新加坡无谓地被视作中国共产党的先锋队、背负“第三中国”的包袱,进而为生存和建国的道路设置障碍。

谈到关闭南大,李光耀说,他无法“眼睁睁看着更多学生进入南大,毕业后又苦苦找不到工作,这对我们有限的资源是不可宽恕的浪费,政府不能坐视不理。” ’

过了近32年后,人们才从李光耀的新书中得悉南洋大学的罪状为何。然而,李光耀的这些共产党威胁论,似是而非,以偏概全,刻意模糊了历史事件的真相。历史上,南洋大学和共产党毫无关系;要了解个中真相,只须回头看看当年的历史演化,从中验证李光耀的历史观,孰是孰非自可黑白分明,一目了然。

首先,根据英国殖民部编号CO 1022/346档案:美国是在1954年4月知会英殖民部,美国国务院关注与支持创办南洋大学。

二战前和1950年代,美国汽车业是马来亚橡胶的最大买家,而马来亚的最大橡胶实业家是李光前,陈六使等等南洋大学的创办人。美国情报局在新加坡向来有所活动,因此,美国支持创办南详大学的意向,亦清楚表示南洋大学的创办人是一群美国认可的资本家;这撇清了创办南洋大学是建立共产党温床的莫须有罪名。

据文献记载:美国的决策考虑因素有4点。1:发展南洋大学扮演反共的角色潜能。2:美英有能力合作阻止不受欢迎分子颠覆南洋大学。3:在南洋大学灌输西方的民主原则与思想。4:南洋大学可以聘请美国的教职员。

英国殖民政府虽然没有支持,但是,也没有阻止南洋大学的建校和开课。马来亚华人领袖陈祯禄爵士明确表态支持,巫统主席阿都拉曼也不反对南洋大学的创办。唯有马大以即将开设中文系为由,反对创办新大学。

1950年代是中国新政权的草创时期,国内更是一个多事之秋,此刻的中国威胁论只存在于政治说辞,没有实质性,主要用来清算华文教育者。这也是李光耀给予南洋大学的原罪。

根据史册,南洋大学是在1960年代才全面承受来自李光耀的重重打击,比如,诋毁大学的白里斯葛报告书,英化大学的魏雅聆报告书,以及腰斩大学的王赓武报告书。这些刻意不公正的报告书,都是为了遏制南洋大学发展的人为政治障碍。

从这些简短的历史事件来看,明显的,不能让南洋大学生存的是李光耀,不是其他的外来者;英国和美国都和关闭南洋大学无所关联。

反过来看,如果说英美的冷战思维使到南洋大学被关闭的说法能够成立,这是否就证实了新帝国主义的批判是正确无误:李光耀是西方势力在东南亚的代理人?从而进一步证实了新加坡的伪独立论?

客观的历史事实是,李光耀在1980年关掉南洋大学的时刻,冷战思维已过期,而中国大陆也已经进行了现代化。更重要的是,此刻的南洋大学早已牢牢的掌握在热心反共的李光耀手上。换言之,李光耀是在一个新时代的黎明之际,全面结束在新加坡的传统华文教育体系。

那么,李光耀何以要全面消灭华校和南洋大学?这其中的一个解释是,政府要清算反对和挑战李光耀的陈六使和南洋大学。另一方面,李光前在 1962-1965担任新加坡大学校长。何以厚此薄彼?这说明了什么?展示了那一种政治景象和讯息?

