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徐顺全的叛逆秀

01/12/06

作者: 未详 日期:2006-12- 来源:《凤凰周刊》http://nuoweiforest.spaces.live.com/

11月23日,新加坡民主党(SDP)秘书长徐顺全博士,因违反新加坡法律,在没有取得警方准证的情况下公开发表演说,被法庭判处罚款5000新元(约合人民币25400元),或坐牢五星期。同案被告的另两名民主党党员,也被判处不等的罚金或刑期。三名被告全部拒绝缴纳罚款,选择坐牢。

在监狱里,徐顺全透过家人和朋友表示,监狱的饭菜令他头昏作呕,进而拒绝进食。12月3日,徐被送入医院。民主党批评政府虐待异议人士。而政府则争辩狱方并无虐待,指责徐拒不接受医生的进一步检查和治疗。双方打起口水战。

相关的新闻立刻传遍世界。这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徐顺全是狮城的“明星异议分子”、国际媒体的宠儿,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坐牢了。近十年,外电报道的新加坡政治反对派的新闻,大部分是关于徐的新闻。

徐不仅是民主党领袖,也是多个国际民间政治组织的成员,并担任亚洲改革与民主联盟的主席一职。2003年,徐顺全获得一个国际议员组织颁发的“民主卫士”奖。在去年的新加坡电影节,一部表现徐顺全的纪录片《新加坡叛逆者》被禁映,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徐在接受CNN的采访时,以曼德拉和昂山素季自比。在国际媒体眼里,徐是独力对抗李氏政权的英雄,是新加坡政治反对派的领袖。

然而生活在这个热带岛国的人们未必也如此看待徐博士。事实上,新加坡民主党只是该国的三个主要反对政党之一,而且选民支持度最低。

新加坡民主党于1980年由詹时中律师创办。1991年大选,民主党赢得国会81个席位中的3席,这是建国以来,一个反对党在竞选中取得过的最好成绩,在当时被视作对上台仅一年的吴作栋政府的严重打击。

1992年,民主党竞逐马林百列集选区的补选,而马林百列正是总理吴作栋的选区。尽管胜算不高,詹时中还是想给吴作栋一些颜色看看。他请来新加坡国立大学(NUS)讲师、心理学博士徐顺全加盟民主党,由徐领军出征。徐顺全在新加坡政治舞台甫一亮相,挑战的就是最高领导核心。尽管他领导的团队只获得了24.5%的选票,但虽败犹荣。詹时中赞扬这个年轻人,说他为了政治理想,不惜“将自己的职业置于危险之中”。

在新加坡做反对党的确要冒职业风险。三个月后,新加坡国立大学以一些微不足道的理由将徐顺全开除。徐愤怒指责执政党挟怨报复,并绝食抗议,这一做法导致民主党分裂——性格温和的詹时中因为不赞成徐激烈的应对方式,被中央执行委员会免除秘书长职务,詹带着其支持者离开自己一手创建的民主党,后来成为新加坡民主联盟的领导人。接任民主党秘书长一职的,正是徐顺全。

徐顺全的民主党继而要剥夺詹时中的党员资格,而依照法律,失去党员资格的议员将自动失去国会席位。幸好法院裁决民主党的决议无效,詹时中才得以以民主党议员的身份在国会坚持到下次大选。

徐顺全主政的民主党,和詹时中时代风格截然不同。从美国乔治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徐,把民主党变成一个“外向型”反对党。他频频走出国门,积极参加国际非政府组织,向外国媒体宣讲新加坡不民主的政治环境。这些活动使徐顺全和新加坡民主党获得了广泛的国际知名度。

然而在接下来的1997年大选中,民主党遭遇了创党以来最惨重的失败,失去了在国会的全部席位,徐顺全也未能如愿当选议员。事实上从那年起,民主党就再没能进入国会。

但党在选举中的挫败,并没有妨碍徐顺全的国际声誉与日俱增。他和他的党变得更有攻击性。从1999年起,徐发起一系列的公民不服从运动,多次挑战“恶法”,在未取得警方准证的情况下公开演讲或抗议,因此屡次被判罚款或坐牢,成为国内外报刊的焦点人物。