其次,印度尼西亚的数次排华主要是经济因素,和共产党无关;当年苏哈多的军事政变是有美国因素,共产党是代罪羔羊;史册上有详细记录。

马来西亚发生过种族暴乱,这类冲突不能等同排华行为,更重要的是,这并非由共产党引发的社会动乱。

历史上,新加坡在马来西亚的两年多之内,有过两次种族暴乱事件。根据文献,种族冲突是新马两边无良政客的不负责任挑衅言论所引发。李光耀是当年的这些政治事件之主要参与者,两地的人民都是种族暴乱的受害者,不是肇事者。

这些政治暴乱事件和新加坡左翼政治人士完全没有关系,因为1963年的冷藏行动,李光耀已经把这批政治人士拘捕,进而无审讯的长期囚禁在樟宜明月弯牢房。

另外,有必要知道的是,新马合并的谈判,包括新加坡签下的不平等条约都是由李光耀和巫统敲定,因此,双方之间的矛盾,以及后期因为严重分歧而带来的紧张社会情绪,都是李光耀的历史责任,和共产党以及南洋大学无关。

在东南亚,华校有一百多年的长久历史,是为华社和华商培育人才的重要基地,华校生亦是当地中小企业经济发展的重要人力资源。华校的百年历史,完全否定了华校招惹怀疑的不实看法。巫统没有反对创办南洋大学,史实上也没有任何东南亚国家反对创办南洋大学。事实上,没有东南亚国家禁止学生到南洋大学求学。

南洋大学被视作中国共产党的先锋队、背负“第三中国”包袱的说法,完全是李光耀杜撰的政治说辞,史册上没有这种文献记载。

第三中国论是李光耀的创作,其目的是要挟马来亚的马来人接受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这是因为马来社会担心新加坡的华人人数,会削弱原有的马来人在人数上的优势。因此,李光耀告诉马来人:接受新加坡加入,要不然,新加坡会是马来西亚门口的古巴。新马分家后,大马首相阿都拉曼表示:‘从来没有相信第三中国论,不过,李光耀却从第三中国论中得到了一个独立的新加坡。’

李光耀说新加坡华社和南洋大学被视作中国共产党的先锋队,是一个崭新的说法,也是一个很不适当的说法;接受了这一个观点,也就等同接受中国共产党有渗透与颠覆东南亚国家的不良政治意图。这一种无所根据的论调,不仅抹黑中国共产党,也为脆弱的东南亚华社带来不必要的政治负担。

还有,东南亚的华人教育,向来是在寄人篱下的低头困境,苦心经营的去教育下一代;南洋大学就是一个典范,把这种我为人人的无私奉献妖魔化是有欠厚道,模糊,以及转嫁历史责任。更是一种损人利己的恶劣行为。

其三,李光耀是因为关心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而关闭南洋大学的说法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一个伪善,自欺欺人的无稽之谈。这种说法把一个歧视政策的人为必然结果合理化,进而颠倒了是非因果,也模糊,和推卸了历史责任。

历史上,长期以来华文教育为东南亚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华文教育者,包括南洋大学毕业生都有适当的就业能力,所以就业问题是政策上的偏见问题,不是学历问题。事实上,南洋大学为跨国企业和私营中小企业提供了必要的人力资源,在创业的生力军中更是不乏南洋大学毕业生。

回顾历史,利用新加坡大学合并南洋大学,可以不费分文的,合法占有原南洋大学的所有资产和土地,以作为发展一所新理工学院的用途。简言之,关闭南洋大学的真正目的是占用云南园的土地。当然,从政治的角度来看,更是一劳永逸的消灭来自华文知识分子的政治挑战,从而了结李光耀的一个多年夙愿。

李光耀说南洋大学和历史洪流背道而驰,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说法是一种误读。

看看历史,南洋大学是顺应东南亚华人社会要求的时代产物;从中国崛起的角度来看,南洋大学更是走在时代的前头:培育双语华文知识分子。因此,一个更正确的因果论是:南洋大学和李光耀的政治意愿背道而驰,所以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

总而言之,关闭南洋大学的历史责任和英国,美国,东南亚国家,马华,巫统都没有关系;关闭南洋大学是李光耀的决策,其目的是占有南洋大学的资产和土地。显然的,南洋大学和共产党毫无关系,共产党威胁论也只是李光耀的片面之词,不足为信。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