在2001年的大选中,徐顺全指责政府把大笔款项借给印尼前总统苏哈托,遭到政府反击。尽管随后徐和民主党表示道歉,但总理吴作栋和资政李光耀仍以诽谤罪将徐顺全告上法庭。徐被判须赔偿吴、李二人名誉损失共50万新元(约合254万元人民币)。因为徐未能缴纳罚款,今年二月被法院裁定破产,这意味着在2011年之前,徐顺全不能参加选举,也不能出国。因为五月就有新一轮大选,有人解读这个判决是政府有意阻挠徐的参选。

今年四月,民主党的机关报攻击政府在新加坡肾脏基金会(NKF)丑闻中掩盖事实。总理李显龙及资政李光耀要求民主党12名中执委及报纸出版商,就不实指控限期道歉。除徐顺全和妹妹徐淑真外,其他11人陆续刊登了道歉启示,而徐氏兄妹将面临新的诽谤诉讼。

九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暨世界银行年会在新加坡召开。与会的除了一万六千名达官显贵,也有如影随形的反全球化抗议人士及大批外国记者。徐顺全再次通过与警方一系列的冲突,吸引了全世界媒体的眼球。

今年的新加坡可谓是徐顺全年,几乎每个月,他都制造出轰动的新闻来,新加坡人对他最近在监狱中的新闻并不感到惊讶。

然而当徐顺全的名声如日中天的时候,他的党在今年的大选中成绩最差,无人得到超过25%的选票。这很容易被解释成执政党的打压、以及新加坡选民政治冷漠的结果。的确这两个因素在新加坡都是存在的,但这不能解释为什么在同为执政党打压的情况下,民主联盟的詹时中与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能够屹立不倒。

詹时中1984年赢得波东巴西选区议员后,已经蝉联六届选举达22年。李光耀毫不掩饰地告诉世人,在重要的政府工程方面,如地铁建设、组屋翻新,反对党选区只能被最后考虑。

在号称花园城市的现代化的新加坡,波东巴西由于政府的有意忽视,仍维持着上世纪80年代的风貌,房产不能升值、生活不能便利。今年为了夺回波东巴西,政府以8亿新元(约合41亿元人民币)的组屋翻新补贴诱惑该区一万三千多名选民,只要他们投执政党候选人一票。然而波东巴西人不为所动,仍然投票给詹时中。

新加坡历史上受执政党打压最甚的反对党,其实是工人党。这个成立于1950年代的老牌政党在执政党的法律武器下,其高级领导人有的破产、有的逃亡。但现任秘书长刘程强自1991年拿下后港选区,也在国会连续坐到现在达15年。后港人今年同样对政府的金钱诱惑不屑一顾。

今年工人党欲拿下阿裕尼集选区,凡是看过他们造势大会现场照片的人,很难不被那万人聚集的如虹气势所震撼,很难坚持说新加坡人不关心政治。工人党在阿裕尼集选区得到44%的选票,让执政党惊出一身冷汗,另一支年轻团队挑战总理李显龙的选区并夺下34%的选票,让李显龙赢得难堪。

在新加坡,反对党想进入国会的确很难,但绝非不可能。詹、刘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和选民建立了深厚的联系,倾听选民的声音、解决选民的问题,在国会为选民说话。他们稳扎稳打,赢得了选民的信任,选民宁愿忍受政府打压,也支持反对党。

而徐顺全的民主党, 热衷于接触国际媒体而不是本地选民,在选民服务上乏善可陈。他们的政纲零散、缺乏体系,基本上是围绕着政府的议题打转——政府推行的,他们就反对。除此外的内在一致性,就是表达新加坡受教育程度较低、收入也较低阶层的诉求,如要求提高最低工资、反对外来移民。

在狮城这样以中产阶级为主的社会,其选民基数并不大。民主党赖以维持其国际声誉的民主与自由诉求,对这个阶层选民也缺乏吸引力。

去年年底,新加坡执意要吊死澳洲毒贩阮拓文,为此与澳洲两国交恶数月。当时绝大多数新加坡人都力挺政府,徐顺全却公开呼吁澳洲对新加坡实行经济制裁。这样远离一般选民的认知,如何让人们投民主党一票?在今年的大选中,民主党不与友党合作,我行我素,与友党火并,令反对党的支持者侧目。

徐顺全与他的民主党,给新加坡人的印象是只关心“外国人的议题”,在乎的是在外国人眼中的形象,其行为的表演性大于实际意义。徐顺全及民主党在国际声名日隆,在国内的支持度却每况愈下,并不奇怪。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